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花







  [南呂]一枝花·不伏老(選)
  關漢卿

  [尾]我是個蒸不爛、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響璫璫一粒銅豌豆,
  恁子弟每誰教你鑽入他鋤不斷、斫不下、解不開、頓不脫、慢騰騰千層錦套頭?
  我玩的是梁園月,飲的是東京酒,賞的是洛陽花,攀的是章台柳。
  我也會圍棋、會蹴趜、會打圍、會插科、會歌舞、會吹彈、會咽作、會吟詩、會雙陸。
  你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嘴、瘸了我腿、折了我手,天賜與我這幾般兒歹徒症候。
  尚兀自不肯休。則除是閻王親自喚,神鬼自來勾,三魂歸地府,七魂喪冥幽。
  天哪,那其間才不向煙花路兒上走。


  [南呂]一枝花·杭州景
  關漢卿

  普天下錦繡鄉,環海內風流地。
  大元朝新附國,亡宋家舊華夷。
  水秀山奇,一到處堪遊戲,這答兒忒富貴。
  滿城中繡幕風簾,一哄地人煙湊集。

  [梁州第七]百十裏街衢整齊,萬餘家樓閣參差,並無半答兒閑田地。
  松軒竹徑,藥圃花蹊,茶園稻陌,竹塢梅溪。
  一陀兒一句詩題,一步兒一扇屏幃。
  西鹽場便似一帶瓊瑤,吳山色千疊翡翠。兀良,望錢塘江萬項玻璃。
  更有清溪綠水,畫船兒來往閑遊戲。
  浙江亭緊相對,相對著險嶺高峰長怪石,堪羨堪題。

  [尾]家家掩映渠流水,樓閣崢嶸出翠微,遙望西湖暮山勢。
  看了這壁,覰了那壁,縱有丹青下不得筆。


  [南呂]一枝花·贈朱簾秀
  關漢卿

  輕裁是萬須,巧織珠千串。
  金鈎光錯落,繡帶舞蹁躚。
  似霧非煙,妝點就深閨院,不許那等閒人取次展。
  搖四壁翡翠濃陰,射萬瓦琉璃色淺。

  [梁州]富貴似侯家紫帳,風流如謝府紅蓮,鎖春愁不放雙飛燕。
  綺窗相近,翠戶相連,雕櫳相映,繡幕相牽。
  拂苔痕滿砌榆錢,惹楊花飛點如綿。
  愁的是抹回廊暮雨蕭蕭,恨的是篩曲檻四風剪剪,愛的是透長門夜月娟娟。
  淩波殿前,碧玲瓏掩映湘妃面,沒福怎能相見。
  十裏揚州風物妍,出落著神仙。

  [尾]恰便似一池秋水通宵展,一片朝雲盡日懸。
  你個守戶的先生肯相戀,煞是可憐,則要你手掌裏奇擎著耐心兒卷。


  關漢卿
  元代雜劇作家。號已齋(一作一齋)。大都(今北京市)人。亦說祁州(在今河北)、解州(在今山西)人。約生於金末或元太宗時,賈仲明《錄鬼簿》吊詞稱他爲“驅梨園領袖,總編修師首,撚雜劇班頭”,可見他在元代劇壇上的地位。

  關漢卿曾寫有(南呂一枝花)贈給女演員珠簾秀,說明他與演員關係密切。據各種文獻資料記載,關漢卿編有雜劇六十七部,現存十八部。個別作品是否出自關漢卿手筆,學術界尚有分歧。其中《竇娥冤》、《救風塵》、《望江亭》、《拜月亭》、《魯齋郎》、《單刀會》、《調風月》等,是他的代表作。

  關漢卿的雜劇內容具有強烈的現實性和彌漫著昂揚的戰鬥精神,關漢卿生活的時代,政治黑暗腐敗,社會動蕩不安,階級矛盾和民族矛盾十分突出,人民群衆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他的劇作深刻地再現了社會現實,充滿著濃郁的時代氣息。既有皇親國戚、豪權勢要葛彪、魯齋郎的兇橫殘暴,“動不動挑人眼,剔人骨,剝人皮”的血淋淋現實,又有童養媳竇娥、婢女燕燕的悲劇遭遇,反映生活面十分廣闊;既有對官場黑暗的無情揭露,又熱情謳歌了人民的反抗鬥爭。慨慷悲歌,樂觀奮爭,構成關漢卿劇作的基調。在關漢卿的筆下,寫得最爲出色的是一些普通婦女形象,竇娥、*女趙盼兒、杜蕊娘、少女王瑞蘭、寡婦譚記兒、婢女燕燕等,各具性格特色。她們大多出身微賤,蒙受封建統治階級的種種淩辱和*。關漢卿描寫了她們的悲慘遭遇,刻畫了她們正直、善良、聰明、機智的性格,同時又讚美了她們強烈的反抗意志,歌頌了她們敢於向黑暗勢力展開搏鬥、至死不屈的英勇行爲,在那個特定的歷史時代,奏出了鼓舞人民鬥爭的主旋律。

  關漢卿是位偉大的戲曲家,後人列爲元曲四大家之首。一九五八年,曾作爲世界文化名人,在中外展開了關漢卿創作七百周年紀念活動。同年六月二十八日晚,國內至少一百種不同的戲劇形式,一千五百個職業劇團,同時上演關漢卿的劇本。他的劇作被譯爲英文、法文、德文、日文等,在世界各地廣泛傳播。

  落落編輯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