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魂记

 








你拍一,我拍一,
美人脱下大红衣

——《燕青传》

黑暗中谁在闭眼,呼吸的
正是被你照亮的,来的真及时啊,天灾只好迟到
灭顶之前,炼狱应该好生装修,我耳朵上
架着彩笔,双手摸着,这光滑的万能胶
心说我刚疯不久。

这么豪华的床,炉子的内部
木头正在和火焰睡觉,恐龙笑个不停
我觉得真莫名其妙,第一次
听你用嘴唇唱歌,我自己拥抱着自己
你唱道,“我为什么不是你呢?”我听错了吗

绿河童。火炉通向
哪里,这小溪绿而且透明
这里没有光,但我们看的见一切,
太阳淡的象身边的一面
布做的小鼓。鳗鱼缓缓的用力

隐身好难,搂在怀里消失却存在
还要活着,真的要一个怪上帝
批准。猫着腰
我披着埃及头巾,想什么妙计才好
暂时变成空气中的壁画

陷阱里埋着地雷,这么大的气球
带着它们升空,就为了一个
吃醋的天使,他用穿羽毛的线绳
勒红了我的脖子,你使劲的推开我
举起的猎枪,它喷出了水

终于找到了,你身上的
那扇小小的窗,未经同意
擅自打开,看见五六个你啊,我拿出
最好看的一个,香水喂大的凉
冰花的钮扣,解开吧,你水鬼似的上浮

法庭上,烛光拷着我的双手
你手持木棰,反复宣判又减刑
永不舍气。碰碰杯,制冰机在肠鸣
你居然还能趾高气扬,我瞬间逃跑
又返回,带回一个蛋糕

越美越有力量,我是人也是卫星
花圃的芬芳,轻轻的托起大象
一百八十多种,秘密的兰花指
造出新的地球,那里的神穿着裙子
名叫会飞的芭比娃娃

我们坐在车站。

(2000.8.31)

转自“人民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