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灯谜



张笑侠搜辑整理

 现在的天气太短了!

乙 正是天最短的时候嘛!

 可不是嘛!您看那大买卖的小徒弟,从一黑早就起来了。扫完地,擦了桌子柜台。出来了窗户上的护窗板,刚把北边的下了下来,南边的还没下来,接着又上上了。

乙 怎么又上上了?

 黑了嘛,不上上能睡觉吗?

乙 别挨骂了,虽说天短可也不能短得那样儿啊!

 这个十月里你们这一行才精心呢?

乙 怎么糟心?

 天长可以多说几段,多挣几个钱,天这么一短,才说几回?所以少挣钱。

乙 到了十一月里就好了吧?

 到了十一月里更糟了!

乙 天长一点儿了,怎么能更糟了呢?

 你瞧,十一月的天正是三九,冰雪在地,谁不找暖和的地方呆着,谁找到这儿受清风来。有钱的主儿高楼大厦,娇妻美妾,暖暖和和的,那是多么好!中等人家到茶馆花几个铜子弄一壶茶,那是多么好,谁也不到这儿来!

乙 那十二月里就好了吧?

 十二月里?

乙 啊!

 不成不成!

乙 腊月里怎么还不成?

 腊月里快到新年了,有的买有的卖,有的要帐,家家户户哪一家不忙?谁有闲工夫来听相声!腊月里不成!

乙 腊月不成,等到了正月一定成了?

 正月里更不成了!

乙 怎么正月也不成呢?

 大正月的谁不找个地方要要钱,打一打麻将,或者听一听戏,谁也不来听这个!

乙 正月里不成,二月里一定成了。

 二月里也不成!

乙 怎么二月里还不成?

 正月里把钱都花完了,到了二月里做买卖的全该于一点儿什么了,谁有工夫来玩儿!

乙 二月里不成,三月呢?

 三月里有蟠桃庙会,没有人来!

乙 四月里呢?

 四月上半个月金顶妙峰山,二十八日丰台老君庙,没有人到这

乙 五月里呢?

 三月里到了五月节,也没有人来!

乙 六月里呢?

 六月里更没有人了。六月连阴天,不定什么时候来一点儿云彩就下雨。回头来到这儿赶上雨,那多糟心。再者说大热的天家中天棚、鱼缸、石榴树,谁不在家中乘凉.谁也不到这儿来!

乙 七月里呢?

 七月里戏园子全唱《天河配》,全去戏园子里听《天河配》去了 ,谁也不上这儿来。

乙 八月里呢?

 哈哈!八月里吗?

乙 成了?

 更糟!

乙 怎么更糟呢?

 八月的上半个月要节帐的要节帐,送节礼的送节礼,下半月要过节,打牌的打牌。听戏的听戏,也没有上这里来的。

乙 九月里成了吧?

 九月里吗?

乙 成了?

 不成!

乙 怎么又不成?

 全都刚过节也不出门。

乙 噢,十月里天短,十一月里冰雪在地,十二月忙年,正月过年,二月做买卖,三月闹蟠桃会,四月妙峰山,五月端午节,六月连阴天,七月听《天河配》,八月中秋节,九月刚过完节不出门,我说还有我们挣钱的日子呀!

 有哇,有闰月呢!

乙 二年一闯,五年再闰,除去闰月没有买卖做呀!别挨骂了!

 今年(民国二十二年)你们可好了,今年闰五月,嗬!你瞧上半月的那个天呀……

乙 就不用提多么好了。

 整下了半个月的雨。

乙 真糟!

 下半个月可好了。

乙 天晴了不下雨了。

 雨是不下了,你瞧那个风啊!

乙 我说你跟我们说相声的有多么大的冤仇哇?一年到头没有做买卖的日子。好容易盼了一个闰月,又下了半个月的雨,刮了半个月的风,把我们全饿死你有什么好处?

 这是打哈哈,得了,别打哈哈丁。您这是买卖,您这是做什么的。

乙 是说相声的。

 噢,说相声的,说相声的讲什么?

乙 讲究说点儿,学点儿,逗逗,唱唱。

 说全会说什么?

乙 说点儿小笑话,绕口令,酒令,打灯虎全成!

 学呢?全学什么?

乙 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凫的,草棵里蹦的,五方元音,各省人的语言,男女老少的声音全成!

 您刚才说会猜灯虎,你真成吗?

乙 怎么不成,不成就敢说了!

 今天我也没有事,不妨咱们猜一猜,要看看你的能耐如何。

乙 可以,可以!不过咱们别空请,大小赌一点东道。

 那倒可以,赌什么吧?

乙 赌五十枚(三十年代中,北京市面流通的大铜元,每个可换小铜元两枚,所以说:“五十枚”实际上是大铜元二十五个,当时银币壹元可换大铜元二百三十个到二百四十个;大铜元二十五个即五十枚约值银币壹角强。)一个吧?

 三十枚一个不太少一点儿吗?咱们赌东西吧,不用赌钱。

乙 那咱们赌四两茶叶吧?

 四两茶叶可不值当的。

乙 那么赌什么?

 这么着吧!咱们赌二斤人参吧?

乙 什么,二斤人参?(咬牙介)

 怎么着,二斤人参还多吗?我们那儿一天全部要吃几斤。

乙 一天吃几斤人参还不把人烧死!

 我说你见过人参吗?

乙 人参怎么没见过?不是参茸庄的那个人参吗?有五六寸长。有背、有腿、有头、有鼻子有眼,不就是那个吗?

 不是那个人参,我说的这个人参,是黄瓤红皮,放在锅里一煮,煮出来非常的好吃。

乙 噢,我知道了,你说的是白薯哇。

 对啦,就是白薯。

乙 别挨骂啦!闹了半天,人参人参的,敢情是白薯呀,别招说啦!

 咱们还是赌五十枚吧。

乙 好吧!就那么办吧!

 你先说一个我猜一猜。

乙 好,我先说一个你猜猜:“千里随身不恋家,不用酒饭不用茶,水火刀枪全不怕,日落两山不见它。”

 我猜着了,就是这个呀,请你往后别满处去吹牛,会这个会那个的,这算什么呀!快拿五十枚来算完事。

乙 这一个你猜着了?

 那还用说,快拿五十枚来!

乙 五十枚一定给你,是什么呀?你猜着了,你说一说我听一听对不对呀!

 不用说啦,说出来不好看。咱们俩人心照不宣好啦,反正是你知道我知道。

乙 不成,不成,你得说一说我听听!

 反正我猜着了,何必非说不可呢?

乙 一定得说一说!

 你这个人要钱光棍,输了不算哪!

乙 怎么会不算!

 那么我猜着了你不给钱?

乙 你猜着了倒是说出来呀,我输了也心平气和,哪有马马虎虎就把钱给你的道理呢!

 看你这个样子你是非叫我说出来不成啊!

乙 对啦!

 说了出来你可别说不对!

乙 当然哪,只要是对一定是对,不对一定是不对!

 得,就那么办!你说什么来着?

乙 你还猜着了呢,连灯谜全不知道了。

 你再说一遍!

乙 可以。“千里随身不恋家,不用酒饭不用茶,水火刀枪全不怕,日落西山不见它。”

 噢,就是这个呀!

乙 是什么?

 你忙什么?又被你给吓回去了!

乙 你慢慢地猜吧!

 啊……是衣裳。

乙 不对,不对,衣裳怎么会“千里随身不恋家”?

 衣裳老在人的身上穿,人到哪里它跟到哪里,虽然是出去一千里,它也跟着人,不知道想家,你见时听过衣裳说话,说想家了?这就是“千里随身不恋家”。

乙 “不用酒饭不用茶”呢?

 衣裳多会儿也不渴不饿,这就是不用酒饭不用茶。

乙 水火刀枪全不怕哪。

 这个……

乙 哪个呀?

 人穿的是铁衣裳,所以水火刀枪全不怕。

乙 没有听见说过!你穿的是铁衣服啊?

 我倒不穿铁衣裳。

乙 那么“日落西山不见它”呢?

 “日落西山不见它”吗……天一黑了,人们全都睡觉了,把它脱了下来收在箱子里,所以不见它了。

乙 你说了半天满不对。

 怎么会不对?(瞪眼介)我会猜得不对!

乙 啊!不对嘛!

 不对你说一说我听听!

乙 这是人影儿!

 怎么会是人影儿?你也要说一说。

乙 当然要说一说,你听啊。

 你讲!

乙 你听着,人走到哪里人影儿随到哪儿,没有人出来没有影儿的,并且不论出去多远的道路,人可以想家,人影决不会想家,这就是“千里随身不恋家”。

 要是阴天呢?哪里有人影?

乙 不能阴天!

 怎么不能阴天?

乙 就是不能算明天,净说的是晴天。

 好,就算晴天,什么是“不用酒饭不用茶”?

乙 人能够用酒用饭用茶,你几时见过人影儿喝酒吃馆子吃茶?

 算对付。什么叫“水火刀枪全不怕”?

乙 人全怕刀枪,怕水怕火,人影儿全不怕,什么水冲火烧、刀劈枪杀全不怕,这就是;“水火刀枪全不怕。”

 怎么不怕呀,人要被刀把脑袋削了去,人影的脑袋也分了家,怎么会不怕?

乙 那个不算,只说人影不怕,不能连人全说上。

 没有人就能有人影吗?怎么能够不算?

乙 没听见说过,这只是说人影儿不说人。

 好!就那么办。什么是“日落西山不见它”呢?

乙 赢你全在这句话呢,太阳一落了,人影儿也就随着没了。这就是“日落西山不见它”。

 不见得太阳落了就没有人影。

乙 太阳落了哪里去找人影儿?

 太阳虽然落了,月亮又上来了!

乙 月亮又上来了,电灯还又着了呢!

 对呀,电灯也着了。

乙 什么对呀!不成,只算白天不算晚间。

 好,我输了!

乙 给五十枚吧!

 先欠五十枚。

乙 不成!

 跟你要钱真阎王,欠一会儿也不成,等我说一个你猜,你要是猜着了,一块儿给你一百枚,你要是猜不着算是两不欠,你看好不好?

乙 好吧!如果我要是猜着了,可不许不给了!

 那是一定。

乙 好,你说一个我猜猜。

 你听着:“三个头,六个耳,八条腿,一只眼。”

乙 这是什么东西呀?(稍一顿)噢,我想起来了。

 是什么?

乙 这一个人骑一匹马,有一个人跟着。

 怎么会三个头?

乙 两个人两个头,一匹马一个头,合在一处这是三个头。

 怎么会六个耳。

乙 两个人四个耳,一匹马两个耳,合在一处是六个耳。

 怎么会一只眼。

乙 这个……这一只眼可真没法说。我猜不着,你说吧!

 我知道你就是猜不着,本来嘛,你哪儿成,我这个灯虎全是非凡的,凡夫俗子如何猜得着。

乙 非半仙之体不可!

 非半身不遂不可!

乙 别挨骂了,我问你倒是什么!

 这是两个人赶着一辆马车。

乙 怎么会三个头。

 坐车的一个头,赶车的一个头,马一个头,共合是三个头。

乙 怎么会六个耳。

 这还用问,坐车的两个耳,赶车的两个耳,马两个耳,这不是六个耳吗?

乙 怎么会八条腿?

 这更容易明白,坐车的两条腿、赶车的两条腿、马四条腿,凑在一块儿这不是八条腿吗?要不人说你糊涂哪,我还不信,今天如此看来,果然话不虚传。

乙 得了,你别酸了,该一只眼了。

 就是一只眼嘛!

乙 怎么会是一只眼,你说出道理来。

 这理由嘛……噢,它是这么回事。

乙 怎么回事?

 不怎么回事,就那么回事。

乙 那不成,非得说出一个理由来。

 好,说理由,马呀,是一个瞎马没有眼,坐车的是双失目,赶车的是一只虎,所以一只眼。

乙 你瞧这个巧劲儿。怎么全赶到一块儿了,所幸赶车的是一只眼,不然全是瞎子。这不算。

 这个不算?

乙 不算。

 你听着,再说一个。

乙 说吧!

 “到了碗上就下不来。”

乙 这是麻雀!

 怎么会是麻雀?

乙 麻雀一到晚上就下不来了。

 不通,麻雀到晚上照样往下飞。怎么会下不来。

乙 你说是什么,我认可输了。

 是锔子。

乙 锔子怎么会到晚上下不来?

 锔子到碗上怎么会下来?

乙 噢,你说的是碗上的锔子呀!

 对啦。

乙 好绕脖子啦,你再说一个好一点儿的,我猜一猜。

 可以你听着。

乙 你说吧。

 “远瞧是一条狗,近瞧也是一条狗,打着它不走,骂它不走,拉着它就走。”这是什么?

乙 这个我猜着了。

 是什么?

乙 是一只羊。

 怎么会是一只羊呢?

乙 你瞧羊长得像狗吧?

 怎么会打着它不走,写着它不走,拉着它就走呢?

乙 这个我也不知道,干脆你说吧?

 这是一条死狗!

乙 骂题了,该死。

 什么骂题了?本来嘛,远看它是一条狗,近看它还是一条狗,打着它不走,骂着它不走,拉着它就走。它是一条死狗,它哪里会知道人打它、骂它,拉它当然是要走的!

乙 别挨骂了,这不成。

 这还不成?

乙 不成。

 不成不要紧,有好的。

乙 说一个好的我猜猜。

 好吧,你听着:“小孩半夜要撒尿(SUT),门外敲门问声谁,二人见面忙拉手,两口子睡觉入罗帏。这四句话打四个字,每一句打一个字。

乙 这个好,我倒要猜一猜。

 你等一等,这个赌五十枚不成,咱们得赌大一点儿。

乙 怎么的大法,你说说我听听。

 咱们赌二万块钱吧!

乙 什么?二万块钱(咬牙介)!

 怎么着,你嫌少哇?

乙 你有二万吗?

 二万我这儿倒是没有,因为我这儿有一个一万,一个三万,叫坎档儿二万。

乙 又打上牌了,要白板不要哇?

 不要白板,白板我刚打出去了,我这儿做万子清一色呢?

乙 别招说了,赌两块钱吧?

 得,就那么办,快猜。

乙 你等一等,别忙,我得想一想。“小孩半夜要撒尿”(稍一顿),小孩儿到了半夜要撒尿,一定是叫:“妈,我撒尿!”他妈一定说:“来,我把你!”不错,就是这个“把”字,我猜着了。

 小孩半夜要撒尿是个什么字。

乙 是“把”字。

 怎么会是“把”字!

乙 你瞧,小孩儿在半夜里要撒尿,一定说:“妈,我撒尿。”妈一定说:“来,我把你。”这不是“把”字是什么?

 不许说别的吗,非说“把”字不可吗?

乙 那是一定,不信咱们可以比试一下。

 可以,咱们怎么比?

乙 你当我妈,我当你的儿子。

 我不当你妈,当你爸爸倒可以。

乙 那不成,非当妈不可!

 当爸爸不成?

乙 不成。

 当你妈也成,咱们两个人可是说开了,我可当你的寡妇妈!

乙 这是什么原因?

 我就是不要你爸爸,没有别的原因。

乙 假当一会儿有什么!

 好吧,我当你妈,你当我儿子,你当多大的孩子!

乙 三岁的孩子,我假作撒尿叫你,你要是说一个“把’字就算输。

 那是一定,来吧!

乙 妈,我撒尿(学小孩儿声)。

 你这孩子,刚撒完又撒,别撒啦,等一会儿再撒吧!

乙 撒尿没有等着的,不成。

 不许说等着。

乙 不许说。

 好,再来。

乙 妈,我撒尿(学小孩儿声)。

 又撒尿哇?

乙 啊!

 你瞧这个麻烦劲儿,给你尿盆儿。

乙 二岁的小孩儿不会使盆儿,不成!

 又不成?

乙 不成!

 我看中了,你是非叫我说“把”字不成啊,我偏不说,再来。

乙 好,妈,我撒尿。

 你这孩子真可恨,怪冷的夭,刚撒完一回又撒,给你盆子你又不会使,来吧,妈端着你撒吧!

乙 没听说过,人家全说“把”,你偏说端着!

 端着不成是怎的?

乙 得,就算对付了!

 你输了一个,再猜第二个。

乙 “门外敲门问声谁”,门外头有人打门,问:“谁呀?”外边一定答应是我,这个字是“我”字。

 不是“我”字。

乙 你说不是不成,咱们还得比试一下。

 可以,谁当叫门的。

乙 你当叫门的。

 好吧!

乙 你叫吧!

 开门来呀。

乙 谁呀!

 你可真是,一天到晚在一块儿,全听不出语声来了。

乙 你倒是谁呀?

 开开门就知道了。

乙 别闹,你要是不说“我”,可不给你开门。

 是XXX哇(说自己名)。

乙 你这小子真滑头。

 怎么会滑头?

乙 怎么问你全不说一个“我”字。

 一说就输了,打哈哈呢!

乙 算你赢了。

 再请“二人见面忙拉手”吧。

乙 这个我猜着了。

 是什么字?

乙 两个人走在大街上见了面,一拉手,先问“好”。这是一个“好”字。

 不对,不对!

乙 怎么会不对?

 不对嘛!

乙 两个人见了面,除去问好还有什么?咱们还得比试一下。你要是说“好”字就算输。 那是一定,我要不说“好”字,你可输了。

乙 那是一定,咱们比一下,你从南边来,我从北边来,两个人走了对面,先请安,后问好!

 得,就这么办。

  (二人分开南北后往对面走,走到跟前对请安)

乙 大哥你好哇?

 唉!不用提啦!首都也迁啦,省政府也搬了家啦!

乙 我问你好呢!不能乱说。

 不准乱说?

乙 不准乱说!

 再来!

  (二人分南北,往对面走,走到跟前各请一安)

乙 嗬,大哥你好哇?

 不怎么样,买卖也不挣钱。

乙 老爷子好哇?

 老爷子死了,你不知道哇?

乙 不知道,唉,老太太好哇?

 别提了,老太大病了一个多月了!

乙 上了年纪的人可别打哈哈,赶快给瞧一瞧!

 对啦,谁说不是呢!那天在某处叫某大夫(此处不限定)给瞧了一瞧,开了一个方子,买了一剂药吃了,出了一身汗,到了第二天……

乙 好了吧?

 更重了。

乙 这小子真鬼,好容易有一点活动气儿了,他又跑了。大哥好哇?

 大哥枪毙了!

乙 因为什么呀?几时枪毙的呀?

 他抢人家来着,前几天毙的。

乙 大嫂子好哇?

 大嫂子嫁人啦。

乙 你媳妇我大嫂子好哇?

 我们一家子死走逃亡,还就是她……

乙 她好?

 她混事了。

乙 孩子们好哇?

 孩子们全长疥哪!

乙 (视观众说)这小子为赢几十个铜子,只闹得一家子死走逃亡。我来骗他一下。我说大哥!你家老爷子死了?

 啊!

乙 老太太病着哪,大哥枪毙了,大嫂子嫁人了,媳妇混事了,孩子全长疥呢,你没说个“好”字,你赢了。

 对啦。

乙 来吧您啊,这儿有一块洋钱,一块铜元票,您瞧好不好?

 好好好?

乙 啊,你说了“好”字啦!

 被你骗了。