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代桃僵,赵氏孤儿得保全








  【原典】

  晋景公时,做了司寇的宠臣屠岸贾想要诛灭曹是三朝元老的赵氏一族。

  于是便罗织罪名,以晋景公的名义联合一些将领,准备一起动手。

  大臣韩厥知道后悄悄告诉赵朔,叫他赶快逃跑。赵朔说:“逃也无益。

  我的妻子快要生产了,如果你能帮我保住这条根,使我赵氏不断子绝孙,我也就死而无恨了。”

  赵朔的妻子是已故晋成公的姊姊,因此,韩厥出主意叫赵朔把妻子送进了王宫。

  屠岸贾随即率领一些将领杀掉了赵朔的一族,只有赵朔的妻子幸免于难。

  赵朔生前有一忠实门客叫公孙杵臼,当赵氏被灭时,公孙杵臼约赵朔的好朋友程婴一齐殉难。程婴说:“赵夫人有孕在身,如果她有幸生个男孩,我们要设法把他养大。以继宗嗣;如果是个女孩,我们再死也不迟啊。”公孙杵臼同意了他的看法。

  不久,赵朔的妻子果然生了一个男孩,屠岸贾知道后便派人到宫中去搜索。赵朔的妻子把孩子藏了起来,搜索的人没有找到。屠岸贾搜不出什么,又不知道孩子是不是已运出了宫中。便到处悬赏捉拿。

  程婴见风声很紧,就和公孙杵臼商量说:“这次他们虽然没有搜到,将来必定还要搜。得想个计策把孩子偷出宫来,藏在远处,这样才能安全。”

  公孙杵臼想了想,然后问程婴说:“保全孤儿和一死报恩,这两件事哪一件困难呢?”

  程婴回答说:“当然是一死报恩容易,保全孤儿困难。”

  公孙杵臼说:“那好极了,赵家对你恩德很大,你就勉为其难,担当保全孤儿的重任吧,把容易的留给我。”

  程婴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公孙杵臼说:“我们只要找到一个最近出世的婴儿,冒称是赵氏孤儿,由我抱到深山里躲起来,然后由你到屠岸贾那儿去告密。他们搜到了这个假孤儿,真孤儿就可以得保全了。”

  “可是你犯了藏孤之罪,不就..”

  “这正是我一死报恩的时候啊,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事情就这样定了。公孙杵臼果然去找了一个婴儿带到山中,然后由程婴到屠岸贾那里去告发。屠岸贾一听大喜,叫程婴引路,到山中搜出了公孙杵臼和婴儿。公孙杵臼痛骂程婴见利忘义,与自己同受赵逆之托,现在居然出卖朋友,断送赵氏血脉。

  屠岸贾杀了公孙杵臼和婴儿,得意洋洋地回到京城。

  程婴在韩厥的帮助下把真的赵氏孤儿偷出宫中养大。十五年后,韩厥又伺机在晋景公面前陈述了赵家的冤情,使赵氏得以平反昭雪。赵氏孤儿立为宗嗣,屠岸贾全族被灭。

  【新说】

  乐府诗《鸡鸣》:

  “桃生露井上,李树生桃旁。虫来啮桃根,李树代桃僵。树木身相代,兄弟还相忘。”

  李代桃僵,甲为乙死,说起来还是舍己为人。

  不过,智谋不是道德评判,它其实近于偷梁换柱,移花接木之类。

  这种智谋的作用在于丢卒保车,用《三十六计》的解释来说,是在形势处于必须受到损失的时候,可以损失小的而保全更大的。如此说来,“下马对上马”也就是李代桃僵了。值得注意的是,“李”与“桃”之间往往有一种特殊关系,不然的话,谁会拿生命去当儿戏,随随便便就代人而“僵”了呢?

  在赵氏孤儿的故事里,那无辜的假赵氏孤儿固然是一枚代桃的李,公孙杵臼又何尝不是呢?二李代一桃,赵氏孤儿的命是贵重的。不然的话,哪有以后韩、赵、魏三家分晋的局面呢?历史就要改写了。

  话说回来,在现代生活里,丢卒保车的事是经常发生的,说得文气一点,也就是李代桃僵了罢。

  【典源】

  李代桃僵:“三十六计”第十一计:“势必有损,损阴以益阳。”语出《乐府诗集·相和歌辞·鸡鸣》:“桃生露井上,李树生桃旁。虫来啮桃根,李树代桃僵。树木身相代,兄弟还相忘。”

  赵氏孤儿得保全:事见《史记·赵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