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诗

 








我把我的诗用项链穿起来,
集成册子送给你。
每个朝晨 一群喜鹊围绕你的窗台
欢快地飞啼,
黄色的长裙旋转出你频频的笑意!

幸运之神穿过空间的遂道来到你的
梦上
用一枝野玫瑰点缀你此生的幸遇。
天使羡慕地望着你,
她怜惜地抚摸着你的额头留下一个
永恒的吻印,
——从此照耀你美好的历程。

想到一个黄昏的棘途,
蹒跚着一群带枷锁的奴隶!
他们干渴的嘴唇得不到一滴浊水,
遍体的伤痕还渗着污血!

我叹息我恨此生不能,
解脱天下被缚的受苦之人!
他们有纯朴的灵魂,
祈盼世间消除界碑和卑尊;
——原始时代可怜的人!

你安逸地躺在沙发里阅读我的
诗卷,
随手取过饮料来慢慢地吮,
你想到了新华路的角落,
那个旧书摊的老板,
用祈求的目光让你掏出了几个
角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