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柔制刚,敬新磨演戏救人








  【原典】

  五代时,晋王李存勖打败了朱温,自立为帝,成都洛阳,成了后唐庄宗。

  李存勖称帝后,重用太监和戏子,朝廷政治一片昏暗。李存勖本人喜欢化装演戏,他给自己取了个绰号,叫做“李天下”。

  有一次,李存勖在河南中牟打猎。在追逐猎物中,李存勖的坐骑踩坏了当地农民的田地。中牟县令知道后,上前挡住了李存勖的马头,言辞恳切地劝李存勖替农民着想,不要毁坏农民的劳动成果。

  李存勖心里想道,我身为堂堂皇帝,竟然受到一个小小县令当面指责,不禁怒从中来。他厉声斥退县令,准备命令手下将县令处死。

  在这个节骨眼儿,随同李存勖来打猎的戏子敬新磨,十分同情那个县令和农民,认为县令为民请命,不该被杀,于是想出个主意来规劝李存勖。

  敬新磨带了几个戏子跑去追那个县令,将县令抓到李存勖眼前。他假装斥责县令说:“你身为本县县令,难道不知道我们皇上喜欢打猎吗?你为什么纵容农民种庄稼,给国家提供赋税?你为什么不让全县的百姓饿着肚子,让出这片土地,好让我们皇上在这里纵马奔驰打猎?你罪该处死!”

  说完这番话,敬新磨毕恭毕敬地走到李存勖面前,请求立即对县令执行死刑。在一旁的戏子们也随声附和,请求立即执行死刑。

  李存勖听完这些话,居然哈哈大笑起来,他觉得敬新磨的即兴表演很不错,不亚于平时在宫廷中的演出,在高兴之余,他下令放了县令。县令得以免死。

  不过,自称“李天下”的李存勖的皇帝瘾没过多久,便被大将李嗣源取代了。

  【新说】

  皇上的震怒,如同狮子起身大吼,是不可阻挡的。盛怒之下,岂能保命?

  然而,戏子略施小计,以戏平怒,以柔制刚,终于化险为夷,虎口救命。观者无异于在看一场恐怖剧。手心捏着汗,心提到嗓子眼儿上,直到落幕,才喘出一口大气来,再回过头来仔细品味戏子的幽默,越发觉得其味无穷。

  事情经常是这样,看起来最柔弱的东西,却能制服最强硬的东西。水够柔软的了,而滔滔大水却能冲决坚固的堤防,造成巨大灾难;涓涓细流、能将顽石的棱角磨去;小小水滴,天长日久能穿透石块。再刚强的汉子,也有被似水柔情瓦解的时候。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一刚一柔,既可以相辅相成,也可以相克相服。

  柔不过是一种表现形式,在它下面其实蕴藏着力量。水中蕴藏着能量,儿女情长具有使人心动的情感力量。刚,其力锋芒毕露,咄咄逼人,看似势不可挡;柔,其力藏而不露,看似软弱无力,其实如绵里裹针。因此,不妨说,以柔制刚,是以一种无形之力去战胜另一种有形之力,不过是两种不同的力之间的转化罢了。

  柔中也包含着智慧和机敏,诸葛亮的空城计未用一兵了卒击退了强敌,用的是看不见的智慧之力,其中奥妙是不可以吐露的。

  柔中也包含着自信和勇气。敢于出面和强敌对抗,并非人人都能做到。

  面对老虎之时,旁观者不难看出处境的危险和结局的可怕。既已挺身而出,首先是置安危于不顾的气魄,同时也相信自己能力挽狂澜。

  所以,不要小看柔,因为世界上有太多事情是常人悟不透的。

  【典源】

  以柔制刚:语出《老子》第三十六章:“柔弱胜刚强”;第七十八章:

  “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奠不知,莫能行。”

  敬新磨演戏救人:事见《新五代史·伶官传·敬新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