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止不殆,陈轸劝昭阳罢兵








  【原典】

  战国中期,楚怀王派昭阳担任主将,领兵攻打魏国。昭阳打仗勇猛,接连打败魏军,一下子夺得了八座城池,接着又去攻打齐国。

  齐王得知楚国大兵压境,便派陈轸去说服昭阳罢兵,不要进攻齐国。

  陈轸见到昭阳后,首先祝他攻打魏国取得了胜利,然后问道:“请问,按贵国的规定,将军取得如此辉煌的战果,能获得什么官爵?”

  昭阳不无得意地说:“官可以升为上柱国,爵位可以到上执■。”

  陈轸接着问:“贵国还有比上柱国地位更高的官吗?”

  昭阳回答说:“只有令尹。”

  陈轸叹了口气说:“最显贵的当然算令尹,但是我觉得,你们的国君不可能同时设置两个令尹。我可以给将军讲个故事。”

  昭阳让陈轸讲下去,陈轸说:

  从前楚国有个人在春祭时,赏给了门客一壶酒。门客们说:“这壶酒不够几个人喝,一个人喝又多了。我们在地上来画蛇,哪个人先画成就喝。”

  有个门客先画好了蛇,拿起酒壶想喝,但他看见别人画得很慢,想再显示一下自己,于是用左手拿着酒壶,右手去画蛇,边画边说:“我还能给蛇添上脚呢。”

  这个人正在画蛇脚时,另一个门客把蛇画成了。他夺过那人手里的酒壶说:“蛇本来没有脚,你怎么能给它添上脚呢?有脚的东西不是蛇,所以第一个画好蛇的是我,而不是你。”

  门客说完就把酒喝了,而画蛇添脚的门客却没有得到酒喝。

  陈轸讲完故事后接着说:“现在楚国打败了魏国,连得了八座城池。这个时候还不罢兵,还想攻打齐国。你的名气已经不小了,官位也到了头。要是取得了胜利还不住手,一旦有什么差错,性命都难保,再得到爵位有什么用?这不是和画蛇添足一样吗?”

  昭阳被陈轸的一番话说动,认为很有道理,便撤退了攻打齐国的军队。

  【新说】

  陈轸想说的是,用兵用权要适可而止,才会保证经常处于有利地位。达到了预定目标,取得了一定效果,就该及时收手,太过头了就会起反作用。

  “画蛇添足”的故事,对此作了最好的说明。

  凡事都有限度,超过限度将发生质的变化。但人的欲望常常没有止境,特别是有东西可以自恃之时。权力、名誉、金钱、地位、物质、才能,都足以使人异化,丧失理智,不知自己为问物。“聪明反被聪明误”,与其说是聪明的悲剧,倒不如说是愚蠢的悲剧。

  知止不殆,要求保持清醒的头脑,对自己的处境,事情的发展和后果要有充分的、恰如其分的估价,尤其要对利害关系有清醒的认识,然后才会知道何时止住,在哪里止住。

  知止不殆,也要求克制自己的欲望,不要追求超出自己能力或者不应属于白己的东西。理应属于自己的东西,迟早会属于自己。不应属于自己的东西,即使得到了也会失去。

  赌徒的心理是受欲望支配的。赢了。总想赢得更多,结果不但没有保住原来的成果,反以输掉告终。输了,总想捞回来,不知就此打住,结果越输越多。

  在人生和事业的战场上,如果始终抱着赌徒心理,迟早会输得精光。

  【典源】

  知止不殆:语出《老子》第三十二章:“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知止可以不殆。”

  陈轸劝昭阳罢兵:事见《战国策·齐策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