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猫



康立本述

  今天,我说个笑话,出在我们街坊。我们街坊有个老头儿,六十多岁,开杂货铺。一间门面,小杂货铺儿,年年赔钱,这钱都赔在老鼠身上了。从杂货铺一开张,老鼠就在杂货铺安家了。老鼠这个东西繁殖又快,一年几窝,越下越多。杂货铺里什么都有,老鼠是什么都吃,到处乱咬,咬得乱七八糟,点心被老鼠咬坏了,再卖给谁,谁也不要。老头儿堵气又增加一种嗜好:养猫。他先养了一只大花猫,买鱼,买牛肝,牛杂碎。这猫喂得很好,养了一年多了,一只老鼠也没捉到。这猫可倒好,吃饱了睡大觉。老头儿心里想:老鼠吃我,猫也吃我,越想越生气。

  最可气的是有一次老头儿亲眼看到:大花猫正睡觉,一只大老鼠从猫跟前跑,把猫吵醒了,这猫噌一下子蹦起来了,瞪眼瞧一瞧,伸伸懒腰,躺下接着又睡了。

  老头儿正生气哪,来了打酒的啦。老头儿一看,认识这小伙子,常在我这里打酒,姓万,叫万事通。您听这名字就知道他万事通,小伙子能说。“哎呀,老大爷,您怎么养只花猫,花猫不好,吃饱了就睡觉,不捉老鼠。”这一句话就说到老头儿心里去了。

  老头儿说:“可不是嘛。刚才老鼠把它吵醒了,它睁眼看看又睡了。”“大爷,我告诉您,养猫咱可内行。养黄猫可比花猫强,黄猫有个外号儿叫‘黄飞虎’,会饿虎扑食。老鼠一个也跑不掉。”

   “黄猫好,上哪儿去找哇?”

  “黑猎比黄猫还好,黑猫有个外号叫‘黑旋风’,像旋风一样,一转就把老鼠逮着。这种猫从毛上看,既不是深黑,也不是浅黑,它是乌黑,乌黑光亮才叫‘黑旋风’。‘黑旋风’这种猫更难找。大爷。您喜欢好猫,明儿我送给您一只。”

  “您家里有好猫。”

  “不,不,我屋里有只母猫,怀小猫儿了,怀有两个多月了,大概用不了一个月就要下崽儿了。猫三狗四,猫怀三个月,狗怀四个月。我家那个猫是用良种猫配的。公猫是只波斯猫,阴阳眼儿,一只红眼珠儿,一只蓝眼珠儿,两只眼睛闪闪发光,夜里一看,活像两颗宝石。告诉您,猫交配,好种坏种,在于雄性。用这种猫交配,生下的小猫儿您养吧,养大了,您家有多少老鼠,用不了三天就一扫光,全给您逮干净。”

  “那可太好了。总想养只好猫,这是我的嗜好。”

  “我也有个嗜好。”

  “您喜欢什么?”

  “每顿总喝二两‘猫尿’。”

  “您喜欢喝酒?”

  “也喝不多,一顿二两,一斤能喝三夭。”

  “三天喝一斤,一个月才十斤。好,你这个月的酒我包了,这小坛整十斤,你拿去吧。”

  “这多不合适,那什么……”

  “没什么,拿去吧。告诉你,这坛里没对水。我还等着你的好消息哪。”

  “谢谢您……我走了,您等着吧。”

   这小伙子把酒拿回去,足足喝了一个月,酒还没喝完,猫下崽儿了,小伙子跑到老头儿家:“老大爷,告诉您个好消息:我家那个母猫下崽了。”

  “下了几个?”

  “一个,白的。”

  “白猫……”

  “浑身上下一色儿白,一根杂毛儿都没有。”

  “白的,白的不好吧?”

  “全身白毛难得,这猫有个名字叫‘阳春白雪’。”

  “‘阳春白雪’,好,我要了。”

  “这只送给您了,我回去看看。”说完他走了,不一会儿他又跑回来了:

  “老大爷,再告诉您个好消息。”

  “怎么,又下猫崽儿了?”

  “没有,还是那只小猫儿,回去仔细一看,全身是白毛,就脑门上有一撮黑毛。”

  “脑门儿有黑毛,那叫杂毛儿,不值钱了。”

  “告诉您,值钱就值这撮黑毛上了,全身白,一块黑。这叫‘雪中送炭’。”

  “‘雪中送炭’好。”

  “您休息,我再看看去。”又走了,不一会儿又回来了:

  “老大爷,我再告诉您个好消息。”

  “又下小猫儿了?”

  “没下,还是那只,刚才我这只小猫儿,毛还没干,现在毛干了。我一看,尾巴上毛也是黑的,一条黑尾巴。”

  “黑尾巴可不值钱了。”

  “这猫,值钱就值在这条黑尾巴上了。脑门儿一块黑,一条黑尾巴,这叫‘棒打绣球’。”

  “棒打绣球?”

  “绝了,世界少有。”他走了,一会儿又回来了:

  “大爷我再告诉您个好消息。”

  “又下只什么猫?”

  “没有下,还是那只猫。它头上有黑毛,尾巴有黑毛,小猫吃奶的时候,一翻身,看肚子底下还有一块黑毛……”

  “别说了,我知道,下了一只花猫。我不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