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发制人,斩匈奴班超立功








  【原典】

  《汉书》作者班固的弟弟班超原来也是一个主人,汉明帝曹任命他为兰台令史。后来他投笔从戎,希望为国家建立功勋。

  汉明帝十六年,班超曾担任假司马随窦固出击匈奴,杀敌立功。后来又与郭恂一起出使西域的鄯善国。鄯善王开始对班超等人非常热情,待若贵宾,后来几天却突然冷淡疏远起来。同去的人都感到非常疑惑,不知是什么原因。

  班超分析说:

  “鄯善王一直在我们汉朝与匈奴之间摇摆不定,一会儿与汉朝友好,一会儿又与匈奴友好。我想,他对我们的态度变化一定与匈奴有关。会不会是匈奴的使者也来到鄯善国了呢?”

  大家认为班超的分析有道理。于是,班超把接待他们的鄯善国侍者找了一个来,诈唬他说:

  “匈奴的使者来了好几天了,现在在哪儿呢?”

  侍者不敢隐瞒,只好照实说了匈奴使者的情况和他们的住处。班超于是把侍者捆了起来关在他们住的营帐里,以免他泄露出去。

  然后,班超把他所带领的三十六个人全部找到一起来喝酒。正喝到兴头上,班超突然站起来说:

  “我们一起来到这边远的地方,原来是想为国立功而求得富贵。想不到,匈奴使者也来到了这里,现在大家都感觉到了,鄯善王的态度已明显地亲匈奴而冷淡我们。如果他把我们出卖给匈奴人,那我们恐怕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了。怎么办呢?”

  大家都表示愿听班超的。

  班超说:“事到如今,我们只有先下手干掉匈奴的使者,使鄯善王断了与匈奴友好的念头,我们的情况才会有所好转。”

  有人提出是不是要先和郭恂商量一下。班超说:

  “事不宜迟,郭恂是个斯文官员,若跟他说,必然把他吓倒,反而会坏事。”

  大家都同意班超的意见。于是,班超作出了周密的部署。

  当天晚上大风呼啸,班超率领三十六人直扑匈奴使者的营帐。见营账就烧,逢人头便砍,匈奴使者还在睡梦中就成了刀下鬼,一共被斩首三十余人,烧死一百多人。

  第二天,班超等人提着匈奴使者的头去见鄯善王。鄯善王大惊失色,心想已对匈奴王说不清楚,只好死心塌地与汉朝友好了。

  班超等人圆满完成了出使任务,带着鄯善王的儿子作为人质回到了汉朝。

  【新说】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当年陈胜在大泽乡揭竿而起后,会稽太守找到项梁说:“先则制人,后则为人所制。”也想起兵反秦。殊不知项梁找来项羽,一剑斩了会稽太守的头,更先发一步,自己做了会稽太守,然后举兵响应陈胜。

  这是最典型的先发制人。

  班超也一样,假如他不抢先斩了匈奴使者的头,使鄯善王没有退路,必然会受制干部善王和匈奴,莫说完成出使任务,根本连命也保不住。

  所以要先发制人。

  很明显,先发制人是一种快攻战术,一种偷袭,一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行的闪电战。因此,贵在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这里没有什么先礼后兵,没有什么排阵斗法,有的只是突然袭击,抢到天下为王,抢不到天下为寇。所以,勇气和决断是最重要的。

  说到突然袭击,说到闪电战,自然会令人想到本世纪的军事魔鬼希特勒。

  但实际上,现代战争己越来越表现出先发制人的趋势和特征,力量与速度的竞争成为战争的主要内容。

  当然,又何止是军事战争如此,商战、科技战、政治战,人人都想“捷足先登”。竞争越来越激烈,节奏越来越快,现代人行色匆匆,疲于奔命。

  莫非正是“先发制人”的念头在作怪吗?

  其实,先发制人固然厉害,但它也有遇到克星的时候,这就是——

  后发制人。(参见本书卷2《后发制人,退三舍晋军获胜》。)

  【典源】

  先发装丧:语出《汉书·项籍传》:“方今江西皆反秦,此亦天亡秦时也。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

  斩匈奴班超立功:事见《后汉书·班超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