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人下士,韩信屈尊问左车








  【原典】

  公元前204 年,韩信和张耳率领数万大军越过太行山,向东攻伐赵国。

  赵玉歇与赵军统帅陈余集中了号称二十万的兵力,准备在太行山的井陉口与韩信决战。

  赵国的广武君李左车向陈余建议,他自己率领三万精兵,绕小路截断韩信的后勤补给,使汉军进退两难,最后全歼饥饿疲劳的汉军。但是,陈余没有采纳李左车的意见。

  韩信利用陈余骄傲轻敌、急于求胜的心理、出奇制胜,摆出背水一战的阵势,大败赵兵,斩杀陈余,活捉赵王歇、李左车等人。

  交战之前,韩信得知李左车智谋过人,可以当作老师请教,因此下令不准杀李左车,并说:“谁抓到李左车,以重金奖赏。”李左车被抓住后,韩信亲自为他松绑,按上宾对待,相见以师礼,向他诚心求教。

  韩信问李左车说:“我早就听说将军智勇双全,现在有一件事向将军请教。我和张耳领兵攻魏破赵,想乘着胜利攻打燕国,然后攻打齐国,不知该怎么办。请将军谈谈看法。”

  李左车回答说:“战败的将军,还谈什么勇敢。丧失了国家的人,还谈什么谋求生存。我已经成了你们的俘虏,哪里敢谈看法。”

  韩信又说:“如果陈余采纳了您的建议,我们早就成了赵国的俘虏。因此诚心求教,请您不要推辞。”

  李左车见韩信不耻下问,态度谦和诚恳,便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汉军经过长途行军,接连打仗,已经十分疲惫,现在不如暂时休战,安抚老百姓,从百里路之内补充给养。按照将士们的功劳进行奖赏,用酒肉补充他们的营养。接着派重兵逼近燕国边境,假装出要进攻的样子,然后派使者到燕国送信,告诉他们大军压境。这样,燕国肯定会投降,齐国听说燕国投降,很可能放弃抵抗而投降。作战应该先造成声势,接着再出兵去打,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韩信认为李左车的建议很好,立即采纳,派遣使者去燕国送信。燕国见韩信兵临国境,随时都可能发动进攻,便宣布投降。

  【新说】

  傲慢产生于偏见,而偏见在实质上是愚昧的标志。真正的聪明人,总是尽可能摆正自己的位置,瞄准自己的目标,坚持不懈而又灵活主动地向目标前进。韩信当年甘受胯下之辱。说明他具有能屈能伸的韧性,准能说他不是个大丈夫呢!这次屈尊向阶下囚请教,不但没有丧失胜利者的风范,而且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于是又向成为强者迈出了一大步。

  愚蠢的傲慢,刚愎自用,下场是很可悲的,不是孤家寡人,众叛亲离,就是死而无人收尸。项羽固然有冲天的英雄豪气,可最后落得风声鹤唳,乌江自刎,也不知是悲剧还是喜剧。这一点,大概只有先投项羽、再奔刘邦的韩信心里最明白。

  不耻下问,其实没有任何可羞耻的。以真正有才能者为师,而不管他是什么出身、身分和地位,恰恰表现了一种潇洒不凡的风度和包容一切的胸襟。

  孔子说,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两者之间,竟有天壤之别。坦荡,则能吸纳,理解,宽容;狭隘,只有孤芳自赏,排斥异己。

  所以,要想干成一番大事业,要想有所作为出人头地,切莫自以为是地把自己看得那么高贵,不要自欺欺人地把自己的脸面看得那么薄,也不要抬头望天作清高状。

  【典源】

  知人下士:语出《老子》第六十八章:“善用人者,为之下。”

  韩信屈尊问左车:事见《史记·淮阴侯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