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取姑予,颜师伯以钱钓官








  【原典】

  南朝的宋孝武帝刘骏,酷爱赌博,每次赌博时都下大赌注。人们惧怕他的权势,赌博时都要让他几分。赢钱的时候多了,刘骏便以赌为聚财手段。

  朝廷中有个叫颜师伯的大臣,在做官期间贪污受贿,聚敛了大量金钱。

  刘骏知道后十分眼红,想狠狠地搜刮他一下,于是派人请颜师伯来赌博。

  谁知颜师伯狡猾无比,心中明白刘骏的打算,想借此机会在官位上得到升迁。为了讨得刘骏欢心,他有意连输两局,果然使刘骏十分高兴,兴趣越发浓厚。

  有一次,刘骏和颜师伯又赌了起来。刘骏先掷骰子,一下掷了个“雉”

  点,立刻高兴不已,以为这一局稳操胜券。因为“雉”点为上乘,很不容易掷到。然而顷刻之间,局势急转直下。颜师伯轻轻一掷,得到一个最佳点“卢”

  点,级别在“雉”点之上。

  刘骏见状大惊失色,暗忖输钱已成定局。然而,早有预谋的颜师伯却镇定自若,装作不知道,迅速抓过骰子,平静地说:“我差点得个‘卢’点。”

  这一来,颜师伯当场输给刘骏一百万钱。

  自幼机敏的刘骏,对颜师伯的“作弊”心领神会、乐不可支地收下赢钱。

  不久之后,他提拔颜师伯当了宰相。

  官位一到手,颜师伯就更加肆无忌惮地搜刮民脂民膏,财物滚滚而来,把输给刘骏的钱成十倍百倍地赚了回来。

  刘骏只顾与颜师伯赌得高兴,对他更加放任,颜师伯的权势因此显赫一时。人们背地里议论说,颜师伯以钱钓官,赚了大头。

  【新说】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场赌博的游戏还算得上是一次“公平”交易。一方急不可耐地想赢钱,另一方为了更大的目的有意输钱;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各取所需,各得其乐,互不相怨。

  这就引出了“欲取姑予”的重要条件。

  给予不是无偿的,必定是为了得到更多。正如鱼饵是为了诱鱼上钩,要得到的是鱼,而不是无偿地拿鱼饵去填鱼肚。鱼要吃到食物,就得付出生命的代价。鱼饵被鱼吃掉,鱼却跑了,谋略就失败了。

  给予的东西,必须是对方急于得到的,或者说是具有诱惑力的,否则就达不到目的。为此,要知道对方想要什么,研究并把握对方的心理,从而投其所好,对症下药,以收奇效。

  手中有了诱饵,使用的手段可以多种多样,随机应变。颜师伯输钱,刘骏赢钱,是两厢情愿,有默契作为前提。这是一种,不妨称之为“交易”。

  钓鱼者,是诱骗。鱼吞食鱼饵,并不知道其中暗藏杀机,事后才知上当受骗。

  这又是一种,可称之为“利诱”。还有如姜太公钓鱼者,等待别人心甘情愿上钓。也有如挟持人质者,以武力手段强迫对方进行交换,明火执杖,武力是其杀手锏。这一种可称之为“要挟”。

  总而言之,这一谋略的要义在于以小本赚大利。千万要考虑周到,不要弄得鸡飞蛋打或者赔了夫人又折兵。

  【典源】

  欲取姑予:语出《战国策·魏策一》引《周书》:“将欲败筑,必姑辅之;将欲取之,必姑与之。”

  颜师伯以钱钓官,事见《南史·颜延之传附颜师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