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蝉脱壳,荥阳城刘邦得逃








  【原典】

  汉王三年,刘邦与项羽两军对峙于荥阳。楚军多次袭击汉军运粮通道,使汉军粮草不济,被围于荥阳城。

  当时,韩信、张耳刚刚率军在井陉口大败赵兵,杀成安君陈余,活捉赵王歇,刘邦封张耳为赵王。楚国多次派兵袭击赵国,韩信、张耳忙于往返救援,以稳固刚刚取得的胜利,所以无暇顾及荥阳。

  刘邦派使者到项王营中,要求与项王讲和,项王不许。

  外无援乓,内乏粮食,求和不许,而楚兵围困一日紧于一日,形势真是万分危急。

  好在陈平在刘邦身边出谋划策,利用反间计使项羽对亚父范增起了疑心。范增建议迅速强攻打下荥阳,项羽不予采纳,一心要困死刘邦。范增知道项羽不信任自己,一气之下要求告老还乡,项羽同意了。结果,范增在路途发病死亡。

  范增虽然除掉了,但荥阳的围困并没有解除。城中粮食一天天减少,眼看就要断粮了。刘邦万般无奈,日思夜想突围的办法,陈平也绞尽脑汁。军中上下恐慌,军心日益涣散。

  一天,陈平看到将军纪信,眼前一亮,一条计谋突然闪现出来。

  原来,陈平发现纪信长得与刘邦十分相像,尤其是身材,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这天晚上,陈平首先派出两千多名女子从城东门出去,楚兵一看,连忙四面团围住进行攻击。然后,纪信坐着汉王的车驾也驶出东门,一副汉王的打扮。身边的兵士大喊,“城中已无粮食,汉王请求投降!”楚兵一见,连声欢呼“万岁!”庆贺胜利。四周的围乓都争先恐后地涌向城东观看汉王投降。趁着这当儿,刘邦只带了随从几十人从城西门悄悄出去,一路快马加鞭,仓皇而逃。

  项羽听说刘邦投降,心中大喜。见到纪信,一看不是,便大声喝问:“汉王在哪里?”纪信说:“已出城去了!”项羽大怒,命手下将纪信活活烧死。

  【新说】

  金蝉脱壳,顾名思义是指蝉由幼虫变为成虫时,脱掉外壳而去,只留下一个空的蝉蜕。引申出来,则是指在紧急关头没法伪装一个形象瞒过对方,自己却逃之夭夭的脱身之计。

  所以,大而言之,还是“走为上”,或者说,是一种“走”法罢了。只不过它既不同于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的硬走。又不同于汉高祖鸿门宴驾尿遁的软走,而是一种以伪装为掩护利用障眼法的溜走,从这一特点来看,又近于“瞒天过海”了。

  这种走法也可运用于军事作战时整个部队的转移:保持营寨不动,旗号如常,暗地里却卷师而去,如诸葛亮死前以计授杨仪,使蜀军安然退回汉中。

  个人施行金蝉脱壳之计,其“壳”可以多种多样。既可以像刘邦那样用他人做替身以保全自己;也可以像明代王守仁或现今电影电视里经常导演的那样,把衣物抛在江中,鞋袜脱在岸边作自杀状;还可以像《红楼梦》第二十七回写薛宝钗那样,拉林姑娘黛玉做壳,自己却溜之乎。不过,这最后一种已经是把金蝉脱壳与嫁祸于人一并使用上了,高明是够高明,但其阴险毒辣却更甚于用他人做替身的那一种。因为,用他人做替身的往往不是伟人就是主人,做替身的崇拜者或奴仆甘愿为他牺牲,而薛宝钗的这一种却是拉无辜做自己的壳,嫁祸于人。

  【典源】

  金蝉脱壳:“三十六计”第二十一计:“存其形,完其势;友不疑,敌不动。巽而止,蛊。”语本《后汉书·仲长统传》:“飞鸟遗迹,蝉蜕亡壳。”

  另见《三国志平话》:“吕布发箭射孙坚,孙坚使金蝉脱壳计,却将袍甲挂于树上走了。”

  荥阳城刘邦得逃:事见《史记·高祖本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