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一持万,粱冀专权挟天子








  【原典】

  东汉后期,朝廷中出现了外戚专权的局面,刘姓的皇族受非刘姓的外戚左右,臣仆反客为主,挟天子以令诸侯,朝政一片混乱。这种局面开始于梁冀。

  梁冀是东汉顺帝刘保的皇后梁■的哥哥。他父亲梁商在顺帝时代任大将军,位高权重。梁冀在他父亲的培植下,并依靠外戚关系,先后担任过执金吾和河南尹等要职。梁商死后,顺帝刘保让梁冀继任大将军,总管朝政,他弟弟梁不疑任河南尹。

  不久,顺帝病死。梁冀为了控制朝政,与梁■一起拥立年仅两岁的刘炳成为冲帝。不料,冲帝即位只有五个月就夭折了,外族趁机争相拥立同自己亲近的王公贵族为皇帝。

  太尉李固竭力主张拥立“年长有德”的清河王刘蒜为皇帝,以防止出现挟主行令的局面。但专横的梁冀却主张拥立八岁的刘缵为质帝,满朝文武官员对此敢怒不敢言。

  质帝刘缵虽然年幼,却早慧,见到梁冀骄横专权,心里十分不平。有一次,质帝朝见众大臣,眨着眼睛注视梁冀,低声对大臣们说:“这人是个跋扈将军!”

  梁冀知道这件事后心怀不满,想杀掉质帝。他密令自己的心腹在质帝吃的煮饼中投毒。质帝吃了毒饼后发作,口干舌燥,急忙召李固入朝。李固问是怎么回事,质帝用手指着剩下的煮饼说:“吃煮饼,肚子闷痛,想喝水。”

  梁冀在一旁阴险地说:“恐怕会吐,不能给水喝!”大家只有眼睁睁看着九岁的质帝被毒死。

  后来,李固和司徒胡广重新提出拥立刘蒜为帝,而梁冀却将十五岁的刘志立为恒帝,不久将另一个妹妹立为恒帝的皇后。李固等政敌或被以谋反罪杀害,或被放逐。梁冀完全控制了朝政,挟主行令,成为权倾朝野的实际统治者。

  【新说】

  抓住一个关键的东西以统领全局,是一项重要的谋略。梁冀一帮人抓住的是天子,即拥有最高权力者,实际上也就拥有了天下,虽然没有天子的名分,却拥有天子的权力。这种实例在中国历史上并不少见。

  可以抓的关键当然不限于天子。实际的权力,处于优势地位,别人急于得到的东西,领先的技术,等等,只要能使自己超过别人控制全局、高屋建瓴的东西,都可以牢年抓住,及时而巧妙地加以利用。

  首先是抓住关键,然后是如何利用的问题。这方面不存在固定不变的模式,而应因时因地因对象的不同和效果的不同灵活运用。挟天子以令诸侯,是自上而下地利用至高无上的权力,令对手无还手之力,不得不屈服。掌握某种秘密武器,在关键时刻打出王牌,可以当作威慑力量使对手不敢轻举妄动。用金钱收买人心,是利诱。靠先进技术牢牢占领市场,使对手难以抗衡,是垄断。

  以一持万的效果同样也是多种多样的。挟天子以令诸侯,既是为了获利,也是为了满足权力欲,并为自己提供方便。掌握威慑力量,是为保证自己不受他人威胁。收买人心,是为保持自己的优势地位。垄断,为的是使他人丧失竞争能力。

  “一”是根本,“万”是枝叶。根本立住了,才有枝叶的繁茂。

  【典源】

  以一持万:语出《荀子·儒效》:“法先王,统礼义,一制度,以浅持博,以古持今,以一持万。”

  梁冀专权挟天子:事见《后汉书·梁冀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