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敲侧击,淳于髡谏齐威王








  【原典】

  淳于髡是齐威王时候的人。他虽然身材矮小,其貌不扬,但却幽默风趣,能言善辩,常常在笑谈之间讽谏齐威王。

  齐威王即位后,沉湎于酒色之中,好几年不理国事,左右大臣都不敢劝谏。淳于髡去见威王,说有一个谜语要他猜。威王最喜欢猜谜语了,便催淳于髡快说。淳于髡于是说,“有只大鸟,停在王宫的庭院里已经三年了,既不飞也不叫。请大王猜猜这只鸟是怎么一回事?”

  威王回答说:

  “这只鸟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从这以后,威王开始内治国政,外收失地,称霸天下。

  齐威王八年,楚国发兵攻打齐国。威王派淳于髡出使赵国求救,叫他带一百斤金、十驾马车去送给赵王。淳于髡忍不住仰天大笑,连系帽子的带子都笑断了。威王问他是不是嫌带去的礼物太少。淳于髡说:

  “岂敢,岂敢。我只是想到一件好笑的事情罢了。”

  威王一听是好笑的事情,连忙叫淳于髡讲给他听。淳于髡于是说:

  “今天我从东边来时,看见路旁有个种田人在祈祷。他拿着一个猪蹄子、一杯酒祷告上天保佑他五谷丰登,米粮堆积满仓。我见他拿的祭品很少,而所祈求的东西却太多,所以笑起来了。”

  齐威王当然听懂了他的意思,便把去赵国的礼物增加到一千镒金、十对白壁、一百驾马车。

  淳于髡到赵国献上礼物,陈说利害关系.赵王发出精兵十万支援齐国。

  楚王听说后连夜退兵回国了。

  齐威王非常高兴,在宫内设酒宴为淳于髡庆功。

  威王问淳于髡要喝多少酒才会醉,淳于髡回答说喝一斗酒也会醉,喝十斗酒也会醉。威王觉得他真有意思,既然喝一斗就会醉了,怎么还能喝十斗呢?因此要他讲一讲这其中的道理。淳于髡于是便说起了他的酒经:

  “如果大王当面赏酒给我喝,执法官站在一旁,御史官站在背后,我战战兢兢,低头伏地而喝,喝下了一斗就会醉了。如果父母有贵客来我家,我恭谨地陪酒敬客,应酬举杯,喝不到两斗也会醉了。如果有朋自远方来,相见倾吐衷肠,畅叙友谊,那就要喝上个五六斗才会醉了。如果是乡里之间的宴会,有男有女,随便杂坐,三两为伴。猜拳行令,男女握手也不受罚,互相注目也不禁止,自由自在,开怀畅饮。这样,我就是喝到八斗也只会有二三分醉意。如果到了晚上,宴会差不多了,大家撤了桌子促膝而坐,男女都同坐在一个坐席上,靴鞋错杂,杯盘狼籍。等到堂上的蜡烛烧尽了,主人送走客人而单单留下我,解开罗衫衣襟,微微能闻到香汗的气息。这时,我欢乐之极,忘乎所以,要喝到十斗才会醉。所以说,酒喝过头了就会乱来,欢乐过头了就会生悲,世上的事情都是这样的啊!”

  齐威王听了他这一段精采的酒经,沉思了好一会儿,然后说:

  “讲得好啊!”

  于是戒掉了通宵达旦饮酒的坏习惯。

  【新说】

  既不同于郭舍人的指桑骂槐,又不同于触龙的循循善诱,淳于髡采用的是旁敲侧击的手法。

  指桑骂槐激烈,循循善诱委婉,旁敲侧击则是幽默。

  激烈是猛击一掌,是强心针;委婉是细雨滋润,是润滑剂;幽默则妙趣横生,意味深长,是开心果,酸梅汤。

  无论是指桑骂槐、循循善诱,还是旁敲侧击,都是一种说话的艺术,应对的计谋。

  这种艺术或计谋是相对于直言相告而说的,因此,它的发达的确有君主专制的因素在内。因为它使说话人既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又不至于触犯龙颜。

  不过,即便是在高度民主的现代社会里,“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情况依然是很常见的,所以,说话的艺术和应对的计谋依然有着广阔的用武之地。尤其是在市场经济发达的时代,公关部成为各家公司必不可少的重要部门,公关小姐公关先生成为少女少男们热中的职业,公共关系学成为热火的学科,既然如此,这种艺术和计谋是不是也会顺理成章地热起来了呢?

  【典源】

  旁敲侧击:语见《聊斋志异·新郑讼》但明伦评(会校会注会评本):

  “事有难于骤明者,有得其端倪而不能以口舌争者,非旁敲侧击,用借宾定主之法,则真无皂白矣。”

  淳于髡谏齐威王:事见《史记·滑稽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