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八扇



常宝

 真格的,你怎么说相声了呢!

乙 我喜欢这个。

 你家里过去了不起,你可称宦门之后。

乙 怎么个“宦门之后”?

 你爸爸换过娃娃。

乙 这叫“宦门之后”哇?

 “有破瓶子换娃娃!”

乙 别吆喝啦!家里有做官的,才叫宦门之后呢。

 啧,就您家里还出做官的呢?别逗了!

乙 我让你捧我啦?

 也别说,人家家里底儿厚。

乙 这话对!家底厚!

 就是“帮子”都破啦!

乙 鞋底儿啊!

 根底厚,有钱,就门口外边那辆“包月车”,那就是——

乙 我坐来的。

 他拉来的!

乙 说相声还带拉车?

 不然不够挑费啊!

乙 你再说!

 说真格的,您家可称是家大业大,有的是洋蜡。

乙 净存洋蜡干吗?

 停电的时候好卖啊!

乙 做买卖啊!那是家大业大,有的是骡马。

 对。您家可称是礼乐之家,挂过两次千顷牌,您家那真叫良田千顷,树木成林,米面成仓,煤炭成垛,金银成带,钞票成刀,现钱成堆,骡马成群,鸡鸭成栅,鱼虾成池,锦衣成套,彩缎成箱,簪环成对,珠宝成匣,好物成抬,美食成品,妯娌们成恨,兄弟成仇。

乙 都“成”一块儿啦!弟兄们和美。

 我说说您家的房子吧!你们家要没钱能住那么好的房子吗?

乙 这话对。

 那房子太讲究啦!门口有双刁斗的旗杆,汉白玉的狮子分为左右,金砖琉璃瓦,稳兽的门楼,十三层的高台阶,红油漆的广梁大门,上有无数铜门钉,门前有一副对联,还有一块横匾。

乙 上联写着什么?

 “兄玄德弟翼德德兄德弟”。

乙 下联?

 “师卧龙友子龙龙友龙师”。

乙 横匾?

 “亘古一人”。

乙 这是我们家?

 这是关帝庙。

乙 我说听着不对劲儿呢!

 这回我说您家。关帝庙跟您家一比可差远了!

乙 好!那您说吧!

 你们家是洋式门楼,夏天挂竹帘子,冬天挂棉帘子,穿堂才能入室,屋子里宽敞豁亮,硬木窗户满是五色花玻璃,洋灰墁地,洋瓷砖儿墁墙。冬天有暖气,夏天有电扇,电灯光半明半暗,一年四季总是热气腾腾,楼上比楼下更加清洁卫生。虽然每天宾客盈门,可是男女不能同座,进门后须要脱衣,小作水战,然后身围大毛巾,落座喝茶,海阔天空,在门外也有一副对联,一面横标。

乙 上联?

 “身有贵恙休来洗”。

乙 下联?

 “酒醉年高奖入池”。

乙 横标?

 “天香浴池”。

乙 澡堂子?我家又改澡堂子啦!

 晚上还可以改旅馆。

乙 嗐!谁让你说澡堂子,说我们家。

 说您家,您家好说。门口有一棵槐树。

乙 这一说就对啦!

 那真叫古树冲天,浓荫洒地,门庭壮丽,金匾高悬,大有官宦之风。前有高楼大厦,后有小院泥轩,金碧辉煌。千门万户,左龙右凤,横搭二桥,以备来往操练水军,有意征南。

乙 这是我们家?

 这是三国曹操大宴铜雀台。

乙 你提铜雀台干吗?

 提您家,提您家,拿铜雀台这一比,才显出您家阔来。

乙 怎么?

 您家讲究啊,那真是殿宇重重,高接银汉,七步一阁,八步一宫,外有千山万景,内有锦绣华堂,宫内摆设精奇,装饰华丽,真是象牙为床,锦绫为幔,走穗提钩,锦屏花幛,内有美女充庭,一个个霞帔霓裳,云鬟珠翠,貌美无双,娇容绝世。晨起梳妆,粉水如渠,呵气成云,一阵阵香风扑面,翠滴滴娇音入耳。

乙 这是我们家?

 这是秦始皇的阿房宫。

乙 怎么又扯到阿房宫去啦?

 这回一定说您家,您家可称是绝地。

乙 你家可称是荒山!什么叫绝地啊!

 乃是绝妙之地。可真是山不高而青,水不深而秀,花不多而艳,竹不密而屏,室不宽而雅,朋友不多而俊,行同管、鲍,义似关、张,未出茅庐,先定三分天下,真乃武侯发祥之地也。

乙 这是我们家?

 这是诸葛亮住的卧龙岗。

乙 又不是?

 (唱)“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

乙 再不说我们家我可急了!

 我这就要说你们家啦!

乙 那你说卧龙岗子吗?

 卧龙岗风景好不好?

乙 好啊。

 赶不上您家的花园儿。

乙 那您把我们家的花园儿说说。

 好。要提起您家的花园儿,不禁令人神往,那真是依山靠水,自然优美,画栋雕梁,鬼斧神工,园庭宽阔,内外精致,中间有透壁花窗,绫门绣户,分外优雅。树木丛丛,楼阁隐隐,奇花异草,香气扑面,山石林立,处处可观,光滑如洗,细草如毡,藤萝得路,鸟叫虫鸣,小苑微风,沁心怡情,通幽曲径,其乐无穷,绕过假山,见前面高搭秋千一架。

乙 这是我们家?

 这是《聊斋》上的陈明允巧遇西湖主。

乙 又跑《聊斋》上去啦!让你说我们家的花园儿!

 说你们家的花园儿,那可真是天工人巧合于一处,景色宜人,不让苏杭,真乃是山石高耸,钢水长流,上有楼台殿榭,下有水阁凉亭,左是小河流水,右是峰峦叠翠,超乎游廊,玉石为镶,芳草如茵,山虎爬墙,藤萝绕树,青松合抱,鹤鹿往还,玉带桥竹栏护岸,月牙河碧水沉流,一望无边,恰似水晶世界,大有仙府之风。

乙 这是我们家的花园?

 这是《红楼梦》上的大观园……

乙 又拧啦!你可太难啦!再不说我们家你就甭说了。

 你少安勿躁,不要呶呶不休,要夸你家之富,可与石崇相比。

乙 这回错不了!

 您家可称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家里的庭训规则,无比严明,井井有条,条条有款。出有虎将侍卫,入有美妾相陪,内有艳女娇童,外有虞侯谋士,恰似锦上添花,犹如众星捧月,真是堂上一呼,阶下百喏,欢声如潮,鼓声如雷。

乙 这是我们家?

 这是吕蒙正夸官!

乙 走!

 让我上哪儿去?

乙 快走!

 别推!你让我上哪儿去?

乙 上你说的仙府之国。

 怎么又生气啦!

乙 你太可气啦!

 这不是捧您吗?

乙 有你这么捧的吗!

 干吗,又挂不住了?

乙 你别理我!

 我这回提你们家还不行吗?

乙 噢,这回提我们家啦,哈……

 行了吧?

乙 不行!

 不行你乐什么?

乙 这是冷笑!

 我说怎么怪吓人的呢。

乙 你别说了,再说也不是我们家。

 这回要再不提您家,您罚我。

乙 怎么罚?

 我请客。

乙 那行。

 你花钱。

乙 这是罚你啊,这不是罚我吗?

 都一样。

乙 不一样,再不说我们家一定罚你。

 这回谁说你家还不行吗?

乙 说出来可得是我们家,不许再往别处串。

 要提起您家那真是天水相连,山水相依,天山碧水,一脉相承。仙府仙洞,瀑布常流,美不胜收,其乐无穷。这种美妙的景致,舞台上常见,画报上常登。尤其是你们全家每天必然登山暸望,操练武艺,你父亲头戴金盔,双插雉尾,身穿蟒袍,足登战靴,兴致勃勃地观看子孙们各献本领,不由得雄心大振,技痒难熬,当场脱袍摘帽,霎时间铁棒翻飞,逞神威,显智勇,面对高山而舞,笑迎水府而歌,歌舞已毕,子孙后代们热烈鼓掌,连 声称赞,你父亲一高兴还要喊一嗓子——

乙 怎么喊的!

 “众猴儿兵!回山去者!”

乙 花果山水帘洞啊!

(本篇结尾已作修改,传统节目结尾的原文附后)

 这回说您家,您家那地址好,在繁华的市中心,四通八达,交通便利,您家里是电灯电话,电铃电扇,样样齐备。你爸爸好交朋友,所以你们家是朝朝迎宾,日日会客,高朋成群,胜友如云,一位位风采翩翩,腰缠累累,谈心会意,讲今比古,论时说俗,滔滔不断。贵客微发一言,朋友群声赞贺,客人高兴了立刻叫来成桌筵席,色香味形,四者兼备,热气腾腾,动人的目、鼻、口、心,立时就坐,吃个酒足饭饱,哄然而散。哪天您家也得去个几十拨儿朋友,朋友多了就得论拨儿,这屋一拨儿,那屋一拨儿,这屋倒那屋,那屋倒这屋,院里还有一拨儿,等送走一拨儿,倒进来这拔儿,又迎进来一援儿。您家底下人也多,招待客人特别周到:有刷墙的,有扫地儿的,有报土的,有撢尘儿的,有擦桌子的,有抹椅儿的,有铺床的,有叠被儿的,有彻茶的,有倒水的,有打更的,有守夜的。再说,你们家姑奶奶多,有大姑奶奶,二姑奶奶,三姑奶奶,一直排到你们老姑奶奶,这些姑奶奶们平常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你爸爸家规严,她们姐儿几个买东西都不让出门,把做小买卖的叫到院子里来买,所以每天晚上做小买卖的轮流到院子里来,吃喝起来这个好听啊:“果仁儿,栗子,胶皮糖啊!”肥卤鸡!”“话匣子!”“大红果的糖堆嘛!”你爸爸一高兴在院子里也喊上啦!

乙 怎么喊的?

 “多包涵没有屋子咧!”

乙 窑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