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鸡骇猴,司马穰苴振军威








  【原典】

  司马穰苴姓田,名穰苴,司马是他后来担任的官职。

  齐景公时,晋国和燕国的军队入侵,齐国的军队节节败退,晏婴向景公推荐穰苴,认为他文武双全。景公与穰苴谈话后非常满意,决定拜他为大将,请他率领军队去抵御晋国和燕国的军队。穰苴对景公说:

  “臣下素来卑贱无位,又默默无闻,现在承蒙大王一下提拔到高位上来,官兵们未必肯服气,因此,恳请大王另派一位有威望的大臣来担任鉴军。”

  景公认为他说得有理,便派出自己宠信的大臣庄贾去担任鉴军。

  穰苴与庄贾约定第二天训练士兵,请监军正午准时到军营。

  第二天,穰苴提前来到军营,命令士兵立表下漏,以确定准确的时间。

  殊不知庄贾素来骄贵,仗着景公的宠信有恃无恐,虽然做了鉴军,但根本就没有把穰苴放在眼里,只管和送行的亲戚朋友大吃大喝。穰苴一等不来,二等不来,只好自己集合部队进行训练,直到太阳落山,庄贾才醉醺醺地来到军营。穰苴问他为什么来得这样迟,庄贾满不在乎地说是亲戚朋友留他喝酒,所以来迟。穰苴说:

  “身为将军,既已受命就不能眷恋家庭,服从军纪就顾不了亲人,战鼓一响就顾不了生命。现在敌国入侵,上下骚动,士兵们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老百姓都在看着我们,连我们的国君都睡不着觉,吃不下饭,你竟然还敢饮酒作乐,视军纪如儿戏!”

  于是问军纪执法官:

  “将军误期不至,蔑视国纪,该当何罪?”

  执法官回答:

  “按军法,当斩首示众。”

  穰苴大喝一声,叫左右军士把庄贾推出执法。

  庄贾这才大惊失色,一面连声高叫:

  “本官跟随君王多年,劳苦功高,你敢斩我?”一面叫随从赶快向景公禀报,请求赦令。

  穰苴不由分说,叫军士立即执行。三军将士眼见庄贾血淋淋的头,无不震惊惧服。一会儿,景公的使者手持赦令冲入军营高喊:“刀下留人!”守营的军士挡他不住,穰苴说:“将在军中,君命有所不受!”一面又问执法官:“使者擅自闯入军营,又违反在军营中不能奔驰车马的军规,该当何罪?”

  执法官回答:“按军法当斩首。”穰苴说:“虽然是君王的使者,不能杀,但也应惩戒以服众。”于是叫军士斩去使者马车左边的立木,杀死左边的马,以示三军。

  由于穰苴军令如山,又能和士兵同甘共苦,将士们无不奋勇杀敌。晋军和燕军望风而逃,穰苴很快收复了所有失地,凯旋而归,景公亲自率群臣迎出郊外,晋升穰苴为大司马。

  【新说】

  杀鸡骇猴就是杀鸡给猴看,或称杀一儆百、是一种抓典型予以严惩而告戒其他人的手法,很多名将都用过它。著名的除了司马穰苴斩庄贾外,还有孙武训练娘子军,韩信斩殷盖等,它对于整肃军纪,振奋军威具有非常有效的作用。其中道理,诸葛亮在挥泪斩马谡时说得很好:

  “若不明正军律,何以服众?..昔孙武所以能制胜于天下者,用法明也,今四方分争,兵戈方始,若夏废法,何以讨贼耶?合当斩之。”(《三国演义》第九十六回)

  作为什谋,杀鸡骇猴实际上是一种权术,是驾驭人的手段,因此,不仅可以用于治军,更可以用于治国治民。

  君不见,五十年代张子善、刘青山一杀,全国上下为之震惊;九十年代“严打”一打,撞上枪口的便成为“鸡”。要整肃党纪政纪,整顿世风民风,不斩不足以儆贪官,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这就是杀鸡骇猴或杀一儆百的效用。

  说得不那么严重,就是管理一个单位,带好一班学生,只要不真的动刀斩人,杀鸡骇猴的原理也是用得上的。

  【典源】

  杀鸡骇猴:语见《官场现形记》第五十三回:“拿这人杀在贵衙署旁边,好教他们同党瞧着或者有些怕惧。俗话说得好,叫做‘杀鸡骇猴’。拿鸡子宰了,那猴儿自然害怕。”

  司马穰苴振军威:事见《史记·司马穰苴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