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善如流,栾书纳言尝胜果








  【原典】

  战国时代,强大的楚国有一次进攻郑国。郑国抵挡不住,便向晋国求救,晋景公派栾书率领部队前去援救。

  晋军与楚军在绕角地方相遇。楚军见晋军来势汹汹,便撤兵回国了。但栾书不甘心就此收兵,前去攻打与楚国结盟的蔡国。小小的蔡国急忙派人向楚国求救。

  楚国本来不想同晋国交战,但盟国来求援,只得应允,于是派公子申和公子成带领各自的部队去救蔡国,在桑隧一带防守。

  晋军大将赵同和赵括向主帅栾书请战,栾书刚同意他们的请求,部下知庄子、范文子和韩献子阻止说:“不能这么做。我们是来救郑国的、楚军见我们来了就撤退了、我们现在来打蔡国,是转嫁于人。这样会触怒楚军,一定难以对付,我们去打,如果取胜,只不过是打败了楚国两个县的军队,没有什么光荣可言。如果失败了,就耻辱到了极点,还不如收兵回国为好。”

  栾书觉得这三人的意见有道理,准备班师回朝。军中有很多人想与楚军打仗,见栾书准备撤兵,便不以为然地说:“圣人与大多数人有同样的想法,事情就能成功。您为什么不照多数人的想法办事呢?您身为大帅,有十一个人辅佐您,其中只有三人不主张打,想打的人占多数。”

  栾书回答说:“正确的意见才能代表大多数。知庄子他们三人是晋国的贤人,他们的意见不错,我采纳他们的意见有什么不好呢?”

  就这样,栾书率领大军回国了。

  两年后,栾书再次带兵攻伐了蔡国,然后想去攻打楚国。知庄子、范文子和韩献子等人分析了当时的形势,建议栾书暂时不要打楚国,先进攻较弱小的沈国。栾书接受了建议,向沈国进攻,取得了胜利。

  栾书善于听从部下的正确意见,受到了当时人的称赞:“栾书听从好的、正确的意见,就像流水向下流一样,迅速而又自然。”

  【新说】

  乐于听取正确的意见或善意的劝告,对领导人来说,是应当具备的一种基本素养。正确的意见,善意的劝告,往往能减少决策中的失误,纠正行动中的偏差。

  只可惜,历来像栾书这样的人太少。大多数手中有权的人,不是难以听进别人的意见,就是被小人谗言所包围,被拍马屁拍得云里雾里,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这正是权力异化人的表现之一。

  的意见和善意的劝告,听起来经常不那么顺耳。它们或者与当事者的意愿冲突,或者吾辞尖锐,故有“忠言逆耳”一说。但它们的另一面却是“利于行”。也就是说,“难听”外表下的实质,是有利于事情的成功,至少对人有警醒作用。

  真正的大将风度,不但要善于笑纳各种意见,而且要善于分析,认准道理,并身体力行。这时,宽容精神尤为重要。与其说它是一种涵养,倒不如说是一种境界,要成大事业者才能企及。

  进一步说,不但要善于听从正确意见和善意劝告,也要善于听从错误的意见和恶意的反对,因为它们有助于我们重新确认自己在群体中的座标,衡量我们的所作所为,校正我们的方向。

  所以,从善如流能为我们提供重要的参照系。

  【典源】

  从善如流:语出《左传·成公八年》:“楚师之还也,晋侵沈,获沈子揖,初从知、范、韩也。君子曰:‘从善如流,宜哉!’”

  栾书纳言尝胜果:事见《左传·成公八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