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口牛后,苏秦合纵说韩王








  【原典】

  苏秦用激将法气张仪入秦成功后,自己便受赵王的委托出使韩、魏、齐、楚等国,游说这些国的国君纵向联合起来,共同抵抗强大的秦国,形成纵横制约的格局,以保持国际形势的平衡和稳定。

  苏秦首先来到韩国劝说韩王。

  韩王见他是赵王派来的使者,已不同于一般游说之士,自然不好怠慢,立即便安排接见。

  苏秦对韩王说:

  “韩国的地理位置非常优越,北有巩、洛、成皋,西有宜阳、常阪,东有宛、穰、洧水,南有陉山,山川险要,幅员辽阔。韩国的士兵有数十万之多,天下的强弓劲弩大多出自韩国,一些著名的弓弩射程在六百步之外。韩国兵士运用这些强弓劲弩,往往是连发百次不止,远距离的射中胸部,近距离的射中心窝。韩国士兵的剑和戟也都是出自名山名师锻造,在陆上可斩牛马,在水上可杀鸿雁,在战场上杀敌,任何坚硬的铠甲盾牌也抵挡不住,威力无穷。所以,以韩国士兵之勇抗击敌人,一以当百,不在话下。”

  苏秦的一席话把韩国吹上了天,把个韩王也吹得好不受用,通体舒畅,连说:

  “哪里,哪里,先生太过抬举我们韩国了!”

  苏秦见他的烘云托月之术已起了作用,便轻轻把话题一转,朗朗说道:

  “不过,韩国如此强大,大王又如此贤明,我却听说贵国准备向西面的秦国俯首称臣,要在韩国为秦王修行宫,接受秦国的封赏,春秋两季还要向秦国进贡。这样做,岂不是让国家蒙受耻辱而让全天下的人笑话吗?”

  韩王一听不禁皱了皱眉头,苏秦连忙抓住时机往下说:

  “所以,请大王一定要深思熟虑啊!您想想看,如果大王向秦国称臣,秦王必然要向您要宜阳、成皋这两块地方。如果您今年给了他这两块地方,他明年又会向您要另外两块地方。您给他吧,哪有这么多地呢?不给吧,那前面已经给了的不是白给了吗?前功尽弃,反而还会招来祸害。总之,大王的土地有限,而秦王的贪欲无穷。以有限的土地去迎合无穷的贪欲,岂不是很危险的吗?岂不是不战而拱手把土地送给敌人,自找怨恨与灾难吗?”

  说到这里,苏秦停下看了看韩王的脸色,然后又继续说下去:

  “我听说有句俗语叫:‘宁为鸡口,无为斗后。’鸡的嘴巴虽然小,但比较干净,而牛的肛门虽然大却很臭。如果大王向秦称臣,跟当牛的肛门有什么区别呢?大王如此贤明,韩国又如此强大,却落下个当牛肛门的臭名,连臣下也私下为大王感到羞耻啊!”

  韩王听到这里再也坐不住了,按剑而起,仰天长叹说:

  “我就是死也不能向秦国称臣啊!就按先生您说的办吧。我们韩国坚决与大家站在一起抵抗秦国。”

  【新说】

  宁为鸡口,无为牛后。

  宁愿做韩国的君,不愿做秦国的臣。

  当官如此,求职也差不多。宁愿到一个小一点的公司去做骨干,发挥自己的才能,不愿到一个大一点的公司去听差打杂,碌碌无为。

  一言以蔽之,宁愿在局面小一点的地方自主,不愿在局面大一点的地方听人支配,这就是宁为鸡口,无为牛后。

  它是一种生存的智慧,择业的学问,可供你入仕、求职、毕业分配等参考。

  【典源】

  鸡口牛后:语出《战国策·韩策一》:“臣闻鄙语曰:‘宁为鸡口,无为牛后。’今大王西面交臂而臣事秦,何以异于牛后乎?”另见《史记·苏秦列传》。

  苏秦合纵说韩王:事见《战国策·韩策一》、《史记·苏秦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