貫雲石元麯集







  小 令

  [正宮]塞鴻秋 代人作
  戰西風幾點賓鴻至,感起我南朝千古傷心事。展花箋欲寫幾句知心事,空教我停霜毫半晌無才思。往常得興時,一掃無瑕疵,今日個病厭厭剛寫下兩個相思字。
  起初兒相見十分砒タ,心肝兒般敬重將他占。數年間來往何曾厭?這些時陡恁的恩情儉。推道是板障柳青嚴,統鏝姨夫欠,只被俏蘇卿抛閃煞窮雙漸。

  [正宮]小梁州
  朱顔綠鬢少年郎,都變做白髮蒼蒼。盡教他花柳自芬芳,無心賞,不趁燕鶯忙。

  [么]
  東家醉了東家唱,西家再醉何妨?醉的強,醒的強,百年渾是醉,三萬六千場。桃花如面柳如腰,他生的且自妖嬈。醉闌乘興會今宵,低低道,無語眼兒瞧。

  [么]
  揣著個羞臉兒娘行告,百般的撒吞妝夭。氣的我心下焦,空憋忄,莫不姻緣簿上,前世暗勾消。相偎相抱正情濃,爭忍西東?相逢爭似不相逢!愁添重,我則怕畫樓空。

  [么]
  垂楊渡口人相送,拜深深暗祝東風:“他去的高挂起帆,則願休吹動。”剛留一宿,天意肯相容?春春風花草滿園香,馬系在垂楊。桃紅柳綠映池塘,堪遊賞,沙暖睡鴛鴦。

  [么]
  宜晴宜雨宜陰,比西施淡抹濃妝。玉女彈,佳人唱,湖山堂上,直吃醉何妨?夏畫般撐入柳陰涼,一派笙簧。采蓮人和采蓮腔,聲嘹亮,驚起宿鴛鴦。

  [么]
  佳人才子遊船上,醉醺醺笑飲瓊漿。歸棹晚,湖光蕩,一鈎新月,十裏芰荷香。秋芙蓉映水菊花黃,滿目秋光。枯荷葉底鷺鷥藏,金風蕩,飄動桂枝香。

  [么]
  雷峰塔畔登高望,見錢塘一派長江。湖水清,江潮漾,天邊斜月,新雁兩三行。冬彤去密布鎖高峰,凜冽寒風。銀河片片灑長空,梅梢凍,雪壓路難通。

  [么]
  六橋頃刻如銀洞,粉妝成九裏寒松。酒滿斟,笙歌送,玉船銀棹,人在水晶宮。巴到黃昏禱告天,焚起香煙。自從他去淚漣漣,關山還,抛閃的奴家孤枕獨眠。

  [么]
  盼才郎早早成姻眷,知他是甚日何年?何年見可憐?可憐見俺成姻眷,天地下團圓,帶累的俺團圓。

  [正宮]醉太平 失題
  長街上告人,破窯裏安身,捱的是一年春盡一年春,誰承望眷姻?紅鸞來照孤辰運,白身合有姻緣分,繡球落處便成親,因此上忍著疼撞門。

  [南呂]金字經
  曉來春勻透,西園第一枝,香暖朱簾酒滿卮。思,休歌腸斷詞。關心事,夜闌入靜時。
  金芽薰曉日,碧風度小溪,香暖金爐酒滿杯。奇,夜來香透幃。人初睡,玉堂春夢回。
  峨眉能自惜,別離淚似傾,休唱陽關第四聲。情,夜深愁寐醒。人孤另,蕭蕭月二更。
  淚濺描金袖,不知心爲誰?芳草萋萋人未歸。期,一春魚雁稀。人憔悴,愁堆入字眉。
  紫簫聲初散,玉爐香正濃,涼月溶溶小院中。從,別來衾枕空。遊仙夢,一簾梅雪風。
  輕寒堆翠被,東風暖玉纖,香冷金猊月轉簾。添,蛾眉新淡尖。香收焰,倚窗愁未タ。
  楚台雲歸去,待都來三二朝,閑煞東風碧玉簫。簫,寶釵金鳳翹。風流貌,把人來憔悴了。

  [中呂]小上樓 贈伶婦
  覰著你十分豔姿,千成心事。若不就著青春,擇個良姻,更待何時?等個忄空伺,尋個掙四,成就了這翰林學士。

  [中呂]紅繡鞋
  東村醉西村依舊,今日醒來日扶頭,直吃得海枯石爛恁時休!將屠龍劍,釣鼇鈎,遇知音都去做酒。返舊約十年心事,動新愁半夜相思,常記得小窗人靜夜深時。正西風閑時水,秋興淺不禁詩,凋零了紅葉兒。雪香蘭高侵雲鬢,玉靈芝斜捧烏雲,輪靨裏包藏著些粉霜痕。耳垂兒冰雪捏,小孔兒裏都是玉酥湮,只被這業環兒把他拖逗損。挨著靠著雲窗同坐,偎著抱著月枕雙歌,聽著數著愁著怕著早四更過。四更過情未足,情未足夜如梭,天哪,更閏一更兒妨什麽!

  [中呂]陽春曲 金蓮
  金蓮早自些娘大,著意收拾越逞過。如今相識眼皮兒薄,休顯豁,越遮護著越情多。

  [中呂]醉高歌過紅繡鞋
  看別人鞍馬上胡顔,歎自己如塵世汙眼。英雄誰識男兒漢,豈肯向人行訴難?陽氣盛冰消北岸,暮雲遮日落西山,四時天氣尚輪還。秦甘羅疾發祿,姜呂望晚登壇,遲和疾時運裏趲。

  [中呂]醉高歌過喜春來 題情
  自然體態溫柔,可意龐兒奈羞。看時節偷眼將人溜,送與人些風流證候。
  蜂媒蝶使空迤逗,燕子鶯兒不自由。恰便似一枝紅杏出牆頭,不能夠折入手,空教人風雨替花羞。

  [越調]憑闌人 題情
  花債縈牽酒病魔,誰唱相思腸斷歌?舊愁沒奈何,更添新恨多。昨日歡娛今日別,滿腹離愁何處說?一聲長歎嗟,憑闌人去也。冷落桃花扇影歌,羞對青銅掃翠蛾。風流情減多,未知是若何?情淚新痕壓舊痕,心事相關誰共論?黃昏深閉門,被兒獨自溫。懶對菱花不欲拈,愁理晨妝不甚タ。玉纖春筍尖,倦將脂粉添。紅葉傳情著意拈,書遍相思苦未タ。訴愁斑管尖,旋將心事添。夢裏相逢情倍加,夢斷香閨愁恨多。夢他憔悴他,爭如休夢他。

  [雙調]蟾宮曲
  竹風過雨新香,錦瑟朱弦,亂錯宮商。樵管驚秋,漁歌唱晚,淡月疏篁。準備了今宵樂章,怎行雲不住高唐?目外秋江,意外風光,環佩空歸,分付下淒涼。
  相逢忘卻餘咱,夢隔行雲,盡好詩誇。江上人歸,宮中粉淡,明月無涯。從別卻西湖酒家,遇逋翁便屬仙葩。襪重霜華,春色交加,夜半相思,香透窗紗。
  問胸中誰有西湖?算詩酒東坡,清淡林逋。月枕冰痕,露凝荷淚,夢斷雲裾。桂子冷香仍月古,是嫦娥厭倦妝梳。春景扶疏,秋色模糊,若比西施,西子何如?
  淩波晚步晴煙,太華雲高,天外無天。翠羽搖風,寒珠泣露,總解留連。明月冷亭亭玉蓮,蕩輕香散滿湖船。人已如仙,花正堪憐,酒滿金樽,詩滿鸞箋。
  送春
  問東君何處天涯?落日啼鵑,流水桃花。淡淡遙山,萋萋芳草,隱隱殘霞。隨柳絮吹歸那答?趁遊絲惹在誰家?倦理琵琶,人倚秋千,月照窗紗。
  贈曹繡蓮
  薰吹吹醒橫塘,一派波光,掩映紅妝。嬌態盈盈,香風冉冉,翠蓋昂昂。一任遊人競賞,盡教鷗鷺埋藏。世態炎涼,只恐秋涼,冷落空房。

  [雙調]清江引
  棄微名去來心快哉,一笑白雲外。知音三五人,痛飲何妨礙?醉袍袖舞嫌天地窄。
  競功名有如車下坡,驚險誰參破?昨日玉堂臣,今日遭殘禍,爭如我避風波走在安樂窩。
  避風波走入安樂窩,就裏乾坤大。醒了醉還醒,臥了重還臥,似這般得清閒的誰似我?

  詠梅
  南枝夜來先破蕊,泄漏春消息。偏宜雪月交,不惹蜂蝶戲,有時節暗香來夢裏。
  冰姿迥然天賦奇,獨佔陽和地。未曾著子時,先釀調羹味,休教畫樓三弄笛。
  芳心對人嬌欲說,不忍輕輕折。溪橋淡淡煙,茅舍澄澄月,包藏幾多春意也。
  玉肌素潔香自生,休說精神瑩!風來小院時,月華人初靜,橫窗好看清瘦影。

  惜別
  玉人泣別聲漸杳,無語傷懷抱。寂寞武陵源,細雨連芳草,都被他帶將春去了。

  知足
  畫堂不如安樂窩,盡了吾儕坐。閑來偃仰歌,醉後彎全臥,盡教利名人笑我榮枯自天休覬圖,且進懷中物。莫言李白仙,休說劉伶墓,酒不到他墳上土。
  燒香掃地門半掩,幾冊閒書卷。識破幻泡身,絕卻功名念,高竿上再不看人弄險。
  野花滿園春晝永,客來相陪奉。草堂書千卷,月下琴三弄,子落得這些兒閑受用。

  惜別
  窗間月娥風韻煞,良夜千金價。一掬可憐情,幾句臨明話,小書生這歇兒難立馬。
  玉人泣別聲漸啞,久立涼生襪。無處托春心,背立秋千下,被梨花月兒迤逗煞。
  湘雲楚雨歸路杳,總是傷懷抱。江聲攪暮濤,樹影留殘照,蘭舟把愁都載了。
  若還與他相見時,道個真傳示。不是不修書,不是無才思,繞清江賣不得天樣紙。
  閑來唱會〔清江引〕,解放愁和悶。富貴在於天,生死由乎命,且開懷與知音談笑飲。
  且天懷與知音談笑飲,一曲瑤琴弄。彈出許多聲,不與時人共,倚幃屏靜中心自省。
  倚幃屏靜中心自省,萬事皆前定。窮通各有時,聚散非驕吝,立忠誠步步前程穩。
  立忠誠步步前程穩,勉勵勤和慎。勸君且耐心,緩緩相隨順,好消息到頭端的准。
  立春
  限金木水火土五字冠於每句之首,句各用春字 金釵影搖春燕斜,木杪生春葉。水塘春始波,火候春初熱,土牛兒載將春到也。

  [雙調]壽陽曲
  擔春盛,問酒家,綠楊陰似開圖畫。下秋千玉容強似花,汗溶溶透入羅帕。
  松杉翠,茉莉香,步回廊老仙策杖。月明中晚風寶殿涼,玉池深藕花千丈。
  魚吹浪,雁落沙,倚吳山翠屏高挂。看江潮鼓聲千萬家,卷朱簾玉人如畫。
  新詩句,濁酒壺,野人閑不知春去。家童柳邊閑釣魚,趁殘紅滿江鷗鷺。
  新秋至,人乍別,順長江水流殘月。悠悠畫船東去也,這思量起頭兒一夜。


  [雙調]水仙子 田家
  綠陰茅屋兩三間,院後溪流門外山,山桃野杏開無限。怕春光虛過眼,得浮生半日清閒。邀鄰翁爲伴,使家僮過盞,直吃的老瓦盆幹。
  滿林紅葉亂翩翩,醉盡秋霜錦樹殘,蒼苔靜拂題詩看。酒微溫石鼎寒,瓦杯深洗盡愁煩。衣寬解,事不關,直吃的老瓦盆幹。
  田翁無夢到長安,婢織奴耕盡我閑,蠶收稻熟今秋辦。可無饑不受寒,樂豐年暢飲開顔。喚稚子ド新釀,靠篷窗對客彈,直吃的老瓦盆幹。
  布袍草履耐風寒,茅舍疏齋三兩間,榮華富貴皆虛幻。覰功名如等閒,任逍遙綠水青山。尋幾個知心伴,釀村醪飲數碗,直吃的老瓦盆幹。


  [雙調]殿前歡
  暢幽哉,春風無處不樓臺。一時懷抱俱無奈,總對天開。就淵明歸去來,怕鶴怨山禽怪,問甚功名在?酸齋是我,我是酸齋。
  楚懷王,忠臣跳入汨羅江。《離騷》讀罷空惆悵,日月同光。傷心來笑一場,笑你個三閭強,爲甚不身心放?滄浪汙你,你汙滄浪。
  覺來評,求名求利不多爭。西風吹起山林興,便了餘生。白雲邊創草亭,便留下尋芳徑,消日月存天性。功名戲我,我戲功名。
  怕西風,晚來吹上廣寒宮。玉台不放香奩夢,正要情濃。此時心造物同,聽甚《霓裳》弄,酒後黃鶴送。山翁醉我,我醉山翁。
  怕相逢,怕相逢歌罷酒樽空。醉歸來縱有陽臺夢,雲雨元蹤。樓心月扇底風,情緣重,恨不似釵頭鳳。東陽瘦損,羞對青銅。
  怕秋來,怕秋來秋緒感秋懷。掃空階落葉西風外,獨立蒼苔。看黃花謾自開,人安在?還不徹相思債。朝雲暮雨,都變了夢裏陽臺。
  隔簾聽,幾番風送賣花聲。夜來微雨天階淨,小院閑庭。輕寒翠袖生,穿芳徑,十二闌幹憑。杏花疏影,楊柳新晴。
  數歸期,綠苔牆劃損短金篦。裙刀兒刻得闌幹碎,都爲別離。西樓上雁過稀,無消息,空滴盡相思淚。山長水遠,何日回歸?
  夜啼烏,柳枝和月翠扶疏。繡鞋香染莓苔路,搔首踟躕。燈殘瘦影孤,花落流度度,春去佳期誤。離鸞有恨,過雁無書。
  和阿裏西瑛懶雲窩
  懶雲窩,陽臺誰與送巫娥?蟾光一任來穿破,遁迹由他。蔽一天星斗多,分半榻蒲團坐,盡萬里鵬程挫。向煙霞笑傲,任世事蹉跎。
  套 數

  [仙呂]點絳唇 閨愁
  花落黃昏,暮雲將盡,專盼青鸞信。寶獸香焚,又到愁時分。

  [混江龍]
  相思慰悶,繡屏斜倚正銷魂。帶圍寬盡,消減精神。翠被任薰終不暖,玉杯慵舉幾番溫,鸞釵半鶉蟬鬢,長籲短歎,頻啼痕。

  [寄生草]
  瓊簪折,寶鑒分。今春又惹前春恨,淚珠兒滴盡愁難盡,瘦龐兒不似當時俊。思量幾度甚時休,相思滿腹何年盡?

  [金盞兒]
  風逼透繡羅衾,風刮散楚台雲。簷間鐵馬風敲韻,風搖閑階翠竹不堪聞。風篩簾影動,風傳漏聲頻。風熏花氣爽,風弄月華昏。

  [後庭花]
  獸爐中香倦焚,銀臺上燈漸昏。羅幃裏和衣睡,紗窗外曙色分。想情人,起來時分,蹀金蓮搓玉筍。

  [賺煞]
  捱的到天明,卻有誰亻秋問?咋夜和衣睡把羅裙皺損。一面殘妝空淚痕,日高也深院無人。掩重門,煩惱向誰論?獨對菱花整亂雲。恰待向瘦龐兒上傅粉,欲梳妝卻心困,氣長籲呵的鏡兒昏。

  [南呂]一枝花 離悶
  柳垂翡翠條,花落胭脂瓣。綠窗絨縷淡,粉臉淚珠彈,灑竹成斑。寶釧松冰腕,蛾眉淡遠山。常言道好事多慳,陡恁的千難萬難。

  [梁州]
  蔔龜卦銅腥玉筍,盼鴻書目斷雲山。別離情緒誰曾慣!這些時銀箏懶按,錦瑟慵彈,玉簫倦品,寶鑒羞觀。病懨懨瘦損容顔,悶昏昏多少愁煩。
  花鈿墜懶貼香腮,衫袖濕鎮淹淚眼,玉簪斜倦整雲鬟。近間,坐間。用工夫修下封鴛鴦緘,無處倩魚雁。有萬種淒涼不可堪,何日回還?

  [罵玉郎]
  楊花滿院東風散,恰才這微雨過燕鶯閑,羅幃寂寞空長歎。春色昏,情意懶,芳心憚。

  [感皇恩]
  呀!則我這春意闌珊,鶯老花殘。一簾風,三月雨,五更寒。閃的我鸞孤鳳單,枕剩衾寒。梨花院,采茶歌,憑闌幹。

  [采茶歌]
  望長安,盼雕鞍,夕陽花草樹遮山。疊翠堆嵐凝望眼,則我這薄情何處走雲山?

  [尾聲]
  半簾紅日愁天晚,一盞孤燈照夜闌,全不似當時舊風範。繡床又倦攀,梳妝又意懶,瘦怯怯裙腰兒旋旋的趲。

  [中呂]粉蝶兒北
  描不上小扇輕羅,你便是真蓬萊賽他不過,雖然是比不的百二山河。一壁廂嵌平堤,連綠野,端的有亭台百座。暗想東城、逋仙詩有誰酬和?

  [好事近·南]
  謾說鳳凰坡,怎比繁華江左?無窮千古,真個是勝迹極多。煙籠霧鎖,繞六橋翠障如螺座。青靄靄山抹柔藍,碧澄澄水泛金波。

  [石榴花·北]
  我則見采蓮人和采蓮歌,端的是勝景勝其他。則他那遠峰倒影蘸清波,晴嵐翠鎖,怪石嵯峨。我則見沙鷗數點湖光破,尹尹啞啞櫓聲吹過。我則見這女嬌羞倚定著雕欄坐,恰便似寶鑒對嫦娥。

  [料峭東風·南]
  緣何,樂事賞心多?詩朋酒侶吟哦,花濃酒豔,破除萬事無過。嬉遊玩賞,對清風明月安然坐。任春夏秋月冬天,適興四時皆可。

  [鬥鵪鶉·北]
  鬧穰穰的急管繁弦,齊臻臻的蘭舟畫舸,嬌滴滴粉黛相連,顫巍巍翠雲翠雲萬朵。端的是洗古磨今錦繡窩,你不信試覰波。綠依依楊柳千株,紅馥馥芙渠萬朵。

  [撲燈蛾·南]
  清風送蕙香,月穿岫雲破。清湛湛水光浮嵐碧,響曉鍾敲破。烏噎噎猿啼在古嶺,見對對鴛鴦戲清波。迢迢似漁舟釣艇,碧澄澄滿船雨笠共煙蓑。

  [上小樓·北]
  密匝匝那一坨,疏刺刺這幾窩。我這裏對著晴嵐,倚著青山,湛著清波。微雨初收,微煙初散,微風初過,卻正是再休題淡妝濃抹。

  [撲燈蛾·南]
  疊疊層樓畫閣,簇簇奇花異果。遠遠的綠莎茵,茸茸的芳草坡,圪蹬的馬蹄踏破。隱隱似長橋跨波,細嫋嫋綠綠金波。迢迢似漁舟釣艇,碧澄澄滿船雨笠共煙蓑。

  [尾聲]
  陰晴晝永皆行樂,古往今來題詠多,雪月風花事事可。

  [大石調]好觀音 怨恨
  先自相逢同歡偶,無妨礙燕侶鶯儔。並坐同肩共攜手,恩情厚,夫婦般相看的好。

  [么]
  打聽的新來迷歌酒,風聞的別染著個嬌羞。棄舊憐新自來有,鐵心腸全不想些兒舊。

  [尾]
  薄幸虧人難禁受,想著那樽席上撚色風流,不良殺教人下不得咒。

  [越調]鬥鵪鶉 憶別
  良友曾題,佳人所爲。嫋嫋婷婷,姿姿媚媚。體態溫柔,心腸老實。件件習,事事知。妙舞偏宜,清歌更美。

  [紫花兒]
  一頭相見,兩意相投,百步相隨。去秋同會,重午別離。傷悲,和淚和愁飲酒杯。後約何期,舉目長亭,執行臨岐。

  [金蕉葉]
  一曲陽關未已,兩字功名去急。四海離愁去國,半霎兒難忘恩德。

  [調笑令]
  柳七,《樂章集》,把臂雙歌真先味。幽歡美愛成佳配,效連理鶼鶼比翼。雲窗共寢聞子規,似繁華曉夢驚回。

  [禿廝兒]
  出郡城愁臨浙水,寓錢塘悶度朝夕,匆匆一鞭行色催。灑梨花,雨霏霏,寒食。

  [聖藥王]
  風物熙,麗日遲,連天芳草正萋萋。客萬里,人九嶷,遙岑十二遠煙迷,生隔斷武陵溪。
  [尾]
  玉人別後空相憶,古猶今之視昔。暮雨楚台雲,桃花洞天水。佳偶國色天香,冰肌玉骨。燕語鶯吟,鸞歌鳳舞,夜月春風,朝雲暮雨。美眷愛,俏伴侶。葉落歸秋,花生滿路。
  [金蕉葉]
  見他眉來眼去,俺早心滿願足。他道是抛磚引玉,俺卻道因禍致福。
  [天淨沙]
  雖然似水如魚,甚世曾少實多虛,更有閑言剩語。若將他辜負,待古裏不信神佛。
  [小桃紅]
  志誠惠性壓其餘,無半米兒虧人處。覓便尋芳廝照覰。要歡娛,看時相見偷圓聚。知心可腹,牽腸割肚,不枉了用工夫。

  [尾]
  錦紋封寄情緣簿,羅帕留香信物。常想著相見時話兒甜,早忘了星前月下苦。

  [雙調]新水令 皇都元日
  郁蔥佳氣藹寰區,慶豐年太平時序。民有感,國無虞。瞻仰皇都,聖天子有百靈助。

  [攪箏琶]
  江山富,天下總欣伏。忠孝寬仁,雄文壯武。功業振乾坤,軍盡歡娛,民亦安居。軍民都托賴著我天子福,同樂蓬壺。

  [殿前歡]
  賽唐虞,大元至大古今無。架海梁對著檠天柱,玉帶金符。慶風雲會龍虎,萬戶侯千鍾錄,播四海光千古。三陽交泰,五穀時熟。

  [鴛鴦煞]
  梅花枝上春光露,椒盤杯裏香風度。帳設鮫綃,簾卷蝦須。唱道天賜長生,人皆贊祝。道德巍巍,衆臣等蒙恩露。拜舞嵩呼,萬萬歲當今聖明主。

  [雙調]醉春風
  羞畫遠山眉,不タ宮樣妝,平白地招攬這場愁。枉了那舊日恩情,舊時風韻,直恁麽改模奪樣。

  [間金四塊玉]
  冤家早是沒膽量,遭逢著很毒爹娘。赤緊地家私十分怏,生紐做水遠山長。

  [減字木蘭花]
  早是愁懷百倍傷,那更值秋光,逐朝倚定門兒望。怯昏黃,怕的是塞角韻悠揚。

  [高過金盞兒[
  入蘭堂,斷人腸,塞鴻相和蛩吟響。燒殘沈麝,滅了銀。卻欲待剛睡些,隔紗窗涼月兒轉回廊。

  [賣花聲煞]
  簌朱簾猛然離了繡幌,攜手相將入洞房。欲訴相思曉雞唱,好夢驚回淚萬行,都滴在枕頭兒上。

  [南呂]一枝花 麗情
  銀杏葉凋零鴨腳黃,玉樹花冷淡雞冠紫。紅豆蔻啄殘鸚鵡粒,碧梧桐棲老鳳凰枝。對景嗟咨,楚江風霜剪鴛鴦翅,渭城柳煙籠翡翠絲。綴黃金菊露,碎綠錦荷花瑟瑟。

  [梁州]
  歎落落情懷不已,恨匆匆歲月何之。擁並也似一片閑愁,攛掇出傷心故事。往常時花箋寫恨,紅葉題詩,都做了風中飛絮,水上浮萍。痛煞煞玉連環掂的瑕疵,磣可可錦回文揉的參差。瘦廉纖對妝奩金粉慵施,愁荏苒繡房中拈針慵使,病懨漸錦箏ㄐ雁柱慵支。念茲,對此。匆匆歲月三之二,恰初三,早初四。嚦嚦風前孤雁兒,感起我一弄兒嗟咨。

  [黃鍾尾聲]
  雁兒,你寫西風曲似蒼頡字,對南浦愁如宋玉詞。恰春歸,早秋至,多寒溫,少傳示。惱人腸,聒人耳,碎人心,墮人志。雁兒,直被你攛掇出無限相思,偏怎生不寄俺有情分故人書半紙。


  貫雲石小傳

  貫雲石(西元一二八六年至西元一三二四年),維吾爾族。原名小雲石海涯,因父名貫只哥,遂以貫爲氏。字浮岑,號酸齋,先後還用過成齋、疏仙、蘆花道人、石屏等別號。祖籍西域北庭(今新疆吉木薩爾縣)。其祖父阿里海涯爲平宋取湖廣的功臣,在雲石降生的那年加光祿大夫,任湖廣行省右丞相,死後追贈長沙王,改贈江陵王。其父亦先後任湖廣、江西、江浙、河南等行省平章政事。


  其少年時代受到維吾爾騎射生活的良好訓練,“年十二三,膂力絕人。使健兒驅三惡馬疾馳,持槊立而待,馬至騰上之,越二而跨三,運槊生風,觀者辟易。或挽強射生,逐猛獸,上下峻阪如飛,諸將鹹服其嬌捷。捎長,折節讀書,目五行下。吐辭爲文,不蹈襲故常,其旨皆出人意表。”(《元史·小雲石海涯傳》)成年後,承祖父之蔭,任宣武將軍兩淮萬戶府達魯花赤,出鎮湖廣行省的永州(今湖南零陵縣)。禦軍嚴猛,行伍肅然。由於平素不願做官,便解所綰黃金虎符,讓弟忽都海涯佩之。後北上就學于姚燧門下。不久選爲英宗潛邸說書秀才。皇慶二年(西元一三一三年)特旨拜爲翰林侍讀學士、中奉大夫、知制誥、同修國史。同年議行科舉,與翰林學士承旨程文海、翰林侍講學士元明善定條格,贊助居多。這期間上疏條六事,凡萬餘言,雖切中時弊,受到仁宗的嘉歎,卻未被採納。延元年(西元一三一四年),稱疾辭還江南,結束了官場生涯。這之後,他飽覽祖國的壯麗河山,時而南遊定海(今屬浙江省),登普陀山觀賞日出;時而西遊當塗(今屬安徽省),瞻仰偉大詩人李白的遺迹;在去南昌探視任江西平章政事的父親時,遊覽了廬山的勝景;梁山水泊、揚州明月樓、嶽陽樓等處都留有他的足迹,他還曾遠足四川西部。遠遊歸來,定居於錢塘(今浙江杭州市)南門外的海鮮巷。泰定元年(西元一三二四年)夏曆五月初八日去世,追封京兆郡公。

  酸齋用散曲歌唱男女戀情,描寫婦女的閨怨;慨歎仕途的險惡,表現隱逸生活的美好;歌頌祖國河山的壯麗秀美,表現對祖國一花一草的熱愛,風格豪放清麗,使他被稱爲元代第一流散曲大家。元·楊維楨《東維子集》卷十一論散曲,多次把他評爲一代大家:“楊、盧、滕、李、馮、貫、馬、白,皆一代詞伯。”(《沈氏今樂府序》)“我朝樂府,詞益筒,調益嚴,而韻益流媚不陋。自疏齋、酸齋以後,小山局于方,黑劉縱於圓。”(《濃生樂府序》)認爲張可久、劉廷信散曲有不足,如盧摯、貫雲石方是大家。元·姚桐壽《樂郊私語》載:“雲石翩翩公子,無論所制樂府、散套,駿逸爲當行之冠,即歌聲高引,上徹雲漢。”明·朱權《太和正音譜》評其詞“如天馬脫羈”。明後七子的領袖王世貞《曲藻序》載:“諸君如貫酸齋、馬東籬、王實甫、關漢卿、張可久、喬夢符、鄭德輝、宮大用、白仁甫輩,咸富才情,兼善聲律,以故遂擅一代之長。所謂‘采詞元曲’,殆不虛也。”把貫雲石當作元曲的首位代表作家來推崇。

  貫雲石在詩、文、詞、書法上都能自稱一家。元·程文海在《跋酸齋詩文》中說:“酸齋:五七言詩、長短句,情景淪至。”元·歐陽玄在《貫公神道碑》中記載:“北從承旨姚文公學。公見其古文峭厲有法,歌行古樂府慷慨激烈,大奇其才。”稱疾辭歸江南後,“爲學日博,爲文日邃,詩亦沖談簡遠。書法稍取法古人,而變化自成一家。”此外,其《孝經直解》不僅別具一格,而且在當時少數民族中是一部有影響的著作。


  落落校錄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