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航

 








该走的航线我已经走完
主呵!
请接受我的忏悔吧!

少年时我的心是一只爱飞的鸽子,
穿梭在雷咆电闪的风雨里;
不管羽毛湿得能不能再托起我孤独的
身躯,
天真的眼眸,
总还是向往那广阔的天空!

该走的航线我已经走完
主呵!
请接受我的忏悔吧!

青春难以容忍太多的无奈!
不懂的事情总是想独自弄个明白!
其实轻浮就在我们眼里,
我们是迷惘的一代!

今天我再不能继续佯醉佯狂了。
父亲送给我一顶黑边帽,
弟兄们为我吹响了送别的长号;
人生的道路呵已不像从前那般朦胧,
它已经清晰地一条条地展开在我的
脚下。
“来吧,来吧小伙子!”
它们挤曲了笑脸对我伸手;
“我的尽头是荣誉和权力,来吧!”
“我的尽头有数不清的财富。”
充满诱惑的骗局,
繁华装饰着罪恶。
还有一条路弯着腰吃力地挤到我
面前说:
“我的尽头是你想什么就得到什么!”
啊!
万能的主呵,
我们成了欲望的奴隶!
我们被欲望驱役了!

站在我身后的是我的亲人,
他们都看着我一举一动。
“穿着母亲给你做的鞋吧!孩子!”
父亲喊道,
“你会选择正确的人生之路。”
我猛然回头
看见了母亲莹莹的泪眼和挥手的
心情!

一切变色的感情和奴役了的心,
只有在沉梦中才能找回幼时的一派
纯真。
“抽一支烟吧。”
阴影对忧心忡忡的
人说:
“抽一支会忘掉烦恼。”
可是他不知道,
一支烟的背后隐藏了多少的血泪呵!

我踏上征途和航船,
以为一切都掌握在我的手里了。
海啸总想吞噬闯入它禁地的船,
或者把它们卷进暗礁中摔得粉碎!
能容忍狂妄的暴力的人不是血性男儿!
我的弟兄们的枪已经在握,
巨亮的探照灯射向海啸的中央,
把手攥成拳头吧!
我们敌忾同仇!
让恶运被正义的力量颠覆!

可能人们在觥筹交错之时,
我正饮着浊涩的污水解渴;
可能人们在享受他们所谓的幸福之时,
我正在恶浪涛天的地方紧把着船舵,
──向死亡的魔爪做殊殆的搏斗!
他们在醉死中逐渐脱变,
我却在人生的途上寻找着永恒的意义!

祝福我呀!
万能的主。
把你心爱的封着咒语的项链送给我吧,
把它挂在我黑黝的宽大的胸膛,
让它在黑夜中闪亮,
映出我坚毅执着的脸庞吧!
从前在我第一次战胜厄境时,
尊敬的主呵,
是你给我脖子上戴了五彩缤纷的花环,
是你第一个给我抹去了心头的卑哀呀!

我被生生不息的生命的海洋包围,
浪花就是绽开在晨曦中真诚的友谊。
用欢笑代替过去的忧伤,
让误会与矛盾像清早凝在草叶上的
露珠一样,
悄然地消释吧!
当告别尘寰时我们用残余的目光浏览
此生,
你会为青春时的付出而颤动得老泪纵横!

看见海天交际处的小黑点了吗?
我们追寻了一生的人生意义,
就在那遥远却可即的地方!
拥抱、热泪和亲吻,
用一切狂欢来表白此生艰难曲折的
历程吧!
我们应该不枉今生!

该走的航线我已经走完,
主呵!
请接受我的忏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