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间挑拨,田单收复七十城








  【原典】

  田单原来是齐国首都临淄管理市政的一个小官。齐■王时,燕昭王派乐毅为大将讨伐齐国,半年间连破七十余城,只有莒城和即墨两城还在齐国人手中。当时,田单带着家人也逃到了即墨,即墨守将出战被燕人杀死,人们公推田单为守即墨城的将军。

  不久,燕昭王去世,燕惠王继位。田单听说燕惠王与乐毅之间有矛盾,就派人到燕国去散布说:“齐■王都已经被杀了,齐国却还有两座城没有攻破。乐毅以讨伐齐国为名,实际上是想在齐国称王,只不过齐国人还没有完全归附他,所以拖延时间,慢慢地攻打即墨城以等待时机。现在齐国人最怕的是燕王另派他人来换下乐毅,那样一来,即墨很快就会被攻破了。”燕惠王听进去了,于是派骑劫换下了乐毅。

  乐毅一气之下去了赵国,燕军的官兵都为乐毅忿忿不平,士气因此受到影响。

  田单要求即墨城中的每户人家吃饭时都在庭院里祭祀祖先,引得飞鸟都在城的上空盘旋,下来啄食。燕国军士对此感到很奇怪。田单便扬言说:“有天神下来指导我。”又要求城里人散布说:“有天神做我们的军师。”这样来蛊惑燕国军士。

  同时,田单又派人混入燕国军队中散布说:“齐兵最怕被燕国人割去鼻子。如果燕军把俘虏到的齐兵都割去鼻子押到队伍前去与齐兵战斗,即墨就守不住了。”燕军果然这样做了,守城的齐兵一看投降燕国的人都被割去了鼻子,全部义愤填膺,更加坚守城池,生怕自己落在燕国人手里。

  接着,田单又派人混入燕军说:“齐国人最怕被挖掉城外的祖坟,怕祖先受到凌辱。”燕军一听,果然挖了齐国人的祖坟,把死人的尸骸弄来燃烧,大火冲天。齐国人从城墙上望见了,都大哭不止,决心出战与燕军拼个你死我活。

  田单看到齐兵的士气鼓得很足了,就一面派使者到燕国去请求投降,一面派即墨的富豪悄悄送黄金给燕将,说是即墨投降后,请关照不要杀害家人。

  燕将大喜,同意了富豪的请求,更是松懈了斗志。

  时机成熟了,田单把城里的一千多头牛全部集中起来,给它们披上画有五颜六色蛟龙图案的彩布,牛角上绑着锋利尖刀,牛尾上缠着浸过油的芦苇。

  到了晚上,将牛尾点燃,把牛从凿开的城墙洞口赶出去,牛的后面跟随着五千精兵。牛尾烧起来后,牛狂怒着冲向燕军,火光照着牛身上的蛟龙图案,吓得燕军惊惶失措,望风而逃。齐兵杀死了燕将骑劫,一路乘胜追击,所过之处,全部叛燕而归齐。曾被燕国占领的七十余城一举收复。

  齐襄王继位,封田单为安平君。

  【新说】

  田单的最后胜利是“火牛阵”出奇兵,但其铺垫却是一系列的离间计涣散了敌人的斗志,尤其是离间燕惠王与乐毅,这是最为关键的一环。

  离间与反间的界线本来是非常清楚的,这就是“三十六计”的解释:离间是使敌人自相怀疑和猜忌;反间是使敌人的间谍反过来为我所用。所以,周瑜用蒋干是反间,田单害乐毅则是离间。当然,也有反间和离间并用的,如陈平除范增就是。后人模糊了两者的界线,就连“三十六计”也只有反间计了。不过,反间也的确更为巧妙,更让人拍案叫绝。

  离间其实就是挑拨离间。

  这一说,离间就应用得太广泛了。生活中到处都是挑拨,可以说,有人际关系的地方就有挑拨。

  不过,作为计谋的离间不属于道德品质的范畴。如果要作出区别的话,或许可以这样说:作为计谋的离间主要用于对敌斗争;如果把它用在同志身上,就进入道德品质的范畴了。这就好比同样是一把刀,用来杀了无辜叫杀人凶器,用来杀了敌人却叫战斗武器一样。

  所以,要用离间计得看对象,千万不要随便弄得人自相怀疑和猜忌。那样就不是智谋之士,而成为挑拨他人,搬弄是非的宵小之徒了。

  【典源】

  离间挑拨:通常说“离间计”。语出《后汉书·李固传》:“太尉李固,因公假私,依正行邪,离间近戚,自隆支党。”另见《三国志·蜀书·马超传》:“曹公用贾诩谋,离间超遂,更相猜疑,军以大败。”

  田单收复七十城:事见《史记·田单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