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奇制胜,田单火牛败燕军








  【原典】

  战国时,燕昭王为了报杀父之仇,任命乐毅为主帅,联合赵、楚、韩、魏四国,率大军讨伐齐国。齐■王抵挡不住,逃离都城临淄,然后退守莒城。

  在齐国当小官的田单带着家人,随逃跑的人到了安平。他叫家人把车轴两端的突出部位锯下来,安上铁箍。燕军攻破安平时,人们恐慌地争着出逃,很多车子在碰撞中折断了车轴,乘车人被燕军抓住。田单的车因事先作了准备,安全地逃到了即墨。

  除了莒城和即墨外,燕军攻下了齐国的大小城池,最后集中兵力攻打齐■王所在的莒城。燕军久攻莒城不下,便转而攻打即墨。即墨守军得知田单善于打仗,推举他为守城将军。

  后来,燕昭王死了,燕惠王即任。田单得知惠王与大将乐毅不和,利用反间计散布谣言,说乐毅怕被杀而不敢回国,打算与齐国合作,在齐国称王,因此故意拖延攻打即墨的时间。燕惠王轻信谣言,撤了乐毅的职,派另外的人代替了他。

  田单接着派人在燕军中散布说,齐兵最怕被割下鼻子,如果进攻时让被割了鼻子的齐兵走在前面,肯定可以攻下即墨。燕军信以为真,照样做了,结果使守城齐军坚定了守城决心。燕军还中了田单的计谋,在城外挖开齐人的祖坟,烧毁尸骨。此举使齐军怒不可遏,誓死与燕军拼杀到底。

  田单见时机已到,开始反攻燕军。他先派人用金银收买燕军将领,谎称即墨守军即将投降,使燕军放松了警惕。然后,田单集中了城内的一千多头牛,给牛扳上画得五颜六色的布,在牛角上绑好锋利的刀,尾巴上捆着浸过油的芦苇。进攻时,牛尾的芦苇被点燃,牛从城墙洞口被赶出去,五千名精兵跟在牛后。随着狂奔的牛杀向燕军。

  燕军被突如其来的进攻吓得手足无措,四散逃命,有的被牛撞死踩死,有的被齐军杀死。田单在城楼上擂起战鼓,一片杀声震天。燕兵大败而逃。

  田单出兵追击,很快恢复了失地。

  获胜后,田单拥立襄王为齐君,返回都城临淄。齐襄王将田单封为安平君。

  【新说】

  “奇”指超出常规,超出人们意料。要以出人意料的方法取胜,就要以超常规的思维方式想出一般人按常规思维方式无法想出的方法。因此,这一谋略贵在一个“奇”字。

  要想不同寻常、出人意料,需要创造力,而创造力的核心是想象力。一个毫无想象力的平庸之辈,是不可能因出人意料而使人惊奇的。田单以火牛攻入敌军阵营中的方法,是一项非常富有想象力的创造,完全可以想见到,在冷兵器时代,头上插刀,尾燃火把而四处狂奔的牛,不仅可怕,而且威力无比,非人力所能抗拒。这种怪物恐怕是前所未有的。

  既然是创造,目的是出人意外,最怕的是重复。假如田单创造的怪物不断出现,必定有别的富于创造性的人想出相应的对付办法,怪物也就不怪了,失去了出人意料的效果,因此,善于运用这一策略的大师,就如创造力旺盛的艺术家,总会不断地推陈出新。

  以奇取胜的时机,往往选择在对手麻痹松懈之时,俗话说,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这是利用自然条件去干坏事。以奇取胜不但可以利用自然条件,而且可以主动地创造条件去迷惑对手,使其不知虚实,不辨真假,紧接着使出奇招将对手制服。田单就是这么干的。

  应该说,出奇制胜是一门创造性的艺术。

  【典源】

  出奇装胜:语出《孙子·兵势》:“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

  田单火牛败燕军:事见《史记·田单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