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会

 








无法把这场雾比作, 面纱
因为它太厚,不透明的
她, 也不是美人, 眼睛一翻
叮当作响仿佛被打翻的吊灯

坐在马戏团里我只好沉默,看见你
缓步走进灯光,说她的裙下会有一场大规模的
假面舞会,我当了妖精,她是柳树
而你,本来就是魔王, 面具背后

千真万确。诗歌是灰烬,音乐
香烟袅袅,用纸无法裁剪头晕,
她坐在你面具的鼻凹处
把喘息掺进烟丝

如果抽多了,雾会更加不可捉摸,
先生们请允许我给女神两鞭子
她哭了,宫廷佞臣般地哭完了再笑,
她是真的还是假的,你我向她敬礼

转自“人民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