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踪指示,萧何幕后逞英豪








  【原典】

  刘邦沛县起兵之后,萧何一直跟随左右,辅佐刘邦征战南北。公元前206年,刘邦出兵汉中地区,以平定“三秦”,拉开了楚汉战争的序幕。

  刘邦刚打进咸阳城时,手下的将领纷纷争夺城内的金帛财物,百姓惨遭洗劫。项羽的军队攻入咸阳后,同样烧杀抢掠,使秦国百姓惶恐不安,大失所望。楚军杀了秦王子婴,放火焚烧了秦国宫殿,大火连烧了三个月不灭。

  楚军还挖开秦始皇的墓地,搜刮金银财宝,奸淫妇女。咸阳城几乎成了一片废墟。

  在这种兵荒马乱、烧杀抢掠之际,独有萧何与众不同。他所关心的不是抡掠财物,而是如何打天下和治理天下。

  萧何随刘邦进入咸阳后,首先来到丞相府,接收了秦国的地图和各种文件资料,由此了解到天下的地理状况,人口分布,国力的强弱和百姓的疾苦,并以这些情况作为制定策略和法令的依据。

  刘邦进入汉中时,曾经同各个地方的父老豪杰约法三章,但是仅仅十个字的“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的法令,并不能用来处理纷繁复杂的政务。

  ,萧何根据收集到的秦朝法律、制度和图文,进行重新整理,制定出“汉律”九章,为刘邦治国平天下提供了法律依据。新法律的实施,使百姓免除了严刑苛法之害,能够养幼扶老,衣食丰足,天下太平。

  刘邦平定天下之后,大封功臣,萧何地位最高,有人对此有异议,刘邦反驳说:“在打猎时,追捕杀死野兽兔子的,是猎狗;但发现兽兔的踪迹,指使猎狗追捕的,却是猎人。你们只能捕杀野兽,功绩如同猎狗。而萧何能发现野兽踪迹,指使猎狗去追捕,功绩如同猎人。”

  司马迁在为萧何作传时评论说:“萧何严守律法,为民生疾苦着想,依法从事,在建立汉朝的功臣中,功绩地位居群臣之首。”

  【新说】

  真正的大将军,不必亲自披挂上阵,驰骋疆场。正如萧何,他的岗位不在战场之上,却在帷幄之中,即以大智大意大谋大略指挥千军万马去拼搏厮杀,去决战取胜。

  疆场上的英勇无畏固然可嘉,而帷幄中的智慧则是取胜的关键。三国时代的诸葛亮或许手无缚鸡之力,但如果没有他的智谋,即使有十个百个勇将,刘备也不可能有所作为,恐怕早作了曹操的阶下囚了。应该说,刘邦的看法极为恰切,猎狗之功与猎人之功确乎不可同日而语。

  发踪指示虽不出头露面,虽在幕后操纵指挥,并不能完全等同于阴谋诡计。阴谋诡计是小人所为,以不正当的手段行不义之举,图一己私利。发踪指示却如高明的猎手与狡猾的狐狸周旋,以明察秋毫的敏锐去辨别蛛丝马迹,以道高一丈的智慧去同魔鬼较量。

  幕后的策划同样需要勇气。什么时候出击,怎样出击,投入多大的力量,达到怎样的目的,不仅要周密地考虑筹划,而且要果断地作出决定,坚决地采取行动,尤其在事关重大、牵一发而动全体之际,魄力便显现出来了。

  平心而论,得好猎狗容易,得好猎人难。况且,成功之后,站在台前的往往不是成功的谋划者,而是坐享其成的摘桃人。

  【典源】

  发踪指示:语出《史记·萧相国世家》:“夫猎,追杀兽兔者,狗也;而发踪指示兽处者,人也。”

  萧何幕后逞英豪:事见《史记·萧相国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