金史卷六十七








  列传第五

  ○石显桓赧弟散达乌春温敦蒲刺附腊醅弟麻产钝恩留可阿疏奚王回离保

  石显,孩懒水乌林荅部人。昭祖以条教约束诸部,石显陆梁不可制。及昭祖没于逼刺纪村,部人以柩归,至孩懒水,石显与完颜部窝忽窝出邀于路,攻而夺之柩,扬言曰:「汝辈以石鲁为能而推尊之,吾今得之矣。」昭祖之徒告于蒲马太弯,与马纪岭劾保村完颜部蒙葛巴土等募军追及之,与战,复得柩。众推景祖为诸部长,白山、耶悔、统门、耶懒、土骨论、五国皆从服。

  及辽使曷鲁林牙来索逋人,石显皆拒阻不听命,景祖攻之,不能克。景祖自度不可以力取,遂以诡计取之。乃以石显阻绝海东路请于辽,辽帝使人让之曰:「汝何敢阻绝鹰路?审无他意,遣其酋长来。」石显使其长子婆诸刊入朝,曰:「不敢违大国之命。」辽人厚赐遣还,谓婆诸刊曰:「汝父信无他,宜身自入朝。」石显信之,明年入见于春搜,婆诸刊从。辽主谓石显曰:「罪惟在汝,不在汝子。」乃命婆诸刊还,而流石显于边地。盖景祖以计除石显而欲抚有其子与部人也。

  婆诸刊蓄怨未发,会活刺浑水纥石烈部腊醅、麻产起兵,婆诸刊往从之。及败于暮棱水,麻产先遁去,婆诸刊与腊醅就擒,及其党与,皆献之辽主。久之,世祖复使人言曰:「婆诸刊不还,则其部人自知罪重,因此恐惧,不肯归服。」辽主以为然,遂遣婆诸刊及前后所献罪人皆还之。

  桓赧、散达兄弟者,国相雅达之子也。居完颜部邑屯村。雅达称国相,不知其所从来。景祖尝以币与马求国相于雅达,雅达许之。景祖得之,以命肃宗,其后撒改亦居是官焉。

  桓赧兄弟尝事景祖。世祖初,季父跋黑有异志,阴诱桓赧欲与为乱。昭肃皇后往邑屯村,世祖、肃宗皆从行,遇桓赧、散达各被酒,言语纷争,遂相殴击,举刃相向。昭肃皇后亲解之,乃止,自是谋益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