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循善诱,触龙劝说赵太后








  【原典】

  战国时代,赵孝成王继位的时候还很年幼,母亲赵太后代行国政。不久,秦国加紧了对赵国的进攻。赵国请求齐国出兵援救,齐国要求赵国把赵太后的小儿子长安君送到齐国去做人质,然后才肯派出援兵。赵太后舍不得长安君,大臣们纷纷劝说。赵太后恼怒地说:

  “有谁再来劝我送长安君到齐国去,老娘就要吐他的口水了!”

  老臣左师触龙说他想拜见太后,太后不好不接见,但却怒气冲冲地等着他来,看他要说些什么。

  殊不知触龙并没有提送长安君到齐国去的事,而是来拜问太后的身体。

  他先问了问太后的起居情况,太后告诉他说行动不太方便了,出门全靠坐车。

  然后又问太后的饮食,太后告诉他说主要是喝点稀粥罢了。触龙也说了说自己的情况,不外乎是些老年人常见的毛病。同病相怜,同龄人相通,太后的脸色慢慢好起来,怒气没有了。

  这时,触龙对太后说:

  “我有个孩子名叫舒■,排行最小,不大成材。但我已经老了,心里总还是疼爱他的啊。我想请求太后准许把他补充到侍卫队里去了,让他保卫王宫。我也就算放心了。”

  太后说:

  “好啊!他今年多大啦?”

  触龙说:

  “十五岁了。虽然年纪还不大,但我却想趁自己还没死的时候把他拜托给太后您。”

  太后说:

  “男人家也知道疼爱小儿子吗?”

  触龙回答说:

  “怎么不知道疼爱呢?说不定还超过妇女们呢!”

  太后不禁笑起来了,说:

  “还是妇女们更疼爱她们的儿子吧。”

  触龙终于不失时机而又一点不露痕迹地引出了正题:

  “可老臣觉得太后疼爱女儿燕后超过了疼爱小儿子长安君呢。”

  太后说:

  “您错了,我疼爱她可不如疼爱长安君啊!”

  触龙说:

  “父母疼爱子女,就得替他们作长远打算。当初燕后出嫁燕国时,您老人家非常舍不得,哭个不停,悲伤她嫁得太远了,她走后您也很思念她吧?

  可每逢祭祀的时候,您却为她祈祷说:“千万别让她回来啊!”这是因为您替她打算,希望她的子子孙孙永远继承王位,所以虽然想念她还是不希望她回来。”

  太后说:

  “是啊。”

  触龙说:

  “可您对长安君就不是这样的了。您想想看,无论是赵国还是其它诸侯国,过去那些子孙后代被封为侯的,他们的继承人还有多少在位的呢?”

  太后想了想说:

  “很少了。”

  触龙说:

  “这说明他们中间有的是自身遭到了祸患,有的是子孙遭到了祸患。难道诸侯们的子孙就一定不好,一定不能继承王位吗?不是。只是因为他们地位虽高,养尊处优,自己却没有什么作为,没有建功立业。现在长安君正是这样啊。您老人家给了他一切,却舍不得让他去为国出力,建功立业。一旦太后作古,长安君靠什么在赵国自立呢?所以老臣觉得太后为长安君打算得不够长远,不如对燕后那样疼爱啊!”

  太后终于想通了,说:

  “好吧,就请您安排吧!”

  于是赵国为长安君准备了一百辆车,送他到齐国去作人质,齐国也就出兵援赵了。

  【新说】

  触龙可真算得上是一位思想教育工作的大师啊!

  杜诗《春夜喜雨》: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这正可借作触龙言说特色的写照:妙就妙在“知时节”而又“潜入”“细无声”。

  正如《古文观止》编者所评论,触龙说赵太后是“句句闲语,步步闲情,又妙在从妇人情性体贴出来”。

  他先从闲谈家常入手,用亲切而富于人情味的语言去打动赵太后的心弦,解除了她的防御武装,创造出一种融洽友好的气氛。接着抛出自己儿子的问题,说到父母对子女的疼爱,使太后不知不知觉地落入彀中。然后借着燕后作反衬,不露痕迹地引出长安君来,若有若无,似说非说,最后才苦口婆心,全面陈辞。待太后发觉他的意图时,早已被浸润透彻,心悦诚服了。

  这就是循循善诱的上乘功夫。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它当然也是一种计谋,一种夺人心志,征服灵魂的计谋,只不过穿上了一件真诚关心的外衣罢了。当然,我们宁可不把它当成一件外衣,不把它看作一种赤裸裸的计谋,而让它保留更多真诚和关心的人情味!

  【典源】

  循循善诱:语出《论语·子罕》:“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

  触龙劝说赵太后:事见《战国策·赵策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