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无言

 








有不断的凄美的二胡声传到我们耳朵里
我惶惶地看着眼前的你
生怕一转眼就会消然失去
你不动声色地阅读手中的维特
就像美丽善良的绿蒂
最后一次听我相悲摧的古诗

空气凝固了
四季在你面前变得模糊不清
孤峭的崖间青松
失去了它伟岸挺拔的身躯
风在咆哮
动摇着他盘虬突兀紧抓在岩石中的

你能在风中感觉出来吗

多余的是话语
沉默的是我苦笑的眼睛
前生受了诅咒的打击
把我变作一块冰冷坚硬的顽石
守在没落的望月楼上
听月下墙内幽怨的那一声叹息

我想告诉你的一句话
它像萤火般地在我心头闪烁
当我们的眼光不经意地相遇
它又像一艘小船在宁静的河上
飘荡
──这句我要对你说的话

如果你真忍心匆匆告别
我会忘记你是向哪条路离去
我悲伤地抬起头
走去向南的方向
先前那凄美的二胡声骤然出现在我
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