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鹤失众,董贤得宠犯众怒








  【原典】

  董贤是西汉侍臣,由于年轻貌美又善于奉承,得到汉哀帝刘欣的宠幸。

  哀帝每次外出,都与董贤乘同一辆车,在皇宫里更是同他形影不离。有一天,董贤陪哀帝睡午觉,他翻身时压住了哀帝的袖子,哀帝见他睡得正酣,怕惊醒他,便叫人用剪刀剪断衣袖起身。

  董贤一得宠,家人也跟着沾光,他妻子进宫享乐,妹妹被选为妃子,父亲受封爵,岳父和舅子也当了高官。哀帝专门为董贤建了一座豪华住宅,并把各地进贡的最贵重的礼物给了董贤。

  哀帝一直想封董贤为侯,却找不到机会。他体弱多病,没有儿子,企图篡夺王位的东平王和王后背地里诅咒他早死。这件事被两个大臣向哀帝告发了,结果东平王畏罪自杀,王后被处死。

  在论功行赏时,有人为迎合哀帝心意,提出把这告密的人改为董贤,便可以此封他为候。哀帝认为这个主意不错,下令将董贤和那两个大臣封为侯。

  丞相王嘉和御史大夫贾延坚决反对,建议让朝臣们讨论董贤在揭露阴谋中是否有功,该不该封侯。哀帝心虚,不敢把事情拿出来讨论,只好先搁置起来。过了一段时间,哀帝再次下令封董贤为侯,又遭到王嘉等人的反对。

  哀帝对此耿耿于怀,从此疏远了王嘉。

  后来,哀帝的祖母傅太后去世,哀帝以太后有遗命为由,封给董贤两千户。王嘉知道后写信给哀帝说:“董贤依仗陛下的恩宠,骄奢放纵,毫不收敛,恶名远扬,引起八方公愤。常言说,千人所指,无病而死。我为他日后的下场感到寒心。望陛下考虑到先辈创业的艰难,别再这样做了!”

  王嘉的信使哀帝恼羞成怒,他派人逼王嘉服毒自杀,遭到王嘉严词拒绝,在狱中绝食而死,从此,再也没有人敢直言劝哀帝了。他又任命刚过二十二岁的董贤为大司马,任董贤把持朝政,权势几乎要与哀帝同等了。

  但是,哀帝一死,董贤就失去了靠山。王太后罢了董贤的官,罢官当天,董贤和妻子因畏惧而自杀,全部家产被抄没,朝野对此无不称快。

  【新说】

  春秋时代的卫懿公曾经因为爱鹤而亡国,爱鹤爱到众叛亲离的地步,堪称“玩物丧国”,汉哀帝独爱董贤,虽未到亡国的地步,却引来“千人所指,无病而死”.下场也够惨的。

  偏心眼儿容易导致一叶障目,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这是最大的弊端,从统治者的角度看,手下文臣武将只要有真才实干,越多越好,很难靠一个人支撑起天下。人们常说,人心齐,泰山移。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偏心眼儿也容易导致因小失大。玩物丧志,玩人丧德,虽是说不务正业,骄奢淫逸,却也表明了没有偏爱。是“玩”不起来的。一旦玩起来,沉溺其中,不能自拔时,灾祸就跟着来了。赌徒输红了眼,老婆、孩子、房子、裤子什么都拿去输,直到精光。到了这种境地,犹如大江东去,是阻挡不住的。

  这倒也好,落得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就全部了了。

  平心而论,偏爱也有无可指责处。皇帝爱长子,百姓爱么儿,自在情理之中,无可厚非。但若有重任在肩,比如当个董事长、经理什么的,又另当别论,一般的偏爱也还说得过去。如果爱屋及乌,就有点问题了。这时要扪心自问一下,要是真的爱乌,干脆辞职算了。

  【典源】

  爱鹤失众:语出《左传·闵公二年》:“将战,国人受甲者皆曰:‘使鹤,鹤实有禄位,余焉能战!’”

  董贤得宠犯众怒:事见《汉书·王嘉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