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灶诱敌,庞涓命丧马陵道








  【原典】

  齐国围魏救赵后十三年,魏国又以庞涓为大将发兵大举·进攻韩国。韩国向齐国告急,请求出兵支援。齐宣王派田忌为大将,孙膑为军师率军救援韩国。

  这一次,田忌已有围魏救赵的经验了,不去韩国,却率领军队向魏国的首都进发,想再打一次围魏救韩的漂亮仗。

  魏军连连取胜,正要逼近韩国首都,忽然接到国内告急:“齐国军队再次进犯我国,请将军火速撤军回国!”庞涓大吃一惊,连忙传令回国。

  这时,齐军已穿过魏国的边境向西挺进。孙膑对田忌说:“魏军向来勇猛■悍而轻视齐军,认为齐军怯懦胆小。会打仗的人要善于因势利导。利用他们的这种看法来向对我们有利的方面引导。”田忌说:”对啊!怎样来引导呢?”孙膑说:“《兵法》告诉我们,百里之外的远征会折将损兵,五十里以外的急行军往往只有一半的人到达。现在,我们的军队正好是远征在外,可以假装逃兵很多来引诱敌人。”田忌连忙问:“怎么引诱呢?”孙膑说:

  “我们今天在军营里垒十万个灶,明天后天逐渐减少。魏军见我军的灶减少,必然会认为我军士兵害怕打仗,逃亡过半。那时他们就会骄傲轻敌,我们还愁打不败他们吗?”田忌听了连叫好计,于是依计而行。

  再说庞涓率军回国,心里念着攻打韩国又是功亏一篑,对齐军,尤其是对孙膑真是痛恨万分,恨不得食肉寝皮,才解心头之恨。这一日进入国境,知道齐军已经西进,只留下了安营扎寨的遗迹。庞涓叫人数一数齐军垒的灶,足足有十万个,心里着实一惊,传令说:“齐军兵力不少,不可轻敌!”第二天往前赶,发现齐军所垒的灶只有五万个,第三天竟然只有三万个了。庞涓大喜说:“我早就知道齐国士乓胆小怯战,进入我国才三天,士兵逃亡已过半数,还敢和我们对阵吗?”

  于是丢下步兵在后,只挑选了精锐骑兵两万人昼夜兼程追赶齐军。

  知道庞涓昼夜兼程而来,算一算路程,当天黄昏必然到达马陵。那马陵道夹在两山之间,谷深路狭,道旁树木丛密。孙膑叫士兵只留下一棵大树,其余的树木全部砍倒塞在路上。又把大树迎路的一面砍白,用黑炭在上面写了大大的六个字:“庞涓死此树下!”然后派一万名弓箭手左右埋伏,吩咐他们只要看到树下亮起火光就一齐发箭。

  庞涓黄昏时果然来到马陵道。前面的士兵报告有树木塞路。庞涓说:“这是齐军怕我们追击而设下的路障。”正想发令搬开树木,忽然抬头看见大树上隐隐有字。于是叫士兵点火来照。几个士兵一齐点起火来,庞涓在火光下看得分明,大惊失色说:“我中了那残废人的计了!”话音未落,齐军早已万箭齐发。庞涓身负重伤,自知难逃一死,于是拔剑自杀。

  魏军大乱。齐军乘胜追杀,杀得魏军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新说】

  减灶诱敌,故意露个破绽给敌人,使其麻痹大意,轻敌深入,然后打他个措手不及。

  孙膑真不愧为杰出的军事家啊!

  问题是,减灶是否就一定能够诱敌呢?

  这里的关键在于知己知彼。

  知彼在于两点:

  一是知魏军素来认为齐军胆小怯战。只有基于这一点,他们才会轻易相信齐军兵土的逃跑。

  二是知庞涓本身精通兵法,会通过数灶来了解齐军的实力。只有基于这一点,减灶才有意义,鱼儿才会上钩。

  如果似我等冥顽愚夫,你就是减灶到零,也丝毫不起作用。

  所以说,聪明反被聪明误。

  这一误,就误掉了一颗名将的脑袋,误掉了数以万计的魏军性命。

  那可真是血的教训啊!

  【典源】

  减灶诱敌:语出《史记·孙子吴起列传》:“(孙子)使齐军入魏地为十万灶,明日为五万灶,又明日为三万灶。庞涓行三日,大喜曰:‘我固知齐军怯,入吾地三日,士卒亡者过半矣!’”

  庞涓命丧马陵道:事见《史记·孙子吴起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