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已知彼,孔夫子坐论智者








  【原典】

  有一天,孔子的学生子路、子贡、颜渊三人与孔子讨论“何谓智者?”

  首先,子路说:“智者,乃使人知己。”也就是说,世上有许多人总在埋怨别人不了解自己,因此能使别人来了解自己,就称得上智。

  孔子听了,只是微微一笑。

  接着,子贡又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他说:“智者,知人之事。”即了解他人,知道他人的价值、性格及才能,能够做到如此地步,才算得上是智。

  孔子听了,认为把这种“知人”的人称为“士”就可以了,但还称不上士君子。当然,子贡的回答已比子路更进了一步。

  最后,颜渊——孔子的得意门生——起身直言:“智者,乃知己。”

  孔子听了颜渊的回答,很是满意,极其欣喜,称赞道:“正如你所言,这种人称得上是‘士君子’了。”

  【新说】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是早已为人熟知的孙子的名言。然而要真正做到这一点却是不容易的。

  知彼,就必须要越过很多客观障碍去了解对方的情况,当然不甚容易。

  所以在战争中,情报是十分重要的,双方都无不费尽精力地去刺探对方的情报,同时又千方百计地保守己方的情报,有时一个情报的泄露就会导致惨重的失败。

  知己,看似一件并不难的事,其实在某种意义上比知彼要难,一个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要了解自己很难,要战胜自己就更难了。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人特别容易被一些假象迷惑,而出于本能也特别不愿正视自己的某些弱点,加之金钱、地位、权力又常常容易让人膨胀,飘飘然之后更是无法看清真正的自我。因此,了解自己的障碍更大一些。

  苏格拉底有句名言:“要了解自己。”这句话与颜渊的“智者乃知己”

  不谋而合。老子也曾说过:“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是说知人只是智者应有的智慧,真正的明达之士必先知己。一般人总自以为非常了解别人而指东论西,正如观棋的人,议论总是特别多,而一关涉到自己,就如同高耸于夜空的灯,只能照射远方,却看不清自身近处。

  成功之后的人,万不可权令智昏、利令智昏,只作解剖别人的专家,而不能解剖自己。

  在战争中,只是知己,或是知彼都是不够的。所以知己知彼在我们的头脑中应是个整体的概念。

  【典源】

  知己知彼:语出《孙子·谋攻》:“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

  孔夫子坐论智者:事见《论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