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遂身退,范蠡遭遥成巨富








  【原典】

  范蠡作为越国大夫,辅佐越王勾践二十多年,功勋卓著。

  早在勾践三年,越王听说吴王夫差正日夜练兵要来攻打越国报父仇,便想先发制人,主动出兵讨伐吴国。范蠡苦苦劝阻,勾践不听,结果被困会稽山。生死存亡关头,勾践向范蠡认错,并求教解围的办法。范蠡献计委曲求全,以图东山再起。

  求和成功回国后,越王要把整个国政托付给范蠡,范蠡对越王说:“带兵打仗文种不如我,治理国政我不如文种。”把治国大权让给文种,自己却主动争取去吴国作卑贱的人质,受尽屈辱,两年后才回到越国。

  回国后,范蠡又辅佐越王励精图治,转弱为强,后来终于大败吴军,困吴王于姑苏山。当吴王派使者前来求和时,范蠡劝越王毋忘当年会稽之耻,不许求和。结果,吴王自杀,越国取得了彻底胜利。

  勾践灭吴后大封功臣,范蠡被封为上将军。但范蠡却带领家人乘舟浮海,离开越国到齐国去,改名换姓过起平民生活来了。他从齐国给文种去一封信说:“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越王为人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欢乐。先生为何还不离去呢?”后来文种果然被越王赐剑自杀。而范蠡因为已经离去了,反而被越王赏会稽山周围三百里地为范氏所有。

  范蠡在齐国海滨自食其力生活,因为贤达而声名远播,齐国人又要请他为相。他坚辞不受,再次远走高飞经商,号陶朱公,成为当时天下第一的亿万富翁。

  【新说】

  老子说:“功遂身退,天之道。”

  范蠡深谙天道,功遂身退,可以说是明智得很。

  这种明智从哲学上说,是基于对事物发展规律的认识。物极必反,事物发展到一定阶段,走上顶峰以后,就会向相反的方向的发展。所谓乐极生悲,世上没有不散的筵席,都是说的这个道理。

  这种明智从政治上说,是基于对政治本质的认识。政治与权力互为表里,在某种意义上说,政冶就是权力之争。一旦功高盖主,使主上的权力受到威胁,就难免有杀身之祸,成为权力的牺牲品。

  这种明智从人际上说,是基于对越王本性的认识。“越王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欢乐。”真是入木三分。其实,古往今来,又何止是越王如此!

  这种明智从人生观上说,是基于一种见好就收,豁达大度的胸怀。当范蠡在齐国声名远播,齐国人又要请他为相时,范蠡喟然而叹说:“居家则致干金,居官则至卿相,此布衣之极也!久受尊名不祥。”于是还相印,散财产,悄然而远走高总之,范蠡的认识不仅较文种深刻,也高过后世的韩信等众多以悲剧结局的英雄豪杰,使他能全身而退,逍遥成巨富,潇洒终人生。

  当然,这远远不止是一个认识问题。就认识来说,文种、韩信等也多少有知,韩信被刘邦抓住时就曾说过“免死狗烹,鸟尽弓藏”之类的话。因此,关键是行动上能否割舍。说到底,还是: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你能忘得了吗?

  【典源】

  功遂身退:语出《老子》第九章:“功遂身退,天之道。”

  范蠡逍遥成巨富:事见《史记·越王勾践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