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我們跳舞

 








我是留下還是走人
——The Clash

   來我們求雨
   已經睡了整整一個
   星期,已經把雨季錯過
   火車從我腳邊壓過,回頭給我
   嗚唔的一個驚嘆,天那,你這火燄中的風箏
   在酒精的銀河裡抓著流星的線
   側過黑琴閃過矮星,反穿獵戶的銀弓,弄亂,弄亂了
   整個奏鳴曲的綠棋盤,我握住了你的手
   我把火車於空中拆成兩截,上天堂下地獄
   一個氣泡鑽破兩遍
   兩個情人熔為一團,我從這乳房中取出亂麻和冰葉子
   取出我吃剩的牙,變成兔的耳朵,我握著又握斷
   我這太堅硬的手骨,生怕自己變成化石,啞巴恐龍一樣
   奔突於平原的潑墨,你笑著在我身上畫畫,讓懸崖越來越高
   讓心臟象玫瑰,開滿我白皮膚的花壇,我慌忙中進化著
   讓我心裡的植物,充滿房間爬上屋頂,你低頭轉圈的時候
   我已經突破了根莖的籠子,露出撐壞的粗纖維
   來吧,反正我已經滅亡過了,藍褲子,紅腳指
   我扔出的衣裳順水漂走,窈窕婉轉,你到底是一個還是兩個
   我一直在浪費卻使不完這生命,把翅膀振成輪子
   這腦殼軟得象月光中的雨水,我提起你的手,胳膊,身子,腰
   把鐮刀掛在脖子上,親愛的你是誰,為什麼麼我早不認識你
   我早認識你我現在豈不更慘,這笑容放電,雨水中的月光
   套著昏迷的星光,微風中的白熊,和我滾在一起
   來我們跳舞,每人伸出四只手,中間捧一朵四射的燄火
   來我們跳舞,難道只有雲彩才能漂浮嗎,這雨從山洞裡跑出來
   老遠望著我們的黑白身體,它繽紛的喊著彈水,倒轉著飛躍
   在我的左邊跳,跳成紅山雞金孔雀,跳進我葡萄酒似的眼睛
   拉著我的晶狀體制造熱蝴蝶與積雨雲,它從天而降
   說來我們跳舞,我已經高燒不退新愁又生,喝幹的酒瓶排成戰陣
   喝著我踏上舞台,象燈光中的聖誕樹,直立在刀痕中歡叫我是禮物
   打開就是節奏的千層餅,撕開就是紅血球,我知道
   我知道自己最近相當荒唐,已經沒發交代,只有把你跳昏過去
   可我又喝得太多,分不清有幾條腿,只能在地上飛快的蠕動
   後來幹脆翻滾,後來才知道,還可以蹦跳,跳黑暗於地平線的大繩子
   難道飛也可以,我擺弄著你的波浪,象一個火車頭,跑掉了身子
   站在海岸上決定變成水上飛機,這些火箭,都是香水罐子
   哪個也不象舊機器,一個比一個有手腕的改裝著我,我搖搖晃晃撞在牆上
   推開樹也扔開翅膀,這鼓黑下去,從頭把我敲到腳,我幾乎完了
   它從火柴盒裡拿出小小的提琴,它裂開,它說危險已經過去了
   來我們跳舞,穿上魔鞋子,黎明的門前笛子飛行過竹橋
   來我們跳舞,這雨就是水刑,這愛就是和我們一起死的劌子手
   來我們跳舞,磨亮這面鏡子,那裡面的我們正洪水般的,想狂笑

   转自“人民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