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毒攻毒,西门豹治邺除邪








  【原典】

  魏文侯时,西门豹担任邺县的县令。

  初到邺城,西门豹见那里贫穷萧条,人口稀少,便召集当地父老们询问道:“这里为什么这样贫穷萧条啊?老百姓最大的疾苦是什么?”

  父老们说:“我们最大的疾苦是为水神河伯娶妻,也正因为如此,这里才如此贫穷萧条。”

  西门豹对河伯娶妻感到不可思议,连忙问详细情况。

  原来,邺县有条大河叫漳河,县里的巫婆说,水神河伯喜爱年轻漂亮的姑娘,明年要娶一个作媳妇。如果人们满足了河伯的要求,河伯就会保佑人们风调雨顺。不然的话,河伯就会发怒兴风作浪,一场洪水就会把两岸的粮食全部冲光,人畜也会被淹死。所以,官吏和乡绅们每年都要向老百姓征收为河伯娶妻的赋税,征收的钱有数百万之多,但用于为河伯娶妻的只有二三十万,其余都被官吏乡绅和巫婆分掉了。巫婆的腰包塞满后,就出来挨家挨户地查看,看到谁家的姑娘漂亮,就说:“这个女孩应该做河伯的媳妇!”

  于是,不容分说地为这个姑娘洗澡沐浴,置办新衣裳,并在河边建造斋宫,把姑娘弄到里面去住起来斋戒。到了河伯娶妻那一天,装饰好嫁女用的床席,把姑娘弄在上面,然画推下水去,床漂浮一会儿后就沉下去了。由于如此,有年轻漂亮女儿的人家大都带了女儿逃往他乡去了,所以邺县人口越来越少,日益贫穷萧条。

  西门豹听后说:“今年河伯娶妻的时候,你们来告诉我,我要亲自送行。”

  到了河伯娶妻的那一天,西门豹果然来到河边。大小官吏、乡绅及父老乡亲们共有二三千人前来参加给河伯娶妻的仪式。

  主持仪式的大巫婆已有七十岁了,身后还跟着十来个女弟子。

  西门豹对大巫婆说:“把河伯的新娘子叫来,让我看看她长得怎么样。”

  大巫婆叫女弟子们把新娘子领来,西门豹看了看说:“哦,好丑!烦请大巫婆去向河伯报告,说我们另选美女后天送来。”说完,不由分说就叫兵士抱起大巫婆往河里扔。那大巫婆在水中挣扎了几下就沉下去了。

  过了一去儿,西门豹又说:“这大巫婆怎么下去这样久还不回来呢?叫一个弟子去催催。”于是又叫兵士扔了一个女弟子下去。这样接连扔下了三个弟子。

  又过了一会儿,西门豹说:“这些女人真是不会办事,请两个官吏去辛苦一趟吧!”话音未落,早有几个兵士上去,把那几个与巫婆同流合污的官吏投下水去了。

  西门豹低头弯腰向河中行着礼,恭恭敬敬地站了好一会儿,然后说:“河伯真是热情好客,他们这些人都一去不回来

  了,怎么办呢?是不是再请两个下去看看呢?”吓得那些乡绅和官吏们一个个跪在地上磕头不止,把头都磕破了,鲜血直流,请求西门豹别把他们投入河中。

  西门豹这时才说:“水里哪有什么河伯呢?巫婆和你们靠为河伯娶媳妇而发财,害死了多少良家女子,搜刮了多少民财。现在,那几个罪大恶极的都已得到了惩罚。今后谁要是再提为河伯娶妻的事,就让他见河伯去!”

  从此以后,邺县再也没有为河伯娶妻的事了,那些逃到外地去了的人也陆续回到家乡。西门豹领导人民开凿了十二条沟渠,引漳河的水灌溉农田。

  邺县大治,人民安居乐业。

  【新说】

  西门豹治邺已成为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智谋故事。

  故事既滑稽又辛酸,可编排成一出生动的悲喜剧。不过这不是我们的话题。

  说到西门豹所采用的智谋,其实就是以毒攻毒——用毒药来治疗毒疮,用恶毒手段来对付恶毒手段。这近于请君入瓮法,或者说,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不要小看了这种手法,也不要非议它的残忍。因为它往往收到拔本塞源,彻底根治的效果,非正面整治所能及。

  需要注意的是这种“毒”不是“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那种“毒”。

  那种毒的目的在于把人整死,而这种毒的目的是“攻毒”,一旦毒解,见好就收。

  果能如此,“以毒攻毒”也就不“毒”了。所以宋人罗泌说:“以毒攻毒,有至仁焉。”

  当然也不可滥用。尤其是在生活中,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脚;你给我一棍,我捅你一刀。这种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手段往往酿成大祸,那就离“以毒攻毒”相去甚远了。

  【典源】

  以毒攻毒:语出唐·神清《北山集·六·讥异说》:“彼盖不知执事净命以声止声,良医之家以毒止毒也。”另见宋·克勤《圆悟佛果禅师语录》:

  “以言遣言,以机夺机,以毒攻毒,以用破用。”

  西门豹治邺除邪:事见《史记·稽稽列传》后附褚少孙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