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字



侯宝林整理

 人不论干什么也得有学问。

乙 那倒是呀!

 我的学问就不小。

乙 谁呀?

 我呀!

乙 您哪?

 念书念得多,字认识得多。

乙 好嘛!这有学问人没有自己往外说的。

 我恐怕人家不知道。孔子说过:“不患人之不已知,患不知人也。”

乙 啊!

 明白这句话吗?

乙 这句话我不太明白,怎么讲?

 就是说,我呀有本事,人家不知道,没关系。

乙 噢!

 这就是“不患人之不已知。”

乙 “患不知人也”?

 我所忧患的就是人家对方有什么学问我不知道,这就成了忧患——患不知人也。明白这意思吗?

乙 就是那样儿,人家孔子也没说自己有学问哪!

 那我这有学问为什么往外说哪?

乙 是啊!那您为什么往外说哪!

 我是替对方设想。

乙 您不必了。

 你怎么样,念过书呀?

乙 我没念过书。

 你也不认识字?

乙 字嘛!还认识几个。

 认识字?

乙 唉!

 那能行,咱们能谈到一块儿。

乙 可以。

 我考你一个字。

乙 您考我一个字?您可别考那太深的。

 当然了,你认识就说认识,不认识可别瞎蒙。

乙 当然了。

 我拿手就这么一来(在眼前横着画一道儿),念什么?

乙 念“一”呀!

 说死了,别含糊其辞。

乙 念“一”。

 肯定了?

乙 啊!

 肯定吗?对了!

乙 对了。

 这怎么能算文盲哪?

乙 我就认识一个一字就不算文盲了!

 一字不动再加一横,念什么?

乙 念“二“呀!

 再加一横,

乙 念“三”哪!

 这文化不浅哪!行,当中加一竖。

乙 出头不出头?

 不出头。

乙 三横一竖这念王呀!

 王字都认识?

乙 啊!

 哪里有秘书工作,我给你找找。

乙 就这个呀!

 三字加一点,念什么?

乙 念五。

 这边再加一点?

乙 还念王呀!这个“玉’字是古写。

 哎呀!连古文都认识,可以做大学教授。

乙 我呀?

 王字加两点这个“玉”他都认识,王字加三点念什么?

乙 那我就不认识了。

 王麻子。

乙 王麻子呀!那李字要加三点就是李麻子了。

 你这学问长多了。真认识字?

乙 跟您这么说吧,我认识字倒是不太多,可用字不错。

 哈,这话够大呀!

乙 这话不大。

 识字不多,用字不错,那就是说,这字应该念什么,你就念什么。

乙 没念错过。

 没念错过?我考你个字。

乙 您考吧!

 火字旁,这边一个某字。

乙 哪个某啊?

 某人的某,上边一个甘字,底下一个木字。念什么?

乙 这字念煤啊!生火用的那个煤呀!

 山字底下一个灰字念什么?

乙 念炭哪!

 错了。

乙 哪个错了?

 全错了。

乙 怎么?

 一个也没对。

乙 怎么会不对哪?

 念煤的那个字,应该念炭,念炭那个字应该念煤。

乙 啊!您说那个煤应该念炭,炭应该念煤?

 你看那煤是那儿出的?

乙 煤在山底下。

 还是的,山底下的灰,那不是煤吗?炭是什么烧成的?

乙 木头烧的。

 还是啊,火,干木头一烧,不是炭吗?

乙 哎呀!您这么大才学,文字改革委员会怎么没请您当顾问哪?

 嗐!他们忽略了这一点。

乙 谁忽略了!您这么念不行。

 那怎么不行?

乙 您得服从广大群众的习惯。

 我这违反了广大群众的习惯?

乙 可不是嘛!

 好吧!算我没说,再考你一个字。

乙 那好,你考吧!

 “一撇一捺,一撇一捺,一撇一捺。”念什么?

乙 这我不认得。

 念“众”啊!

乙 哪个众啊?

 群众的众。众字不三个人字吗?

乙 有点儿意思,那我考你一个。

 可以。

乙 “一横一坚,一竖一横。

 没这字。

乙 有这字,这字念“口”啊!

 口?

乙 那不是嘛,一横一竖,一竖一横?

 好。再考你一个:“一钩一钩又一钩,一点一点又一点,左一撇,右一撇,一撇一撇又一撇。”

乙 你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呀!

 你猜吧!

乙 这也是个字啊?

 哎!

乙 这字不认识。

 人参的“参”字。上边仨拐弯,底下一个人字,底下三撇。

乙 这怎么能一钩一钩又一钩。

 可不是吗!你看,这不是一钩一钩又一钩,一点一点又一点,左一撇,右一撇,一撇一撇又一撇。

乙 有这么写字的吗?我再考你一个:“一横一竖,一横一竖,一横一竖,一竖一横,一竖一横,一竖一横。”

 他这也够乱的。

乙 这字念什么?

 不认识。

乙 那念亚,亚洲的亚,可不是简写的那个。

 那么一横一坚。

乙 先写半边儿啊!一横一竖,一横一竖,一横一坚,再写这半边一竖一横,一竖一横,一竖一横。

 我再考你一个:“李字去了木。”

乙 哪个李啊?

 姓李的李,十八子,上边一个木字,底下一个子字。

乙 这个字念子啊!

 不对了,念“一”。

乙 怎么念一呀?这个李字不是一个木字底下一个子字吗?您把那个木字去了,不就念“子”吗?

 念“一”。我说李字去了木,是去了那个了和上边那个木,可不就剩了一道了吗。

乙 连那个了字都去了,可不就剩下一了吗。

 再说一个字您猜猜。

乙 什么?

 “一个人能做,俩人不能做,大伙儿全能做,不能瞧着做。”

乙 这我不认得。

 “梦”。

乙 梦?

 做梦的梦。

乙 做梦的梦,那怎么会一人能做,俩人不能做?

 是啊!做梦是一个人做,哪有俩人商量好了做梦的:“老张,你今儿不出门,咱们躺下做梦玩儿吧。”那见得着吗?

乙 见不着。

 还是啊。

乙 那么,“大伙儿全能做,不能瞧着做呢”?

 是啊,谁都能做,哪有瞧做梦的,一人睡觉,旁边趴六十多人瞧着做梦?做梦的什么样?

乙 没瞧见过。我再考你一个。

 可以啊。

乙 “大姑娘的妹妹。”这是一个字,念什么?

 大姑娘的妹妹,二姑娘。

乙 二姑娘。那是三个字,这是一个字。

 一个字?不知道。

乙 这字念“姿”,姿容秀丽的姿字。

 姿,两个点,一个欠字,一个女字,那怎么是大姑娘的妹妹?

乙 大姑娘不是长女吗?二姑娘不是次女吗?次女就是这个姿字。

 这有点儿意思,我再说一个字。

乙 你说吧!

 “正月小,二月小,三月小。”一个字。

乙 正月小,二月小,三月小,一个字?这字我猜不着。

 人。

乙 哪个人哪?

 一撇一捺。

乙 正月小,二月小,三月小,怎么是个人哪?

 你看着,这个字可深了,我给你解释解释:一年四季,三月为一季,我说的是正月小,二月小,三月小,正二三算是哪季?

乙 是春季呀!

 对呀!你看那春字怎么写,一横一横一横,一撇一捺,底下一个日字。

乙 对呀!

 我说的是小建,小建嘛,一个月就短一天,三个小建呢?

乙 短三天。

 是啊!春字除去那个三,再除去日字,就剩下一撇一捺。

乙 有点儿意思。

 再说一个你猜猜:“笔帽儿摘下来不用套上。”

乙 噢!这个字念“干”,笔帽摘下来不用套上,你不套上,一会儿笔头就干了。

 那不念“坏”吗!一干就坏了?不对。

乙 那么这个字念什么?

 念“肆”。

乙 哪个肆?

 一二三四,大写的那个肆。

乙 那笔帽摘下来不用套上,怎么会扣个肆字?

 你看那筆字怎么写,竹字头底下一个聿字,那套字怎么写,大字底下好像一个长字似的,那两个字搭在一块儿,笔帽摘下来就是把那竹字头拿下来,不用套上,不用套字上半截,俩下半截不就是“肆”字吗?

乙 这个字实在费解。

 我再给你说个简单的:“正午对时”。一个字。

乙 这字念“准”。

 怎么念准?

乙 一到那时它总打当当当。

 那它不好念“当”吗?不对。

乙 那么这个字念什么?

 念“斗”。

乙 斗?正午对时,怎么是个斗字?

 你看这斗字怎么写,一个点儿,两个点儿,一横一坚。

乙 对呀!

 正午对时是几点?

乙 十二点。

 对呀!你瞧这斗字,十,二点!

乙 嗐!

 再说一个最简单的你猜猜:“一竖一边一点儿。”

乙 这谁还不知道,念“小”啊!

 错了,念“卜”,姓卜的卜啊,一竖一点儿。

乙 您说的一竖一边一点儿啊!

 是啊,姓卜的卜不是一竖一边一点儿吗?

乙 那边儿哪?

 那边儿没点儿。

乙 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