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的心情

 








黄蜂频扑秋千索,有当时,纤手香凝。
惆怅双鸳不到,幽阶一夜苔生。
──吴文英《风入松》

旧途旧路
幻觉中那些过往的故事
──还在眼底
香草熏过了的影子
又牵引我不知觉地徘徊这里

真没有缘分再写了吗
我的思念在秋云中穿行
我的眼光像夜晚开放的花
在落日下追寻它存在的意义
它很慷慨呵
毫不痛惜地把斜阳还给了大地

西山的鸟啼清远地敲碎你的热泪
让它落进了你手中的花篮里
我不能忍心哟
就这样看着你飘浮似云

少年的时代
娇弱的花蕊凝着凉津津的露水
展现在我面前
我睡在花园的花阴下
梦想的翅膀围着你轻轻地扇

如今我一身客尘
重回到当年遗落了的花园
在荒芜的园子里我寻不到你
拥挤的野草侵占了所有的沃地

当初的时光就这样羞愧地离去
翩翩的心情对我曾经躺过的地方说:
“不要沮丧、叹气;
旧时有旧时的故事
今天有今天的开始。”

牢牢地记住吧
春天的歌会再度在盛开的花朵中
响起
彷徨的不再是我们自己
岁月的一切荣与辱载进了生命的
空船之后
幸福
终于露出它姗姗来迟的衣裙

我离开了
这段魂牵梦萦的旧途旧路
幻觉中的那些故事
终於如昙花在我的心中
凋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