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途伐虢,唇亡齿寒虞国灭








  【原典】

  春秋时,晋国想吞并南边的虢国。但是在晋国和虢国之间还隔着一个虞国,所以,一直未能得手。

  晋献公当政的时候,大夫荀息向他献计,请求用晋国最好的马和宝玉送给虞国的国君,以便向他借路去讨伐虢国。献公有些舍不得。荀息劝说道:

  “只要向虞国借到路,这些宝物放在他那里不就像放在我们国外的库房里一样?将来还不是大王您的。”

  献公同意了。于是,荀息带了宝物去虞国借路。

  见到虞公后,荀息先向虞公提到过去晋国帮助虞国打冀国的事,然后才提出借路伐虢。虞公接了贵重的礼物,满心欢喜,不仅一口答应了荀息的要求,而且还主动提出自己先起兵作先锋讨伐虢国。大臣宫之奇劝虞公谨慎从事,虞公根本不听。

  这年夏天,晋国的里克、荀息率军与虞军会师攻打虢国,灭了下阳。

  过了三年,晋国再次向虞国借路去讨伐虢国,宫之奇劝虞公说:

  “虢国和虞国唇齿相依,虢国一旦灭亡,虞国也必定跟着灭亡。晋国的野心不能助长,借路一次已经是过分了,怎么还能够借第二次呢?俗话说,唇亡齿寒,嘴唇掉了牙齿也难保。这不正好是说的我们虞国和虢国吗?”

  虞公说:

  “晋国是我们的同宗,难道还会害我们吗?”

  宫之奇说:“其实,虢国、虞国和晋国都是同一祖先分化出来的,要论起来,虢国与晋国比我们和晋国的关系还亲一点,晋国连虢国都要消灭,还会放过我们吗?”

  尽管宫之奇说得有理,虞公还是不相信晋国会害自己,答应了晋国的要求,宫之奇只好带着自己的家族离开了虞国,临走时,他悲伤地说:

  “虞国的灭亡等不到年终,晋国这次出兵,可以一举两得,不用再发兵了。”

  果然,十二月里晋国一举消灭了虢国,军队回来的时候驻扎在虞国休整,然后发起突然袭击,轻而易举地拿下了虞国,活捉了虞公回国。后来晋献公把女儿嫁到秦国去,就把虞公作为陪嫁一并送去了。

  【新说】

  从国王到陪嫁,虞公的心里作何感想呢?那带领全族人出走的宫之奇知道这个消息后又有什么反应呢?

  这些都留给历史学家们去研究追踪吧。

  就智谋而言,我们关心的是借路的一方面。

  假途代虢,不就是借一条路吗?

  然而,事情远远不是如此简单。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要从此过,留下买路钱!”

  莫说是借一个国家过兵,就是要过一个山头,也得要留下买路钱,所以唐僧师徒要历经九九八十一难。

  这样说的意思是,若不靠智谋,要借路本身就谈何容易。因此荀息要献计用献公舍不得的宝物去贿赂虞公,又正好遇到虞公是个利令智昏的小人,才有借路的成功。

  更为关键的问题是,为什么要假途伐虢?借路的奥妙在哪里?亦即,为什么不先伐虞再顺次伐虢呢?

  合理的解释是,如果先伐虞,虞可能会向虢求援,两国联合起来,则一国也伐不了。所以,假途的目的是先行安抚一国,利用它侥幸图存的心理,使它信赖我方,孤立第三者,然后再各个击破。

  这就是假途伐虢的奥妙所在。

  那么,这岂不是近交远攻而不是范睢那著名的“远交近攻”策略了吗?

  由此看来,计谋的运用贵在各宜其所,千万不可教条死板。

  话说回来,不管你是否“假”什么,“伐”什么,也不管你是近交远攻还是远交近攻,有一点是不会错的,那就是你千万不要被他人所“假”,反过来又把你送去做了陪嫁。

  唇亡齿寒的教训是何等的深刻啊!

  【典源】

  假途伐虢:“三十之计”第二十四计:“两大之间,敌胁以从,我假以势。困,有言不信。”语出《左传·僖公五年》:“晋侯复假道于虞以伐虢。”

  唇亡齿寒虞国灭:事见《左传·僖公二年、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