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语

 








Salamadulamaqidula
——《經》

我全力抵制著
它的出現,我因為
太急而滾動
撐著氣呼呼的降落傘
和它笑聲的方向盤較勁
由遠而近的它揚著沙子
有武裝的,滋生中的
線條人,牙都很多,圍攻
就要開始;我要求先睡一會
到夢中求援,至少也得拿把
剪掉或者呲水槍,否則必敗
無疑,它敲我的眼皮,按我的鼻子
我都不理會,夢的門半開著,我半躺
半坐,眼鏡已經卷入畫報
咒語對付不了疲勞,它念著自己
的名字,喃喃的,用軟足
踏我的嘴唇,又用甲殼
劃破它們,我被迫從海裡走上陸地
幹裂的皮膚,調焦的瞳孔
有女人在懸崖上歌唱
我睜開眼,想合唱,想給她的音域
舖出浮雲,它也明白了,我的沉默
並非害怕,線條已經被我的低音催眠成色塊
哼著鬼混之歌,它忘記了自己的意義
跳進我的咖啡杯,盪漾於聽覺

转自“人民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