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蚂蚁

 








我手里
多了一个
膨胀

桔子

恶性

打着气

就不再
是我自己
而是
一个系统错误
中的脉冲
田野的上空
被这个
骚货
涂上
口红又
吐上痰
这喘息如此酸
揪破我胃
的那根针
把天推的
更远
离谱的
我象一棵奇怪的

抱着彩电
出现
在你饲养的
巨猿般
瘫痪的黄沙
发上
超人似的
表演
脱口秀
亲爱的
我的心好象
一片弹跳的乌云
突破你
两颗光辉的月亮
我的唾液
缝合着你的颤抖
我咽下
并直接消化
你脑子里的毒杏仁
关上灯
黑头发
红裙子的你
突然袭击了
安于自燃的我
露出你的
本质
和造山的天性
你说的抱
被我听成暴
我走向
你依靠的
那垛墙
我说强
墙倒塌
我对你说强
你倒塌中
熟练的把我镇压
我露出脚
我翻过身,又被
你的舌头挑起
缓缓的进入
你吐出的
某一个血泡
这是潮水中的月亮
空空的拍着
我怀抱的
沸水
和暗星
我被迫
俯瞰大地
或者四脚朝天
又把你从
蚁山的悬崖上
直直的
勾引下来
插进
我月坑里
那柄
鬼火四溅的
黑旗杆

转自“人民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