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痴不癫,司马懿奠定帝业








  【原典】

  魏明帝曹睿死时,太子曹芳尚小,因此拜托三朝元老的司马懿和曹氏大将军曹爽辅佐少主。

  少主继位后,朝政由司马懿和曹爽共同掌管,开始几年相安无事。

  后来,曹爽提拔任用了一批亲信,又加强了自己在军队的势力。他的智囊何晏,邓■、丁谧等人给他出谋划策,利用太后的力量来排挤司马懿,自己却日益专权,独揽朝政。司马懿于是请病假不参与政事。

  司马懿越是消极退让,曹爽及其党羽就越是飞杨跋扈,就连皇上也不放在他们的眼里了,大有取而代之的势头。

  司马懿虽然请病假在家,但其实是心中有数的,也在略地里作应变准备。

  曹爽越来越急于篡权,但又始终对司马懿有所畏忌,不知他是真的生病了呢还是假装。这时正好曹爽的亲信之一李胜要到荆州去任职,曹爽便乘机叫他去司马懿家里辞行,以观察司马懿的情况。

  曹爽的这些举动怎么瞒得过曾长期和诸葛亮斗智的司马懿呢?

  李胜到司马懿家里时,司马懿正在床上躺着。见李胜到来,叫两个侍女扶他起身。侍女拿衣服来给他披,他伸手去接,竟然抖抖索索地把衣服落在了地上。又指指自己的口,表示口渴。侍女端来稀粥,他自己不能端碗,要侍女一口一口地喂,米汤顺着嘴角流下,弄得满下巴满胸都是。李胜看着他的邋遢相不禁皱皱眉头,告诉他说,自己要去荆州任职了,今天特地来辞行。

  司马懿听了有气无力地说:

  “怎么,你要到并州去吗?并州靠近北方少数民族,你可要小心啊!”

  李胜纠正说:

  “不是并州,是我的家乡荆州。”

  司马懿又说:

  “你的家乡是并州吗?”

  李胜哭笑不得,只好耐着性子再作纠正。司马懿这才说:

  “哦,是荆州!我真是老糊涂啦,连耳朵都不中用了。为国立功就全仗你们喔!”

  李胜真是不耐烦和他罗嗦了,匆匆告辞后便去向曹爽报告说:

  “司马懿那老头儿尸居余气,精神和躯壳都像是已经分家,离死不远了。”

  第二年春天,皇帝去城外扫墓祭祖先,曹爽及其兄弟都陪同一起去。司马懿等他们一出城,便立即调兵起事、占领了曹爽的军营,夺了兵权。并率军出城迎接皇帝,历数曹爽及其党羽的罪过,要求皇帝下旨废除了曹爽兄弟的一切职务,后来又治罪处斩,彻底除掉了曹氏党羽。

  司马懿除掉曹爽后做了丞相,独揽朝政。他死后又由儿子司马师、司马昭先后专权,到孙子司马炎时,终于取代曹魏政权而做了西晋皇帝,并追认司马懿为晋宣帝,司马师为晋景帝,司马昭为晋文帝。

  【新说】

  顾名思义,假痴不癫就是假装呆痴但并不疯狂,或者说是外表呆痴而内心却时常清醒。再说得简单一点,就是聪明人装糊涂。

  聪明人为什么要装糊涂呢?

  老子说:“大巧若拙。”

  孔子说,“宁武子那个人,在国家政治清明的时候便聪明能干,在国家政治黑暗的时候便装糊涂了。他那聪明能干是别人赶得上的,他那装糊涂的本领却是没有人能赶得上的。”(《论语·公冶长》)

  那可真是难得糊涂了。

  这种假痴不癫,这种难得糊涂,其实也就是一种韬晦之计,是一种故意示弱以麻痹敌人的以退为进,以柔克刚之木。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假痴不癫也有苦肉计的成分在内,它使人的意志受到压抑,身心受到折磨,像越王勾践那样,替吴王夫差尝粪便诊病,真是令人恶心之极。

  所以,痴呆也不是随随便便可以装得的。要么是苦大仇深,要么是形势所迫,要么就是特别具有隐忍的功夫。

  【典源】

  假痴不癫:“三十六计”第二十七计:“宁伪作不知不为,不伪作假知妄为。静不露机,云雷屯也。”

  司马懿奠定帝业:事见《晋书·宣帝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