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箫

 








我在十里之外就听见这首怨曲
树下的盲人也淌满了一脸的清泪
我的脚步儿呵依然匆匆匆地向箫声
走去
黑暗的路径弄不熄我心中的灯

我听见的不再是从前触摸的跳跃的
音符
一种完美的怀古是不需用语言来作
倾述
我也没有陶醉
在今夜里我十分清醒

如果半路上这首曲子顿停
你以为眼前一切都会变得宁静
那你就错了
你不晓得有多少的苦要从我的心中
从头来过
纵然披着一身憔悴
可是我的心永远像少年一样年轻

──短短的人生旅程上你能和我
一起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