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马褂



刘宝瑞 侯宝林 孙玉奎整理

——逗哏 乙——捧哏 丙——腻缝)

乙 这回您二位帮我说一段。

对!咱们仨人说一段。

丙 不!这回我唱一段。

、乙(同拦丙)你唱什么呀?净是俗套子,还唱哪?

丙 这回我唱新鲜的。

成啦!新调儿的也别唱了,只顾您嗓子痛快了,你知道人家耳朵受得了受不了啊!你打算把大伙儿都气跑了是怎么着?

丙 合着我一唱就把人家气跑了?好!我不唱了!我走啦!让你行不行!

你走也没关系,我们俩人说!

丙 你也别说了,你也得跟我走!

我不走!

丙 你不走?好!把马褂儿给我脱下来。(扒的马褂儿)

嗳……你这是怎么回事啊?

乙 哎……二位!二位!有话慢慢说,怎么回事啊?(把二人分开)

丙 要马褂儿!

乙 你要他马褂儿干吗呀?

丙 干吗?这马褂儿是我的。

乙 (问)这马褂儿是他的吗?

是啊!

乙 那就给人家吧。

你干吗!帮凶!

乙 什么叫帮凶啊?穿人家的衣裳为什么不给人家哪?

我不能给他。

乙 为什么哪?

我怕他卖喽!

乙 噻!他扔了你也甭管啊!

你说那个不行啊!我给他,我穿什么呀?

乙 这叫什么话呀?我问你这马褂儿是不是他的,是他的给他!

啊!不错!是他的,我不是从他手里借的。

乙 跟谁手里借的?

跟他妈手里借的?

乙 那也是他的东西呀!

虽然是他的东西,咱不白穿啊!

丙 噢!你给拿过利钱?

别看没拿利钱,可比拿利钱强。(向乙说)有一天,我出门儿有点儿事,想借他的马褂儿穿穿。我就上他那儿去了,我说:“大哥在家吗?”他妈打里边出来了:“噢!老二呀!你大哥没在家,有什么事啊?”我说:“大妈,我想借大哥马褂儿穿穿。”“噢!我给你拿去。”把马褂儿拿出来了,他妈跟我说:“老二呀,你得照应你大哥点儿,他这人说话总是云山雾罩,没准谱儿,又爱说大话,一来就让人家问住。在外边怄了气,回到家也找寻我们。如果他要是叫人家问住的时候,你要是在旁边,你可想着给人家解释,想主意给往圆满了说。”这马褂儿怎么是白穿哪?这比给他拿利钱强啊!

乙 噢!是这么回事。(向丙说)人家穿你这马褂儿也不白穿啊,人家还帮你的忙啊!

丙 帮忙?我刚说唱一段,他说我打算把人家气跑了。

乙 说句笑话,您何必往心里去哪?这么办!您要愿意唱您就唱。

丙 唱什么呀?都叫他把我气晕了,说吧!

乙 嗳!说可是说,您可别云山雾罩!

丙 这叫什么话呀?就凭我这学问,怎么能云山雾罩哪?他刚才说我叫人家问住,那不是问住,因为我这个学问太大了,我说出话来,那些人不懂,成心要跟我抬杠。我一看那些人不懂哪,我赌气子就理他们啦,这样就好像我叫人家问住了,其实不是。再说,就凭我这学问,能叫人家问住吗?您说什么事情咱不知道啊。就拿昨天说吧,我说得刮风,结果半夜里就起风了。

乙 倒是有点儿风。

丙 有点儿风?风可大了,整刮了一宿啊。哎!我家里有眼井,您知道吗?

乙 不就靠南墙那个吗?

丙 是啊!您就知道那风多大了,一宿的工夫,把井给刮到墙外边去了。

乙 什么?

丙 把井给刮墙外边去了!夜里我正睡觉呢,愣叫大风给吵醒了,我听着光噔光噔的,溅了一窗户水。天亮我这么一瞧,院里井没了,开大门一瞧,井在墙外头哪!

乙 没听说过。

丙 这我能说瞎话吗?你要不信,你问他去。(指

乙 (问)跟您打听点儿事,您说风要刮得太大了,能把井刮到墙外边去吗?

像话吗?井会刮到墙外边去了?

丙 (扒的马褂儿)你把马褂儿脱下来吧!

嗳!你不是不要了吗?

丙 不要啊?我家里那眼井刮到墙外边去了,你怎么说不知道哪?要扒马褂儿)

噢(向乙说)他家里那眼井啊?

乙 是啊?

不错,是刮出去了。

乙 是刮出去了?那就问你吧,怎么刮出去的?

你听着呀,不是他家里那眼井吗?井,你懂吗?就是里头有水!

乙 废话!井里怎么会没水呀,我问你怎么刮出去的?

怎么刮出去的?你听着呀!他不是……他这个……啊!他那个井啊!横是水浅了,压不住了,刮出去了!

乙 不像话!那算是干井也刮不出去呀?

你说刮不出去,眼睁睁的刮出去了!

乙 怎么刮出去的哪?

你听着呀!你不是问他家那井怎么刮墙外边去了吗?因为他家那墙太矮了!

乙 多矮也刮不出去呀?

他家那墙不是砖墙。

乙 土墙也刮不出去呀?

是篱笆墙,篱笆你懂吗?

乙 篱笆我怎么不懂啊!

懂?啊!懂就完了!

乙 什么就完了,我问你这井怎么会刮到墙外边去了?

还没明白哪?

乙 你说什么啦?

你不是问这井吗?噢!是这么回事,因为他家那篱笆墙年头儿太多了,风吹日晒的,底下糟了,离着这井也就二尺来远。那天忽然来了一阵大风,篱笆底下折了,把墙鼓进一块来,他早起来这么一瞧,困眼朦胧的:“哟!怎么把我这井给刮到墙外边去了?”就这样给刮出去的。

乙 噢!这么回事?

唉!你明白了吧?(点手叫丙)过来吧!你这是怎么说话哪?

丙 我说话不是爱抄近儿吗?

你抄近儿?我可绕了远儿啦!你瞧出这脑袋汗。

丙(指乙)这人也死心眼。

也没有你那么说的呀!这马褂儿怎么样?

丙 你再穿半拉月。

乙(自言自语)嗬!这马褂儿可真有好处,明儿我也得多做俩马褂儿。

(向丙说)你说话可留点儿神吧。

丙 我知道啊!(向乙说)这不是说瞎话吧?墙进来了,井可不就出去了。

乙 没有像你这样说话的。

丙 修理修理这墙,花了好几十!这档子事刚完,跟着又一档子事!

乙 什么事哪?

丙 上月我买个菊花青的骡子,您大概听说了?四百多块!您说这不是该着倒霉吗,那天掉茶碗里给烫死了!

乙 是云山雾罩!那么大个骡子会掉茶碗里烫死啦?骡子多大,茶碗多大呀?

丙 大茶碗!

乙 大茶碗还有房子那么大的茶碗?没这个事。

丙 这我能说瞎话吗,有人知道啊!

乙 谁呀?

丙 他!(指

乙 (问)哎!问你一档子事,菊花青的骡子,掉茶碗里烫死了,你说有这事吗?

你还没睡醒哪?骡子会掉茶碗里……

丙 (扒的马褂儿)马褂儿脱下来吧!

嗳!……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再穿半拉月吗?

丙 半拉月,半年都没关系,我那骡子掉茶碗里给烫死了,你为什么装不知道哪?

噢!他那骡子掉茶碗里给烫死了,不错!有这么回事。

乙 这马褂儿劲头儿真足啊!有这么回事!好!那干脆问你吧,这骡子怎么会掉茶碗里烫死了?

这我知道啊,我看见啦!

乙 怎么烫死的啊?

是这么回事,你不是问他这骡子怎么掉茶碗里烫死的吗?告诉你!因为他那骡子讨厌,他也没留神,所以掉茶碗里烫死了!

乙 不像话!那茶碗多大?那骡子多大?那能烫得死吗?

嗐!你这个真糊涂,它不是净烫啊,它是连淹带烫,这么死的。

乙 更不像话啦!那茶碗连个蹄子也下不去呀?

这不是巧劲儿吗?

乙 没听说过!越说越不像话啦!

你认为这不像话,那可就没办法啦!总归一句话,也是这骡子命该如此!

乙 什么叫命该如此呀?他那骡子掉茶碗里烫死了,你不是眼见了吗?我问你茶碗里怎么会烫死骡子?

嗐!什么骡子呀!你听错了,他说的是螺蛳,那要掉茶碗里还不淹死啊?

乙 (问丙)噢!您说的是螺蛳?

丙 不是!是骑的那骡子哟!

骑的那骡子掉茶碗里烫死了?

丙 啊!

(自言自语)骑的那骡子?噢!我想起来了,什么茶碗呀,大概是唐山那边有个地方叫茶碗。

丙 不对!是喝水的那茶碗。

嗬!真要命!喝水的那茶碗烫死骡子?

乙 怎么烫死的哪?

他是这么回事,噢,我想起来了!对啦!这就对啦!

乙 什么对啦?怎么烫死的哪?

您知道有个冯四爷吗?

丙 哪个冯四爷?

草垛胡同冯家。

丙 我问你怎么烫死的骡子,你跟我说冯四爷干吗呀?

你别忙呀!他这骡子与冯四爷有关系,那天,冯四爷办生日,(指丙)他去了,骑着他那新买的骡子。冯四爷说:“噢!你来了,给车钱了吗?”他说:“我骑着骡子来的。”冯四爷说:“噢!你来了,给车钱了吗?”他说:“脚程还挺快。”冯四爷说:“我瞧瞧!”出来一瞧:“嗒!这骡子好啊!”冯四爷这么一砖好,他这个也挺外场:“好啊,四爷!您知道我干吗来了?就为给你送骡子来了,这算送给您啦。”冯四爷说:“那可不成!君子不夺人之美,我不要。”他当时直起誓,冯四爷说:“好!…那就这样办啦,我书房里的东西,你随便拿一样儿吧,你要不拿我可不要。”他这人也挺直爽:“好!我拿一样儿。”到书房一瞧,桌上摆着一个蝈蝈儿葫芦,真是“沙河刘”本长儿,带金丝胆,里边这个大蝈蝈儿碧绿。“我就要您这个啦!”四爷说:“你带起来吧。”他就揣起来了。吃完饭回家,走在半道上他渴啦,一瞧有一个茶馆儿,到里头沏了一壶茶,他倒上一碗,茶馆里什么人都有,也有养鸟的,也有养蝈蝈儿的,有一个人拿着一个蝈蝈儿:“二哥你瞧我这蝈蝈儿,新买的,两块呀!您瞧瞧。”他在旁边瞧着直生气!心说:“你那个干吗呀!瞧我这个。”把葫芦掏出来,一打盖儿,把里边的胆给带出来了,这蝈蝈儿在里头闷了半天啦,这一见亮,往外一蹦,正蹦到茶碗里。刚倒上的热茶,那还不烫死吗?就这样掉茶碗里给烫死啦!

乙 他说烫死的骡子!

嗬!你这个可真糊涂,他拿骡子换的蝈蝈儿,烫死蝈蝈儿不就跟烫死骡子一样吗?

丙 唉!是这么回事,你明白了吧?

(问丙)你这是怎么说的话哪?这叫我怎么说?

丙 行!你真有两下子!

这马褂儿怎么样啊?

丙 再穿一个月!

你说话留点儿神吧,别云山雾罩啦。

丙 好……(向说)您听明白了吧,我这人从来就没说过瞎话!就这骡子四百多块,刚买来就烫死啦!您说这不是倒霉吗?好在我也不在乎这个,咱们拿钱不当钱啊!

乙 当命!

丙 当命?你是没跟我一块儿走过,你是不知道,我前几天请客就花了一百多。

乙 你请谁呀?

丙 冯三爷、王四爷、李五爷、张六爷。

乙 这些位我都不认识呀。

丙 当然你不认识呀,你跟这些位交不到一块儿呀。我跟这些位是莫逆,常在一块儿吃吃喝喝,就前几天我们吃这顿饭,一百多,我给了。

乙 哪儿吃的?

丙 前门外,“都一处”。

乙 就是鲜鱼口把口路东那小饭馆呀?

丙 啊!

乙 吃一百多?

丙 花个百八十的倒没什么,那天怄了一肚子气。

乙 为什么哪?

丙 嗐!别提了!那天我们在楼上吃,正挨着窗户。我们坐下一瞧,楼窗关着哪,我让跑堂的把窗户打开,跑堂的不打,说:“怕进苍蝇!”说完了他就出去拿菜盘啦。赌气子我把窗户打开了,大伙儿坐下想菜,正想着,就在这工夫,就听楼底下,扑棱扑棱!扑棱扑棱!顺着楼窗飞进一只烤?font color="#006699">甲永础E荆≌涞阶郎希腋辖艟桶醋±玻磺疲茫荒源〈蠡锒退担骸皢悖≌馐欠衫捶镅剑园桑 币怀裕雇θ群汀?br>
乙 嗳……您先等会儿吃吧,烤?font color="#006699">甲踊岱桑彝芬换靥担庀窕奥穑?br>
丙 怎么不像话呀?要不信你问他去呀。(指

乙 他知道?(指

丙 当然啦!

乙 (问)哎!我问你,有几个人在楼上吃饭,顺楼窗飞进一只烤?font color="#006699">甲永矗闼嫡馐窃趺椿厥虑槟模?br>
你这都是哪儿的事啊?烤?font color="#006699">甲樱炕钛右膊换岱裳剑?br>
丙 (扒的马褂儿)脱下来!脱下来!

嗳……怎么回事!不是说再穿一个月吗?

丙 再穿一年也没关系。那天,咱们跟冯三爷一块儿吃饭,顺着楼窗飞上一只烤?font color="#006699">甲永矗阃耍?br>
噢!你说咱们那天吃饭飞上一只烤?font color="#006699">甲永矗坎淮恚∮姓饷椿厥隆?br>
乙 又有这么回事啦!那我问你吧,这烤?font color="#006699">甲釉趺捶缮侠吹哪摹?br>
是这么回事,那天我们在……啊……(问丙)哪儿吃的?

丙 前门大街,“都一处”啊!

唉!对啦!啊……你知道吗?“都一处”是在前门大街,一拐弯可就是鲜鱼口,口里不是有个卖烤?font color="#006699">甲拥谋阋朔宦穑恳蛭嵌艨狙樱谴铀嵌沙隼吹摹?br>
乙 没听说过!卖烤?font color="#006699">甲拥木吐Ψ煽狙樱柯羯毡模吐Ψ缮毡?br>
那您说这话不对,烧饼没翅膀,?font color="#006699">甲佑谐岚蜓剑?br>
乙 废话!烤?font color="#006699">甲右灿谐岚颍吭偎嫡庋用荒源剑荒源难幽芊陕穑?br>
您说它不能飞,现在它就飞上去啦!

乙 这更不像话啦!

你一听就像话啦,这是个巧劲儿。

乙 巧劲儿?我问你怎么飞上去的哪?

你听着呀!烤?font color="#006699">甲樱飧觥狙幽憧醇挥校?br>
乙 废话!烤?font color="#006699">甲铀豢醇剑?br>
烤的时候你看见过吗?

乙 不知道!我问你怎么飞上去的?

告诉你,烤?font color="#006699">甲邮钦饷匆桓雎透》孔铀频模贤肥翘酰紫率腔穑庋佑心霉扯易挪弊庸车模紫乱簧眨颜庋涌镜弥绷饔桶。庋涌镜镁驼庋玻锏贸霾焕雌耍庋樱骸鞍ビ矗“ビ矗 饪商揉叮∈翟谑懿涣死玻 毖诱饷匆幌耄何已剑闪朔闪税桑≌獠痪头闪寺穑空饽靼琢税桑?br>
乙 我呀?更糊涂啦!宰的?font color="#006699">甲樱朱樟嗣丫撬赖牧耍媚阏饷匆凰担咀虐虢囟庋佑只盍耍堪パ剑≌饴砉佣思以谝獾愣┌桑。ǜ?font color="#006699">甲掸马褂儿)

你这人怎么这么死心眼儿啊?烤?font color="#006699">甲硬皇腔故茄勇穑?br>
乙 就是?font color="#006699">甲樱椅誓悖鹿芩阑睿挥谐岚颍芊刹荒芊桑?br>
噢!是这么回事!那天我们坐到楼上还没要菜哪,楼底下就出了事啦。

乙 出什么事啦?

施家胡同孙五爷家里在便宜坊叫了一只烤?font color="#006699">甲印?臼炝耍⊥降芨妥撸橇街谎雍冒欤帽獾L糇牛馐且恢谎泳偷媚眯”獾N炎牛⊥降艹隽讼视憧谕弦还眨涣羯瘢獗獾S骤圃谌思胰镒由侠玻骸鞍ィ∧阃蔫瓢。俊薄懊豢醇圆黄穑 薄懊豢醇愠ぱ鄹陕鸬模俊毙⊥降芤膊换崴祷埃骸鞍。∨鲆幌乱膊灰舭。 薄笆裁唇胁灰舭。俊毙渥右痪恚芬换危⊥降苣源洗蚶础P⊥降芗绷耍掌鸨獾>痛颍耍蟊呋构易乓恢谎幽模饷匆宦毡獾#幽源袅耍蜒痈粘鋈チ恕N颐钦舛哪堑胤秸橇俳值拇盎В匙哦ゴ罢颜庵谎勇战础E荆≌粼谖颐钦庹抛雷由希谷茸拍摹4蠹揖退担骸鞍ィ】狙踊岱缮侠戳耍 蹦忝靼琢税桑?br>
乙 那怎么叫飞上来的哪?那是抡上来的呀!

丙 唉!对……就是这么回事!

(拉丙)嗳……你这是怎么说话哪?烤?font color="#006699">甲踊岱裳剑吭剿翟讲幌窕傲耍?br>
丙 你真成!

这马褂怎么样啊?

丙 再穿仨月,没关系!

那你说话也得留点儿神,干脆咱们走吧?

丙 这就走,再说两句。(向乙说)吃完饭,就回来啦,天热呀,夜里睡不着,就听外边嘟嘟嘟儿!

乙 有蛐蛐儿叫?

丙 哎!你知道我爱玩儿蛐蛐儿呀,我赶紧起来,拿着扦子,罩子,到院里这么一听啊,嘟嘟嘟儿。

乙 在院里哪?

丙 没有,在门口儿哪!

乙 啊!

丙 开开门到门口儿这么一听,这蛐蛐儿嘟嘟嘟儿跑啦!

乙 跑哪儿去了?

丙 跑车站去了。追到车站,再一听,这蛐蛐儿嘟儿嘟儿到杨村了!我们两口子又追,追到杨村,一听,这蛐蛐嘟儿嘟儿到天津了!追到天津,一听,这蛐蛐嘟儿嘟儿到唐山了!追到唐山小山儿那儿,就听嘟儿嘟儿在那儿叫哪。我们两口子借来镐头就刨啊,刨呀!刨呀!一直刨到山海关,才把蛐蛐儿挖出来。这蛐蛐儿往外一翻,我一瞧啊,嗬!这个儿太大了!这脑袋,比这屋子小不了多少!连须带尾够十四列火车那么长!(解马褂儿纽扣,一边解一边听)这两根须,就跟两根电线杆子似的!俩眼睛,就跟两个探照灯似的!

乙 结果怎样哪?

丙 怎么样啊!逮着了!弄线拴回来了。(脱马褂儿搭在丙的肩膀上,丙不知道还说)明儿您到我们家瞧瞧去,叫唤的可好听了:嘟儿嘟儿。

乙 行啦!行啦!你说的这都不像人话了!哪儿有这事啊?

丙 不信问他呀?他知道。

乙 好,好,(向)还得问你。

是不是有个蛐蛐儿,脑袋比这屋子小不了多少,还须带尾够十四列火车那么长,两根须跟俩电线杆子似的,俩眼睛跟探照灯似的。

乙 是啊。有这么回事呀?

没有的事,胡说八道!

丙 (问)嗳!我说的。

你说的也不知道!

丙 怎么哪?

马褂儿给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