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铃系铃,优孟悲马劝簿葬








  【原典】

  优孟是春秋时楚国的戏子,他身高八尺,滑稽善辩,常以说笑话的方式向楚庄王提意见。

  楚庄王非常爱马,他给自己最心爱的一匹马穿上绣花衣服,让它住在豪华的房子里,晚上让马睡在床上,用枣脯来喂它。后来这匹马得肥胖病死了,庄王要用大夫的礼仪来厚葬它。大臣们认为这样做太过分了,都表示反对。

  庄王下令说:谁敢反对他的主意,就处死谁。

  优孟知道这件事后,决心挺身而出劝谏庄王,有一天,他一见到庄王就爷天号啕大哭。庄王大吃一惊,忙问其中原因,优孟边哭边说:“这匹马是大王最珍爱的,现在不幸死了,像楚国这样的大国,按大夫礼遇安葬它太小气了。请庄王照君主的礼仪来安葬它吧。”

  庄王反问道:“那么怎样照君主的礼仪来安葬这匹马呢?”

  优孟止住了哭泣,一本正经地说:“我看要用玉石做一副棺材,外面套上最好的木料。派全副武装的兵士为它造坟墓,老百姓去背墓土。出丧时,请齐国和赵国的来宾走前面,韩国和魏国的来宾跟在后面。再为它修一座祭祀的寺庙,封给它一万户的封地,这样,各国的诸侯就知道大王是真正轻视人而宝贵这匹马了。”

  楚庄王听了这番话,意识到自己的做法有点过分,对左右说:“我的过失真有那么严重吗?该怎么办呢?”

  优孟接着说:“依我看,还是请大王按照对待一般牲畜的方法去办吧。

  挖一个土坑,用铜槽做棺材。给它准备些姜枣,献上些木兰和稻谷,然后把这些东西全放进火里烧熟,把它安葬进人的肚子里。”

  于是,楚庄王便派人把那匹马交给管御膳的官员去处理,下令不让天下百姓知道这件事。

  【新说】

  一个戏子,竟做出了位高权重的大臣们所不敢做的事。认真想想,人生万事,同演戏之间有绝对的界限吗?可以肯定他说,即使有,这界限也是模糊的,而在骨子里,世界是个大舞台,世上的男男女女都是演员,都在演戏。

  优孟的真正意图,是把哭马当作进入角色、入戏的切入点,然后让庄王自己来收场。道理很简单,谁把铃子套上去的,谁就去把它解下来;谁惹出的祸事,最后还得由谁来收拾残局。这个方法很有点像今天的“岗位责任制”,谁在岗位上,就自始至终负责到底,自己惹出事端,还得自己设法解决,别丢下一摊子祸事,让别人来揩屁股。

  让惹出事端的人去解决事端,并不是为了推脱责任,相反,这才是真正负责的态度,因为,最了解情况,最明白事情因果奥妙的,非当事人莫属,谁去代替他,都隔了多层,不仅要多费周折,弄不好还会惹出更多的事儿来。

  所以,为了迅速、准确而有效地解决问题,最便捷的办法是直接请当事人出场。

  请当事人出场,还可以收到给人台阶下、“治病救人”的效果。为当事人提供将功补过的机会,岂不是可以体现宽大力怀的胸襟气度吗?

  当然,当事人能自己醒悟,自己找台阶下,主动去把铃子解下来,是最好不过的,这体现了他的聪明。倘若执迷不悟,敲打一下使之醒悟也无妨,只是得注意方法。优孟的戏之所以演得成功,除了达到警醒庄王的目的外,还在于他具有令人捧腹的幽默天才。

  【典源】

  解铃系铃:语出明代瞿汝稷《指月录·法灯》:“眼一日问众:‘虎项金铃,是谁解得?’众无对。师适至,眼举前语问,师曰:‘系者解得。’”

  优孟悲马劝薄葬:事见《史记·滑稽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