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其手,伯州犁作弊问囚








  【原典】

  鲁襄公二十六年,楚国出兵攻打郑国。楚军一路得胜,很快便兵临匙麇。

  驻守城麇的郑将皇颉领兵出城抵抗,与楚国军队大战,终因寡不敌众被楚军打败。

  皇颉败阵而逃,楚将穿封戌和公子围紧追不舍。结果是穿封戍抢先一步抓住了皇颉。

  战斗结束后,公子围争功,硬说皇颉是他抓获的。穿封戌当然不服。两人正在争得面红耳赤的时候,随军的太宰伯州犁看见了。伯州犁问他们为什么事而争执,两人争相诉说事情的经过,互不相让。伯州犁于是说:

  “你们都别争了,让我来替你们裁定吧。”

  两人都问:

  “怎么裁定呢?”

  伯州犁说:

  “这还不容易,我们当面问一问俘虏本人,让他说是被谁抓住的,这不就清楚了吗?”

  穿封戌当然高兴,马上就赞成。公子围想了一想也同意伯州犁当即叫人把皇颉押过来,先向他说明原委:

  “现在他们二人为你而争执,你知道吗?”

  然后他故意把手抬得高高的,毕恭毕敬地指着公子围说:

  “这位是公子围,是我国国君宠爱的弟弟!”

  接着又把手压得低低的,随随便便地说:

  “这位叫穿封戌,是我国方城外的一名县官儿。他们两个,到底是谁抓住了你呢?”

  皇颉完全听懂了伯州犁的意思,便顺水推舟地说:

  “是公子围俘虏了我。”

  穿封戌一听勃然大怒,抽出戈来就去追公子围,但没有追上。

  皇颉就这样被判为了公子围的俘虏,公子围带着他回国领功去了。

  【新说】

  上下其手的行为虽然不够光彩,但从智谋的角度来看,伯州犁倒是拿准了俘虏的心态,一举成功,舔了个肥屁股。

  上下其手要成功,离不开对方的串通配合。想想看,假如被俘虏的不是皇颉,而是猛张飞李逵一类,那只会得到“杀便杀,问个鸟!”的回答,岂不是自讨没趣了吗?

  问题是,生活中张飞、李逵般不怕死的汉子毕竟是凤毛麟角,满世走的,多是皇颉之类的圆滑乖巧之徒。这也就使得上下其手大有用武之地。

  进入商品经济社会,上下其手的窍门似乎已越来越多,里外勾结,上下串通的事情司空见惯,不过,其目的早已不是为了争什么功,邀什么赏了,而是为了大大地中饱私囊。

  欲壑难填,上下其手就永远有市场。

  当然,有市场归有市场,但并不是说就一定能玩得转。弄不好,伸出去的手缩不回来,尴尬事小,作弊败露事大。

  所以,手还是少伸的好,不管是上还是下。

  【典源】

  上下其手:语出《左传·襄公二十六年》:“伯州犁曰:‘所争,君子也,其何不知?”上其手曰:‘夫子为公子围,寡君之贵介弟也。’下其手曰:‘此子为穿封戌,方城外之县尹也。谁获之?’囚曰:‘颉遇王子,弱焉。’”

  伯州犁作弊问囚:事见《左传·襄公二十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