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谦四益,冯异功昭不自傲








  【原典】

  冯异曾在王莽政权中任职,刘秀兵攻王莽时,冯异被俘。当时刘秀羽翼未丰,势单力薄。冯异通过认真观察,发现刘秀待人诚恳,胆略过人,有治国经邦之才,于是投奔刘秀门下,全力辅佐他打天下。

  后来刘秀被河北王郎围困,很多人都背离了他,而冯异却越发恭事刘秀,宁愿自己挨饿,也要把找来的粮食献给饥困之中的刘秀。

  刘秀解围之后,对部下论功行赏。将帅们都在邀功请赏,冯异却独自坐在大树下面,只字不提进贡粮食的事,也不去报功请赏。人们见他谦逊礼让,给他取了“大树将军”的绰冯异全力支持刘秀重建汉朝,写信劝说舞阳王李铁归降,同河内太守寇恂一道冒死抵抗大司马朱鲔的进攻,并大败武勃、苏茂的军队,为重建汉王朝立下了赫赫战功,一时声名昭著。但他从不居功自傲,每次遇到论功行赏,他都悄悄退到一边,不给刘秀为难。他的行为赢得满朝文武官员的称赞。

  赤眉军起义时,冯异在渑池一仗中使对方主力丧失殆尽。刘秀特意派人对他大大嘉奖,冯异因此更加勤勉地作战,马不停蹄地进军关中,平息了陈仓等地的叛乱。

  在治理关中时,冯异从老百姓的利益出发制定政策,宽大无私,受到了当地人民的大力拥护。有人妒忌他的功绩,到刘秀面前诬告他。刘秀派人查清事实后写信给冯异说:“将军对于国家,竭尽忠诚,君臣之间的恩情犹如父子,怕什么妒忌、怀疑?”

  刘秀敬重冯异的为人,提拔他为征西大将军,封为阳夏侯。后来冯异到都城朝拜时,刘秀当着公卿大臣的面赏给冯异很多财物,并提起了往事。冯异说:“但愿国家不要忘记河北之难,我也不会忘记中车之恩。”

  冯异后来战死在河北冀县落门山,他的“大树将军”的谦让风范,为后代树立了榜样。

  【新说】

  谦逊忍让,既是一种美德,也是为人处世的一种策略。且不说像冯异这样功高位显的开国元勋。就是一般人,往往难以抵挡名利的诱惑。痞子的哲学是不要白不要,不拿白不拿,更何况有了功劳、伸手捞取似乎理所当然。

  绝大多数人都难以脱俗。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天经地义。

  然而,事情也有另一面。拒绝名利的诱惑,在大功重赏面前保持清醒的头脑,并不意味着自己在内心受之有愧,也不意味着自己清高孤傲超凡脱俗,也许这恰恰是一种精明和智慧的体现:谦让不但不会使自己处于人下,反而会为自己带来更多的赞誉和拥护,使自己处于更加有利的地位。

  事情往往是这样。当你刻意地追求时,被追求的东西会离你而远去;当你无意去追求时,它却不断向你涌来。我们无意倡导无为无求的处世态度,只想说明,真正的聪明和智慧,往往出乎我们常规的思维方式之外。

  常言道,树大招风,名声大了,职位高了,钱包鼓了,都容易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容易招来评头品足,乃至暗箭冷枪。回避和逃跑并不是最好的办法,顺势往上爬更容易摔得粉身碎骨。由此看来,冯异不愧是绝顶聪明之辈,因为他深知:

  高处不胜寒。

  【典源】

  一谦四益:语出《汉书·艺文志·道家》:“《易》之■■,一谦而四益,此其所长也。”

  冯异功昭不自傲:事见《后汉书·冯异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