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沙

 








今天早晨我在冰冷的炕上听见
寒风鸣咽的哭泣
木屋冻得格格颤栗
门缝里窜进来挡不住的流沙

林子里早已不闻候鸟的欢啼
初秋雨际
它们就携带着行囊奔往南方
那里是散发如春气袭的故乡

沼泽边靠着木墩的破船
想来也受到风沙的洗礼
它可是这僻芜的地方唯一风景呵
我们曾经孤独地乘着它飘荡
数日升朝朝
望着暮霭把这里笼罩
此时的我饱受寒冬的煎熬
冷冷的风的誓言
把我从这里推到了遥远的教堂
那儿阳光明媚
幸福对每个人绝不吝啬
大家虔诚地唱着颂歌
青崖间苍鹰从容地翱翔

而这个清晨恶咨的风婆呀
吹飞我薄薄的思想
使我的心情频频地散落
──满屋也装不下

如果你要我的心
你就拿去吧  风婆
何必那样咆哮如雷地瞪着我
你可以把这里铲为夷地
成为你暴跳的宫殿
但是我仍会变成料悄枝头上的
绿叶一片
说不上动人
但只为给冷酷的世界添一份色彩

受你的折磨时
我会用坚毅的目光看远方的山峦
等待渐渐回来的春天

我想那时候鸟也会归来
行囊里会多一份欢笑的姿彩
我将用全部的爱心迎接
属于月夜下那焦急的等待

从前一样的幸福时光
谁说还有很远

今天早晨的风沙
吹动了幕幕冷冰的想念
沼泽里
有一道熟悉的风景我会马上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