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祸于人,韩国送赵十七城








  【原典】

  赵孝成王四年,韩国上党的守将冯亭派使者到赵国见孝成王说。

  “我们韩国已守不住上党了,眼看它就要落入秦国。但那里的官吏和百姓都甘愿归属赵国而不愿归属秦国。上党共有十七座城邑,我们愿全部送给赵国,服从大王您的统辖。”

  赵王一听大喜,马上召见平阳君赵豹,告诉他这个喜讯,问他是否该立即接管这十七座城邑。

  赵豹若有所思地回答说:“圣人可是把平白无故而得利看成很大的祸害啊!”

  赵王不以为然说:“他们受我的恩德感召,怎么能说是平白无故而得利呢?”

  赵豹说:“秦国一直在蚕食韩国的土地,并认为上党这块地方早晚是他们的。韩国之所以不把上党十七城交给秦国而送给我们,是想把祸害转嫁到我们身上。想想看,以秦国那么强大的力量,居心已久费力不少却没有得到上党,而我们不费一点力却可以白白得到,这怎能说不是平白无故而得利呢?

  大王千万不要接受才是啊!”

  赵王不高兴地说:“当今之际,你就是派百万大军去进攻,一年半载也不一定能得到一座城池。现在人家把十七座城邑送上门来,还有比这更好的事情吗?”

  赵豹离开后,赵王又召见平原君赵胜等人,告诉他们这件事。平原君同意赵王的看法,认为送上门来的好事不能丢掉。

  于是,赵王派平原君作代表去接收了上党十七城。秦王为此恼羞成怒,仅隔一年就派兵攻打上党并进而攻赵。赵王派大将廉颇在长平迎敌,双方相持数月。后来,秦国使用离间计使赵王用赵括代替了廉颇。秦将白起乘机发起进攻,包围了赵军,射死了只会纸上谈兵的赵括,赵军四十余万人被俘活埋。上党郡也终于为秦所得。

  赵王后悔当初不听赵豹的意见,以致遭受长平之战的惨祸。

  【新说】

  嫁祸于人的方式有多种多样,这里举的只是军事上(当然也是政治的,外交的)常见的一种。其它如委恶于敌,归怨于彼,推恨于人等都是嫁祸于人的表现方式。

  无论哪种嫁祸于人,总起来说都是矛盾转嫁。

  矛盾论学得好,善于分析矛盾,利用矛盾,运用“转嫁”之法,转嫁矛盾,使自己从矛盾的漩涡中跳出来,从危机中脱身,然后坐山观虎斗,坐收渔人之利。这就是嫁祸于人。

  如果要在历史上去找嫁祸于人的例证,那可真是比比皆是,举不胜举。

  其实,现实之中就多得很,又何用在历史上去找,舍近而求远呢?

  倒是特别要提醒你一句,栽赃陷害实质上也还是一种嫁祸于人。

  所以,万万不可粗心大意。

  说得如此严重,还有防没有防,有救没有救?

  有当然是有。

  最重要的是要记住赵豹所说的话,不贪平白无故之利,不取不明不白之财,不生非分之想,不享飞来之福。

  福兮祸所伏!

  有飞来之福就有飞来之祸。

  太史公批评得好:“俗话说:‘利令智昏。’平原君听信冯亭的邪说贪图小利,致使赵国军队在长平之战中损失四十多万,差点连首都也不保了。”

  说到底,不贪为宝。任你嫁祸而来,我也推祸而去。

  当然,说是这么说,要做到就难了。

  【典源】

  嫁祸于人,语出《史记·赵世家》:“韩氏所以不入于秦者,欲嫁其祸于赵也。”另见《战国策·赵策一》:“且夫韩之所以内赵者,欲嫁其祸也。”

  韩国送赵十七城:事见《史记·赵世家》、《战国策·赵策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