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歌与真

 








今生我纯真的追求为希望所灭
不息的心跳呵受重伤时淌着热血!
诗人喘息着用渴求的目光余览最后的
世界
干瘦的手指再握不住心中的笔!

从此萧瑟的荒丘多了一杯无所谓的
净土
稀疏的秋草陪着它们不说话的长客
偶尔飞过的大雁呵鸣声是那样的
凄切
在云霞满天落叶将尽的山坡上属于
神伤的暮色

长眠不起是诗人留下的躯体
他对执著的生活依然没有减息
曾经是艰辛化作的每一首诗
不因为故作的浪漫而带着一点点的
传奇
伤感的眼眸曾经只为歌中的仙女美丽

如果一生只能用生命唱一首歌
我也毫不后悔。
听说有一种漂亮的杜鹃悲啼时会
从嘴里流血
我唱时却不只为你流血呵!
为了永恒不变的一个主题
我可以用我的一生来作证明!

走过的一段悲欢岁月
在重逢时我怎能开口说忘记?
也许你因为时间和环境改变
可能我因为时间和浪旅而白发苍苍
恍惚疲惫
凝视间
你眼中仍有我
我眼中是幼时天真的你!

如此一生 有多少意义?
让那无人悼祭长满野草的孤坟成为
古冢吧!
希望世间能将我遗弃
谁也不知道
谁也不要把我打搅
虽然我把我的躯壳埋在这里
发过誓永不再醒
但是我有我的歌还挂在坟头!
夜夜心酸地问月
问这是不是世上最美的韵歌是不是
算对追求的不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