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诀别我的兄弟

 








——向臧棣致敬

他的翅膀
经过他的默许,飞过来
刚好插在我
墩实的想象力上

让我看上去更像
一架风车

我用欣赏的目光
喂养它,用香烟
给它吐出白色的笼子,而夜晚
我们用睡眠
相互抚摩……

它在我的房间里坐着飞
躺着飞,甚至背起整个房间飞
然后它笑眯眯地码好
我蜂窝煤一样的嘿嘿声

它趴在我的背上说,想不想当天使
我说不想,我想当翅膀

(1998.8.15)

转自“人民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