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一利百,王著锤击阿合马








  【原典】

  王著是元代山东人,在军队中任一小官。他官虽小,却正直刚烈,容不得奸臣贼子。在得知大臣阿合马为非作歹,作恶多端,肆无忌惮后,王著决心杀掉阿合马,为民除害。

  阿合马因讨好元世祖忽必烈而受到重用、位高权重,无人敢惹。在位时,他任意增加赋税,滥发纸币,搜刮民脂民膏。他把两个儿子提升到要害部门,另外几十个儿子也得到了升迁,到处安插亲信。他的妻妾多达三四百人,生活腐化。他对政敌残酷迫害,一大批朝廷文武官员受过他的迫害,就连皇太子真金,也因当着皇帝的面羞辱过他而被打伤。阿合马的所作所为激起了朝野的愤怒。

  在这种时候,王著发誓要除掉这匹害群之马,以谢天下。他有一个知心朋友高和尚,对阿合马的暴行看在眼里,恨在心里,愿意助王著一臂之力,为民除害。他们两人打算假扮太子真金,引诱阿合马出门,寻机将他除掉。

  皇太子真金随元世祖忽必烈到上都巡视,阿合马留守京城。王著和高和尚选了一个酷似太子真金的人,乘夜色混入京城。第二天,高和尚带领众僧侣来到中书省,声称太子已回京城,晚上要做佛事,命阿合马前去为太子接驾。

  当天黄昏时分,王著骑马报告阿合马,说太子即将驾到,要中书省的全体官员到宫前迎候。阿合马不知是计,准备前去接驾,派亲信脱欢察儿同王著先去接风,自己随后就到。

  高和尚簇拥着假太子在半路上与脱欢察儿相遇,由于天色昏暗,难以分辨真伪。假太子按王著计划,斥责脱欢察儿无礼,将他和随从全部诛杀,然后继续向王宫前进。

  王著等人在东宫前面碰上阿合马及随从。这时,骑在马上的假太子对阿合马大喊:“中书省官员向前靠!阿合马,你可知罪?”正在阿合马发愣之际,王著飞身上前,用藏在袖子里的一对大铜锤迎面向阿合马砸去。顿时阿合马脑浆迸裂,坠地身亡。

  事后,王著和高和尚被忽必烈处死刑。王著慷慨处死,毫无惧色,刑前大呼:“王著为天下除害,今死矣!异日必有为我书其事者。”

  【新说】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是说对付团体之敌要以为首者作主要目标。

  群龙无首,必将崩溃。尤其是在敌众我寡、力量对比悬殊时,集中力量除掉为首者、可以迅速改变力量对比,扭转对自己不利的局面。

  阿合马一类的人,古往今来为数虽不多,但却为害不浅,不除不足以平民愤。除掉他们,并非杀鸡给猴看,这类亡命之徒是难以被杀鸡之举吓唬住的。只能采取果断措施,以暴抗暴,毫不留情地诛杀之。

  正义的事业,往往要以流血为代价,以暴力为手段。从害一利互的意义上说,暴力是合乎人道的。在这种事关生死存亡、正义与非正义的问题上,一切的犹豫软弱所带来的后果,或者使自己葬身于恶势力之手,或者使国家大众遭到涂炭,决不可轻视。

  害一利百,既需要勇气,也需要智谋。深明大义,具有献身精神,才可能产生勇气;足智多谋,才可能使勇气和行动不致落空,才可能不招致更大的灾难。

  【典源】

  害一利百:语出清代陈确《葬书·深葬说下》:“利一而害百,君子不趋其利;害一而利百,君子不辞其害。”

  王奢锤击阿合马:事见《元史·阿合马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