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扇屏

  :你念过书吗?
  乙:没念过书,倒是认识几个字。
  :你们应当念点儿书啊,省得说出话一嘴的白字。
  乙:您别瞧没念过书,识字虽然不多,用字倒也不错。白字可没有,要有白字您给挑出来。
  :现在这白字就出来了。
  乙:哪个是白字?
  :我问您这“给”怎么写?
  乙:啊!就是提手儿一个“手”字。
  :怎么讲呢?
  乙:就是拿这手递给那手吗?
  :不对,是乱搅丝一个“人一口”的“合”字,正字念给(ji)。山东都说正字,比如在饭馆候饭帐,“二哥,你吃多少钱我‘给’(ji)啦。”正字念“给”(ji)。
  乙:嘿!保不齐有一个俩字。
  :什么叫“俩”呀?一是一,两是两。到钱铺去换钱:“掌柜的,您换我两块钱。”有说“俩”块钱的?
  乙:嘿!一个俩就是仨呀?
  :什么叫“仨”呀?正字是“三”,前门外有三庆戏院。有说仨庆戏院的吗?
  乙:明儿我改了!
  :什么叫“明儿”呀?正字念“明”。电影明星有叫电影“明儿”星的吗?
  乙:今儿我倒霉!
  :什么叫“今儿”呀?正字念“今”。当今万岁。有念“当今儿”万的吗?
  乙:你别较真儿。
  :什么叫“较真儿”?正字念“真”。
  乙:您净琢(zuo)磨。
  :什么叫琢(zuo)磨呀?正字是琢(zhuo)磨。如切如磋,如琢(zhuo)如磨。琢(zuo)磨琢(zuo)磨,小贫骨头!
  乙:照你这样我就甭说话了。
  :什么叫“甭”呀?
  乙:我们就这个,什么仨不仨,六不六,跑啦,开啦,挠(nao)?font color="#006699">甲
永玻驼飧觯?br>   :你们生意人就是用大言欺人,有白字愣说没白字,限你三分钟答复我,否则取消你的营业!
  乙:得啦,您别生气,您别生气,您原谅我无知,我不过是一个江湖人。
  :哈哈!呸!啐你一脸香水精。你敢比江湖人?
  乙:江湖人怎么啦?
  :我说说,你听听。在想当初,大宋朝有一江湖人,此人姓苗名训字广义,不遇之时,在洒金桥旁,摆下一座卦棚。巧遇未遇时的赵太祖打马比此经过,见桥旁人烟稠密,围着一座卦棚。迎面有一副对联。上联写:“一笔如刀,劈开昆山分石玉,”下联配:“双瞳似电,观透苍海变鱼龙。”横批:“断事如见。”匡胤一见心中不悦:“何处狂生,敢出此浪言大话?待我下马访之。”想罢翻身下马,将马拴在卦棚以外柳树之上,分开众人,走进卦棚,向先生躬身言道:“先生,你看某后当如何?”广义一看,吃惊非常,原来是开国太祖!急忙站起,口称:“万岁,草民接驾来迟,望祈主公恕罪。”匡胤闻言,大吃一惊:“先生你莫非有疯癫之症?”广义言道:“我主不必惊慌,看我主双眉带煞,二目有神,左肩头有一朱砂痣,后必有九五之尊。”匡胤闻言,心中暗想:“我左肩头有朱砂痣,他人怎能知晓?莫非到后来果应他言。”想罢对先生低声言道:“某日后如登九五,当将你宣入朝中,封为护国军师。”广义谢恩。匡胤走出卦棚。向众人道:“列位听真,此人乃江湖人,江湖口,江湖术士,不过奉承而已。”说完上马,奔他方而去。到后来,陈桥兵变,黄袍加身,果将广义宣进宫去,封为护国军师,执掌三军司令。到后来,湖北韩龙进来他妹韩素梅,太祖酒醉桃花宫,带酒斩三弟,醒酒免去苗先生。广义去后,太祖后悔,说出:“可惜我那先生,他乃洒金桥旁卖卦之一江湖人也。”苗广义——江湖人,你比得了吗?
  乙:我比不了!
  :我看你也好有一比。
  乙:比什么呀?
  :你好比面茶锅里煮皮球。
  乙:此话?
  :我说你浑蛋,你还一肚子气!
  乙:我没敢有气呀!得啦,您就拿我当个小孩子!
  :哈哈,呸!我啐你一脸花露水!你敢比小孩子。
  乙:又怎么啦?
  :我说说,你听听。在想当初,大宋朝文彦博,幼儿倒有灌穴浮球之智。司马温公,倒有破瓮救儿之谋。汉孔融,四岁就懂让梨逊之礼。十三郎五岁朝天。唐刘晏七岁举翰林,汉黄香九岁温席奉亲。秦甘罗十二岁有宰相之才。吴周瑜一十三岁拜为水军都督,统带千军万马,执掌六郡八十一州之兵权,使苦肉,献连环,借东风,烧战船,使曹操望风鼠窜,险些丧命江南。虽有卧龙、凤雏之相帮,那周瑜也算小孩子中之魁首。这些小孩子你比得了哪个?
  乙:哪个也比不了!
  :你也有一比。
  乙:比从何来?
  :好比面茶锅里煮灯泡,我说你浑蛋,你还一肚子火儿。
  乙:我没火儿呀!得啦,你把我当个乡下人。
  :哈哈!呸!我啐你一脸冷面蜜!你敢比乡下人?
  乙:怎么啦?
  :我说说,你听听。在想当初,自秦王夜探白壁关,敬德月下赶秦王,打三鞭,换两锏,马跳红泥涧。自降唐以来,征南大战王世充,扫北大战雷世猛。跨海征东,月下访白袍。唐王得胜,班师回朝,鄂国公因救白袍,在午门外拳打皇亲李道亲门两齿。唐王恼怒,贬至田庄,后来白袍访敬德,那尉迟恭正在船头独自垂钓,忽听身背后人又喊,马又叫,言道:“吾乃征东薛平辽,特地前来访故交,你若金殿去交旨,保你为官永在朝。”敬德闻听说:“吾乃山野村夫,耕种锄耪一乡下人也。”这是一个乡下人,你比得了吗?
  乙:我比不了!
  :你也有一比。
  乙:比从何来?
  :你好比面茶锅里煮茄子,简直是浑蛋大紫包!
  乙:你这面茶锅里什么煮哇?我也不能比,那也不能比,你把我当成莽撞人行不行?
  :哈哈,呸!
  乙:又啐我一脸什么?是香水精?是花露水?还是冷面蜜?
  :我啐你一脸马屎!嘿 !
  乙:这回怎么马屎啦?
  :你把我气糊涂啦。你敢比莽撞人?
  乙:哎。
  乙(合):我说说,你听听,在想当初。
  乙:今儿个我倒霉就倒霉在这“想当初”上啦!
  :后汉三国出了一个莽撞人。自从桃园结义,大哥姓刘名备字玄德,家住大树楼桑。二弟姓关名羽字云长,家住山东蒲州解梁县。三弟姓张名翼德,家住涿州范阳郡。后续四弟,姓赵名云字子龙,家住真定常山县,百战百胜,后封为常胜将军。只皆因长坂坡前,一场鏖战,赵云单人独马,闯进曹营,砍倒大纛两杆,夺槊三条。赵云马落陷坑,堪堪废命。曹孟山头之上见一穿白小将,白盔白白旗号,坐骑白龙马,手使亮银枪,实乃一员勇将。“我若收服此将,何愁大事不成!”心中就有爱将之意,暗中有徐庶保护赵云,徐庶进曹营一言未发,见赵云马落陷坑,堪堪废命,言:“丞相莫非有爱将之意?”曹操言道:“正是。”徐庶言道:“何不收留于他?”曹操急忙传令:“令出山摇动,三军听分明,我要活赵云,不要死子龙。若有一兵一将伤损赵将军之性命,八十三万人马,五十一员战将,与他一人抵命。”众将闻听,不敢前进,往后而退。一仗赵云怀揣真龙,二仗常胜将军实在骁勇,杀了个七进七出,这才闯出重围。曹操言道:“这员勇将,焉能放走,后头紧紧追赶!”追在当阳,张飞赶到,高叫:“四弟不必惊慌,某家在此,料也无妨!”放过赵云的人马,曹操赶到,不见赵云,见一黑脸大汉。“他是何人?”夏侯言道:“他乃是张飞莽撞人。”曹操闻听,大吃一惊,言道:“想当初关公在白马坡斩颜良之时对我言道,他有一三弟,在百万营中,取上将之首如探取物一般,今日一见,果然英勇,撤去某家青罗伞盖,观那莽撞人武艺如何?”青罗伞盖撤下,只见张飞豹头环眼,面如润铁,扎里扎煞一部黑钢髯,犹如钢针,恰似铁线,头戴镔铁盔,二龙斗宝朱缨飘洒,上嵌八宝,轮、罗、伞、盖、花、罐、鱼、长,腰系丝鸾带,身披锁子连环蛇矛。桥头之上,咬牙切齿,大骂:“曹操听真,现有你家三爷在此,尔等或攻或战,或进或退,或争或斗。不攻不战,不进不退,不争不斗,尔匹夫之辈。”大喊一声曹兵退后;大喊二声,顺水横流;大喊三声,当阳桥折断。后有诗赞之:“当阳桥前救赵云,吓退曹操老奸臣,姓张名飞字翼德,万古留芳莽撞人。”这个莽撞人,你比得了吗?
  乙:我比不了。
  :你也好有一比。
  乙:比从何来?
  :面茶锅里煮铁球。
  乙:此话怎讲?
  :浑蛋到底带砸锅!不成, 跟你没完!
  乙:你骂我两句就得啦!
  :得啦你不吃去!
  乙:你瞧喂!
  :你瞧谁练哪?
  乙:你听啊!
  :你听谁唱啊?
  乙:别价。
  :别借,别借过得去吗?
  乙:算啦。
  :蒜辣?蒜辣你吃韭菜。
  乙:我们算啦。
  :金瓶在我手里,你包啦!
  乙:哟?
  :,翻过去是六。
  乙:嗬!
  :喝呀,带汤扒拉吧!
  乙:我错啦!
  :锉呀!到铁铺买去。
  乙:你让我小。
  :小先童养着。
  乙:我算岁数小。
  :大了再娶你。
  乙:我不是东西!
  :我倒没瞧出来!
  (传统相声《八扇屏》在演出中可以轮换使用的部分内容,以及一些可以参考的资料,附录如下)

 

八扇屏梁子


  斜街鞋铺协成美;
  前门钱店乾泰昌。


  南通州,北通州,南北通州通南北;
  东当铺,西当铺,东西当铺当东西。

  蚕池口,养蜂夹道,不见吐丝酿蜜;
  喇叭口,烟袋斜街,哪瞧吹气冒烟。

  道旁麻叶伸青掌,所要何物?
  岸上芦苇总白头,不知让谁!

  红山石稀烂棒硬;
  黄河水翻滚冰凉。

  药芽蒜上药压蒜;
  鸡冠花下鸡灌花。

  石重船轻轻载重;
  地长尺短短量长。

  睁眉涂撕眼;
  甜嘴吗打舌。

  姥姥喝酪,酪落姥姥捞酪;
  舅舅架鸠,鸠飞舅舅揪鸠。

  沙马行沙,沙打沙马腿;
  草驴驮草,草压草驴腰。

  风吹水皮层层浪;
  雨打浮萍点点青。

忠厚人

  上古来有位忠厚人,后汉三国鲁子敬。他也曾携孔明过江东,舌战众公卿。曹操妄想铜雀台上乐晚景,因此周郎聘请孔明进帐中。七星坛,借东风,周瑜心不公;差遣丁奉和徐盛,追赶先生到江中。赵子龙,射篷绳,因此先生才逃命。到后来,索荆州,竟自难坏鲁子敬,方显鲁肃人志诚,志诚乃忠厚人也。

愚人

  想当初有配享颜、曾、思。那孔夫子与颜回彼此盘道,圣人所说话,颜回一概不懂。说:“徒儿真乃愚人也。”

渔人

  想当初有位渔人;姓姜,名尚,字子牙。道号飞熊。渭水河边垂钓;到后来文王父子亲扶车辇拉了八百单八步。到后来,扶保周朝八百余年,斩将封神之后,每遇妖邪之处,必贴“姜太公在此,诸退位。”

莽撞人

  想当初有位莽撞人,姓张,名飞,字翼德。当阳桥边大喊三声;桥梁折断,河水倒流,曹操在马上说:“此人真莽撞人也。”

浑人

  想当初有位浑人。霸王行至乌江,前进无道。看见江中有小舟,霸王点手呼唤:“你将孤渡过江去,定有重谢。”那渔人有道:“渡枪马难以渡人,渡人难以渡枪马。”霸王将枪马放在船上,那船行在江心,渔人高声言道:“多谢大王枪马,我乃是只贼船。”霸王听后,仰面长吁:“我乃浑人也。”因此上霸王自刎乌江。

王八乌龟不是人

  想当初后汉三国有位不是人,姓曹,名操,字孟德。自赤壁一败,行至华容道小道,忽听一棒铜锣,闪出一哨人马。当先一将;卧蚕眉,丹凤眼,胯下赤兔马,手持青龙刀,乃圣贤关公也。曹操说:“我今狭路相逢,放我一命。”圣贤全其大义,放他一命。曹操在马上回思旧景:“想当初在我帐下,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上马金,下马银。到如今落得叫他放我一命,我真乃不是人也。”

畜类

  隋炀帝傍水行舟,行至在中途,忽见一穴,命狄去邪探地穴。忽见一处:似庙非庙,似府非府。庭前拴定一物:似禽非禽,似兽非兽。有一神人,手掌铜锤在那物身上打了一锤。次日,狄去邪上来,见隋炀帝身上着一瘩背,他乃猪婆龙一转,你敢比隋炀帝?
  你是:似人非人,似鬼非鬼,似禽非禽,似兽非兽,冬天不冷,夏天不热,寒暑不侵,节前扔帐,杖打八十,实在可恶,恶满盈,迎面长疔,钉砸木烂,乱棍打死,死中求活,活活要命,命里该当,当定王八。

 

 

八扇屏入话

忠厚人

  后汉三国有一位忠厚人,此人姓鲁,名肃,字子敬。只皆因刘备当阳大败,夏口屯兵。鲁肃同孔明过江东,舌战群儒,对周瑜念《铜雀台赋》,言说曹操下江东所为二乔,以乐晚景。气坏周公瑾,那周瑜才与曹操势不两立。阚泽下书,怒打黄盖,庞统献连环之计,周瑜用火攻。只皆因欠东风,周郎身染重病,南屏山借东风。周瑜密差丁奉、徐盛去杀孔明。赵子龙箭射篷绳,孔明才得活命。火烧战船,曹兵大败,荆襄九郡,俱为刘备占领。到后来屡讨荆州,刘备总是不还,竟自难为鲁子敬,那金圣叹老先生批三国说:“鲁子敬是一位忠厚人也。”

不是人

  隋王二世,次子杨广,杀父夺权,鸩兄图嫂,欺娘戏妹,宠奸臣,灭忠良,下扬州,观琼花。纳黍行舟,选来民间美女,赤体拉纤,船至中途,割断纤绳,使美女个个跌倒,以博昏王一笑。到后来,狄去邪探地穴,棒打白利将,靠山王定计扬州夺印,雄阔海力托千斤闸,放走十八路反王,灭名山小罗成枪挑杨林,隋朝江山落在宇文化及之手。这一日,炀帝病卧东宫,那无敌大将军带剑上殿,逼索玉玺,炀帝道:“朕何罪之有?”无敌大将军言道:“你这昏王,贪酒色,逆人伦,荒淫无道,真乃不是人也。”

渔人

  三皇治世,五帝为君,传到纣朝,出了一位渔人。此人姓姜,名尚,字子牙。道号飞熊。时不至,太公无时卖过面,算过卦。在渭水河边钓鱼,愿者上钩。文王夜得一梦,梦见飞熊入帐,郊外打猎,必得贤臣。那一日文王郊外打猎,偶遇武吉拦路,将文王引至渭水河边,见一道长白发白须,真有仙风道骨之样。文王拉辇,太子拉套,拉了八百单八步。到后来,扶保周朝八百零八年。斩将封神姜太公在此,诸神退位,斩将封神姜太公称为渔人。

愚人

  在列国时,卫国出现了一位愚人,此人姓宁名俞,人称武子。自从元角丧命,叔武被杀,元亘对狱,子虎旁听,庄子刖足,士荣斩首。而宁武子周时其奸不比奸险之奸,真乃大智若愚。孔子有云:“宁武子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宁武子是个愚人。

哮天犬

  南瞻部洲,北俱芦洲,东胜神州,西牛贺洲,傲来国正当中,花果高山水帘洞,有一块石头,分三百六十五度,按乾、坎、艮、震、巽、离、坤、兑、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偶一日,红光崩现,刷拉拉从石内跳出一位美猴王。拜天拜地拜四方,拜的是菩提山菩提老祖。学的是九九悬空脚,驾筋斗云,蹿天入地,七十二变。他也曾到过东洋大海,得到定海针如意金箍铁棒,只皆因大闹天宫,偷了蟠桃寿酒,外带十粒金丹,天兵、天将、金吒、木吒、哪吒、托塔天王诸天众神,俱不能拿,二郎杨戬撒下哮天犬直奔美猴王腰节骨咬去。那行者在海眼之中取下绣花针,迎风一晃,扁担粗细当间,两头两道金箍,直奔哮天犬打去。直打得哮天犬大叫数声,败阵而归。二郎杨戬一见,一棒未曾打上,说是:“真乃一条好狗。”

浑人

  秦始皇命王翦并吞六国,在夜间偶得一梦,梦见黑娃娃白娃娃双夺日月,惊醒后心中忐忑不安,恐怕江山落于他人之手。修下旨南修五岭,西建职权房,东填大海,北造万里长城以防匈奴。 不想江山传至二世胡亥之手,就有楚汉相争之事。自鸿门宴刘邦赴会,项伯、项庄拔剑助舞。鸿门宴多亏大将樊哙,保走刘邦。楚、汉两路进兵,以咸阳为定,先到咸阳为君,后到咸阳为臣。此时有一人姓韩名信,投到霸王那里,霸王只以执戟郎授之。后来张良卖剑访韩信,叫他投奔到刘帮那里。果然登台拜帅,在九里山前,设下十面埋伏之计,困住楚霸王。前有乌江拦路,后面韩信追兵甚紧。霸王正在危急之中,只见江面飘飘来一小舟。霸王摆手唤之道:“我乃西楚霸王是也,你将孤渡过江岸,见着父老乡民,孤家二次领兵征讨。那时我若成事,必封尔公件之位。”船家闻听,抱拳当胸,口称:“千岁听真,只因我这渔船窄小,您那枪沉马大,渡千岁不能渡枪马,渡枪马不能渡千岁,望千岁酌量之。”霸王笑道:“那有何难,先渡枪马过岸,再渡孤家不迟。”说话之时,小船拢岸,将枪马牵于船上,船篙一支,船离江岸,船奔江心,船家高声喝道:“呔,西楚霸王重瞳项羽听真:休拿某家当一打渔之人,我乃韩元帅帐下将吕马童是也。奉我家元帅将令,在此等候于你,所为骗你枪马,你虽有限天无把恨地无环拔山之力,掌中无枪,胯下无马,如失去手足一般,难道说你要死在韩信之手乎?还不拔剑自刎,等待何时?”霸王闻听,顿足捶胸:“想当年悔不听亚父范增之言,今日处此地位,看来我真乃一浑人也。”

苦人

  金宋交兵,北圣人扫南将军昌平王四太子金兀术,率领三入二十四洞蒙都督,与精忠兵元帅大战朱仙镇,兀术连打数十败仗。事出无奈,才把二世子完颜兀河龙调至军前。世子年不满二十,身高八尺,膀阔三停,面如美玉,头戴虎头盔,身穿大叶连环,内透大红袍,足蹬战靴,手持一对双枪,真乃是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由清晨战至日没,杀败金银铜铁八大锤,狄雷、岳云、严成方、何元庆四将俱都大败而归。岳帅一见心中大怒说:“何处小将如此猖獗,明日待本帅亲临战场。” 话犹未尽,由左班中闪出一人,此人姓王名佐,字文成,走上前去,深打一躬,口称:“元帅,昨日战场小将,非是兀术亲生之子,乃是我国将门之子,名臣之后,昔日兀术兵困潞安州之时,潞安州总镇姓陆名登字子敬,人称小诸葛,只皆因失陷城池,全家尽节。陆将军自刎身死,头掉死尸不倒,受兀术三拜,许他不伤子民,抚养孤儿,与他夫妻并葬,陆将军死尸栽倒尘埃。兀术将陆文龙带到番邦抚养,至今更名完颜兀河龙,此子骁勇异常,不宜强战,只可用计收伏,须用离间计、诈降计、苦肉计。”岳帅言道:“贤弟你要见机而作。”这一日,王佐故意冒犯军法,岳帅大怒,令下将王佐扯到军前,重打四十军棍。只打得皮开肉绽,右手拿着左臂。偷出宋营,来到金营去见兀术,口称:“王爷,我家元帅不仁不义,劝他归降,他不归降,将我重责,又将我左臂断下,逐出营外,无处投奔,望求王爷开天地之恩,将我收归帐下,巡更守夜,当一小卒。”兀术一见,心中不忍,传令下去:“将王佐收留帐下,命他与大家说些南朝风俗,讲些南朝故事,王佐所到之处,不准难为于他。皆因他乃是六根不全断臂一苦人儿也。”

骂王郎

  后汉三国,诸葛亮一出祁山,计取三郡,兵临渭水之西,与魏军曹真两军相迎在祁山之前。王郎乘马而出,孔明自思曰:“王郎必下说词,吾当随机应之。”令小校传曰:“汉丞相与司徒会话。”王朗纵马而出,孔明在车上拱手,王朗在马上欠身答礼,郎曰:“久闻公之大名,今幸一会!公既知天命,识时务何故兴此无名之兵?”孔明曰就:“我奉诏讨贼,何谓无名?”郎曰:“天数有变,神器更易,而归有德之人,此自然之理也。”曩自桓灵以来,黄巾介乱,天下争横,降至初平、建安之岁,董卓造逆,汜继虐,袁术僭号于寿春,袁绍称雄于邺上,刘表占据荆州,吕布虎吞徐郡,盗贼蜂起,奸雄鹰扬,社稷有累卵之危,有倒悬之急,我太祖武皇帝扫清六合、席卷八荒,万姓倾心,四方仰德,非以权势取之,实天命所归也。我世祖文皇帝,神文圣武、以膺大统,应天合人,法尧禅舜,处中国以临万邦,岂非天心人意乎!今公蕴大才,抱大器,自欲比于管乐,何乃强欲逆天理,背人情而行事耶?岂不闻古人云:‘顺天者昌,逆天者亡’,今我大魏带百万,良将千员,谅你腐草之萤光,怎么及天心之皓月,公可倒戈卸来降,不失侯王之位,国安民乐,岂不美焉?”孔明在车上大笑曰:“吾以为汉朝元老大臣必有高论,岂期出此鄙言。吾有一言,请君静听:昔日桓灵在世,汉室凌替,宦官酿祸,国乱岁迎新,四方扰攘。黄巾之后,董卓、汜等接踵而起,帝,残暴生灵。因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 禽兽食禄。狼迹狗行之辈,衮衮当朝: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以致社稷丘墟。苍生涂炭。吾素知汝所行:世居东海之滨,初举孝廉入仕,理合匡君辅国,安汉兴刘。何期反助逆贼,同谋篡位,罪恶深重,天地不容。天下之人,肉。今幸天意不绝炎汉,昭烈皇帝继统西川,吾今奉嗣君之旨,兴师讨贼,汝既为谄谀之徒,只可潜身缩着,苟图衣食,焉敢在行伍之前妄称天数耶?吾把你这皓首匹夫,苍须老贼,汝即日将归于九泉之下,何面目见二十四帝乎?老贼速退。可叫反臣与吾共决胜负。”王朗听罢,气满胸膛,大叫一声,撞死于马下。后人有诗赞之曰:“兵马出西秦,雄才敌万人,轻摇三寸舌,骂死老奸臣。”诸葛亮骂王朗,是你比王朗,是我比诸葛亮。

 

八扇屏垫话

  :昨天我上北海玩儿去啦。天气很好。我站在海边上,清风徐来,吹得神清气爽,我看风刮在水皮上,吹得一层一层的浪头,当时我的诗兴发作。
  乙:做首诗?
  :我绊了一个坐蹲儿!
  乙:闹了一身泥。
  :做诗来不及了,做了一副对子。
  乙:以什么为题哪?
  :风水为题。
  乙:什么词句哪?
  :不能提。
  乙:怎么哪?
  :这是高尚的娱乐场所。座上的客位,大多数是知识分子,跟你说没关系。倘若有一个错字,或是平仄不调,大家要耻笑我,(上韵)那便如何是好呢?
  乙:你要干什么呀?
  :要有人笑话我哪?
  乙:我替你担待。
  :你可要注意听。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问我。再向听众声明,要是有不对的地方,希望各位指正。
  乙:您说吧。
  :“风吹水面千层浪。”
  乙:好。
  :见笑,见笑,太粗糙。
  乙:不,很好,很好,您再说下联。
  :“风”就是刮“风”的“风”。
  乙:我知道,下头哪?
  :下头就是“吹”呀!
  乙:是呀,底下哪?
  :还是“吹”呀,就是吹灯拔蜡的“吹”。
  乙:是呀,那个下联哪?
  :那是“层”就是尸字头加个“云”字念“层”。
  乙:您等等,您住的那房几个门框呀?
  :两个呀!
  乙:在上首的门框贴上啦:“风吹水面千层浪”,下边那个门框哪!
  :是呀!
  乙:士让炮打啦!
  :这叫什么话呀?
  乙:我问你下边的门框贴的什么?
  :你这人真死脑筋。
  乙:怎么?
  :你不会再写一张贴在下边吗?
  乙:噢,上下一样呀,横着贴的是横批,斜着贴的是春条。
  :都成啊!
  乙:都成?您别受这份儿罪啦。让大家看看,哪有这样的学生?一望而知就是从事煤的。他是抱着一块煤,走在河边上,有一个念书的正念这句哪,让他听见啦。人家念下句的时候,挂钩的追上来啦,他跑啦,下句没听见,拿一个上联蒙我来啦。你听我告诉你:生意肚,杂货铺,买什么,有什么。天不言自高,地不言自厚,人不言自能,水不言自流。金砖何厚,玉瓦何薄,自大加一点念个“臭”。圣人说过:“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看您这个样子,下驷之才,不可造就:“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我不能白说你一顿,给我作个揖!
  :我又不跟你求婚,作揖干什么呀?
  乙:我给你对上下联。
  :这倒可以。
  乙:我给你对:“雨打沙滩万点坑”。想着拿这下联唬别人去。
  :您这个怎么讲?
  乙:就是下雨下在沙滩上啦,雨点打了一万个坑。
  :高才!高才!佩服!佩服!真是何处无贤!您跟他们后台各位一比,真是鹤立鸡如。乱石之中,您是块美玉。乱草蓬蒿之中,您是棵灵芝草。狗食盆里有您这么大块儿的坛子肉。浅水坑子里会有您这么大的鱼。
  乙:喂!您怎么出口伤人?
  :我问你,龙王跟你相好?海怪是你们亲戚?下雨谁给您打电话来着?就下一万点儿,不许多下一点,少下一点儿?都不在沙滩上,马路上一点没有?下在石头上现钻一个坑,不许雨点儿下一块儿?
  乙:可说是哪?
  :什么叫可说是哪?
  乙:啊,比你没有下联强啊?
  :呸,你准知道我没有下联吗?
  乙:有你不说?
  :我看着你讨厌,我才不说。你听你这一套:“生意肚,杂货铺,买什么有什么。”你这是大杂货铺?是小杂货铺?
  乙:小杂货铺。
  :拿盒烟。
  乙:没有。
  :来包洋火。
  乙:没有。
  :那是什么杂货铺?我看你是粪场子。语言无味,面目可憎,什么东西!我要是打你俩嘴巴,还得上一边洗手去。我要骂你吧,我又是个念书的人,不能跟你这浑蛋一般见识。我越说越有气(拿茶碗喝水),没有!你得给我个答复,否则不然,取消你的营业。
  乙:把我取消您也甭吃!
  :没完!
  乙:这是我的不对,放着相声不说,给他对对子做什么。得啦,给他赔个不是,把他对付走了得啦。先生,您拿我当个江湖人。

 

莽撞人

  后汉灵帝之时,在涿州有一人姓张名飞字翼德。为人慷慨,禀性刚直,身高八尺,膀阔三停,面如润铁,浓眉环眼,声如巨雷,势如奔马。时年方十十岁,恰黄巾作乱,国家挂榜招贤,张飞正欲投军之际,巧遇刘玄德,关云长。三人一见,义气相投,随在桃园结义。自结义以来,招募义兵,大破黄巾。到后来,讨董卓、战吕布、失徐州、依袁术,败汝南,投刘表,兵屯新野,收徐庶,取樊城,徐元直走马荐诸葛,刘玄德三顾茅芦。卧龙出山,博望炖屯,夏侯十万大兵,片不咽,与曹操结下仇恨。曹操带领八十三万人马,亲下江南,欲图报复。刘玄德因寡不敌众,乃弃新野,走樊城,且战且走。这一日,败至在当阳县,长坂桥前,只有张飞一人殿后。张飞传令下去,随行二十余骑砍下树枝,拴在马毛之上,在树林之中来往奔驰,所为搅起尘土,故作疑兵。张三爷匹马单枪,桥头之上等候曹兵,少时曹操带兵追到,见桥头之上只有张飞一人,后面树林之中尘土大作,疑有埋伏,不敢轻举妄动。传令压住阵脚。只见张飞圆睁环眼、厉声大喝曰:“我乃燕人张翼德也,谁敢前来与我决一死战?”声如巨雷,曹军闻之,回顾左右曰:“昔日白马坡前,曾闻关公言道:‘张飞千军万马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取物。’今日相逢,不可轻敌。”言还未尽,张飞又喝道:“燕人张翼此,谁敢来决死战?”曹操闻听,心中害怕,颇有退意。张飞遥见曹军阵脚移动。挺矛又喝曰:“尔等战又不战,退又不退,是何道理?”喝声未绝,只吓得曹操身旁大将夏侯杰肝胆俱裂,坠马而死。曹操拨马便走,众将一拥而退,人如潮涌,马似山崩,自相践踏,死者不计其数。后人有诗赞之曰:“长坂桥头杀所生,横枪立马眼圆睁,一声好似轰雷震,独退曹家百万兵。”张飞见曹军大退,不敢去追,传令随行二十余骑,摘去马尾松枝,把坂桥拆断,回见玄德,述说以往。玄德叹曰:“贤弟勇则勇矣,可惜失于计算,那曹操素多好诈,汝今拆断桥梁,他知你无兵胆怯,势必卷土重来,彼率百万之众,虽涉江汉,可填而渡,岂惧一桥之断耶?”张飞闻跌,后悔不及,顿足言道:“我真乃一莽撞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